山东诸城市法轮功学员的人权遭到肆意践踏

致诸城市委市府的一封公开信

【明慧网2000年12月4日】

市委、市府:

我们都是法轮功修炼者,从自己的亲身体验中真正认识到法轮功以宇宙真、善、忍特性为标准,提高修炼者的心性:看淡名利,去掉一切执著,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确实是有利于全人类,有利于全社会的正传功法。

我们的国家是法治国家,经常提到依法治国,依法办事。我国宪法对公民的权利和义务也都有明确规定。我们到北京找自己的政府善意的反映真实情况,理应受到法律保护。然而让我们无法理解的是,我们的合法申诉得到的却是公安部门的残酷镇压:一年来,大法弟子置个人安危于不顾,冒着生命危险,一次次进京上访,目的是反映真实情况,使法轮大法得到公正合法的待遇,呼吁善良的人们正确对待法轮功学员。但每次我们都被层层公安关卡截捕,被关进监狱遭受非人的折磨:

一、学员们每次都被搜身、毒打和电击;有的被用手铐吊起来脚稍着地达数小时;有的被木棍、塑料棍打得全身黑紫,人躺地下不能行动。

二、有的学员头发一绺一绺地被揪下来,有时还被撕下成片的头皮;有的被砸上手铐脚镣,衣服都无法换,当成死刑犯对待;有的冬天剥掉衣服被铐在只有死刑犯人才坐的铁椅子上在院子里冰冻;有的在炎热的夏天,白天铐在院子的铁桩上受烈日曝晒和铁桩的烤烙;晚上铐在草丛里让蚊子和毒虫叮咬。

三、诸城市公安治保大队副大队长曹锦辉,经常到各拘留点上去,先喝上酒,再醉醺醺地以提审为名,揪着学员的头发抡一圈,紧接着就是一阵耳光。学员的头发被成把地揪下来,曹把揪下来的头发摔在地下再揪,有时还撕下成片的头皮。曹锦辉打人什么工具都用:电棍、胶皮棍交替使用。他把电棍插在学员的嘴里,、放到学员的脸上脖子上,被电的人嘴上脸上都鼓起一堆潦泡。有的学员被它打得几次昏死,有的全身青肿、长时间不能行动。

四、曹锦辉打人打累了后来又培养了一个袁××和一个朱×两个年轻的作帮手。它常一边打人一边恶狠狠地说:“上级说过,对你们这些炼法轮功的怎么做都不过火,叫你们倾家荡产,家破人亡!”后来它又改成“倾家荡产,家破人不亡”。大概是它那些丧失人性的上级改了口所致。由于他们这样非法实施酷刑,在诸城已经有两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许多家庭面临破裂。

山东省公安厅早有明文规定:公安人员在执勤时间一律禁止喝酒。而曹锦辉却专门喝酒打人。我们所有被抓去的功友,几乎无一幸免它的毒手。曹作为公安局的中层干部,从不以理服人,除了毒打就是满口低级下流难以入耳的污言秽语。

五、去北京上访的大法弟子,普遍被搜身,连贴身裤头都不放过,搜出的现金多者千元少者几十元,一律没收,还不给开收据。诸城在后来也学会了这个邪恶的办法。曹锦辉一次在学员张××身上搜出200元没收了,说是上交财政,到底哪里去了?天知地知,曹恶徒自己心里应当明白。

被抓、被拘的学员人人都被罚款,从1千元至上万元不等都被没收。单位则采取扣发工资、开除公职等手段。

自去年七月二十二日以来,对法轮大法弟子来讲,真是根本无人权可言,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随意传唤、审讯、抄家,学员电话被监控,行动受限制,无故被拘禁。这种肆意践踏人权以及国家宪法的罪恶行径,促成了多少人以绝食来抗议的普遍现象。

下面举几个被残酷折磨的实例:

1.马艳芳:陶瓷厂女职工,曾徒步十几天去北京上访,被抓回关在厂里几个月,受尽各种非人的折磨,在精神身体都很健康的情况下,被强行送进精神病院并折磨而死。

2.张孟珍:未婚女青年,个体服装户,曾三次进京上访,被抓回关押,其父亲受惊吓而死。张孟珍遭到曹锦辉多次毒打,她据理力争、善意解释,却遭受曹恶徒更加凶狠的折磨。张孟珍被打得死去活来,后来被秘密转移到山东头一个山洞里关押,至今生死不明。

3.中黄疃王××:男,因进京上访被押回关在大队养狗的院子里。大队支部书记用烟头烧他手背,至今瘢痕尚存。王还经常被铐打、要他交钱才放人,结果一直被关了四个多月。

4.外贸公司女职工李××、王××因上访被抓回关在厂里,在保卫科长王姓恶徒的指挥下,被灌了屎汤子,后来这两个学员又被吊了起来。现在她们已经被公司开除。

5.外贸公司女职工谢××,因两次上访,先后被抓回关押在单位宿舍,大小便都在屋里,不让吃饱。公安提审时使用电棍、胶皮棒,连打带踢,打得谢XX鼻流血脸红肿。遭到拘留的一个多月中,谢××两次被无缘无故非法拘禁、抄家,因绝食抗议又被加刑,并被用手铐铐在死刑犯才坐的铁椅子上,白天太阳晒、晚上蚊子咬,长达七天七夜。其间曾两次被送到中医院进行压食,用一根1米多长的管子从鼻子直搜到胃里,受尽了非人的折磨。单位不但不发工资,还开除了她的公职。

6.曾××:男,邱家庄子人,99年进京上访,被抓回拘留一个月,寒冷的冬天,他们在地板上泼上水,让他爬在上面,脱下鞋,用木板子打脸,用铜线拴住手指头摇动电话机通电。第二次上访又被带回关押起来,拳打脚踢,用鞋打脸,耳朵被打得失聪,脸肿起老高。他们还恶狠狠地说:“对炼法轮功的人怎么处理都不过分,只要打不死就行,去告吧!”为什么它们对法轮功这么仇恨?

7.张××:女,2000年2月10日进京上访,在天安门被公安人员推上警车,送到潍坊办事处,被脱光衣服搜身,钱全部被没收。被送回诸城后又被曹锦辉拳打脚踢、撕扯头发,被打得鼻青脸肿眼睛出血。后被拘留一个月,罚款5000元。

8.王××:女,62岁,臧家铁沟人,因上访被拘留22天,回村又被非法拘禁在一个潮湿的小屋里,吃喝拉撒都在里边;被罚款7000元。

9.王××:男,城关铁水人,因上访被抓回拘禁,打得站不起来,身上被打成紫黑色,头发被撕去一把,头上还留下一个明疤,腿肿得脱不下裤子来。

10.崔××:女,新华人,因上访被抓回,在一天一夜没吃没喝的情况下,镇委李书记一见面就打。下午曹恶棍喝得醉醺醺的,用电棍触崔的脸,用棒子打她全身,把她脸都电青了,浑身紫黑。它们不让学员说话,学员就用绝食证实大法是真理。镇委书记采用压食的手段,把学员按倒桌子上强行往鼻子里灌食,学员鼻子里淌出了许多鲜血。

这样的例子在我市很多很多,我们也就不一一详述了。值得一提的是,学员不管受到多少虐待,心中始终无怨无悔,坚持自己对“真善忍”的信仰。但愿这些真实的例子能让全市善良人们对法轮功修炼者更加理解、同情、和支持。

诸城大法弟子
2000年9月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