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的话──读“除恶”有感

【明慧网2000年12月5日】 看了师父给明慧网的话,我热泪盈眶,心中感慨很多,有话想说,请同修批评、指正。

师父说:“ 圆满的路上一直都会有对法根本上信不信的考验,所以在不同时期,一定会有人跳出来,哪怕是过去表现得比较好的人。”

这段话我是深有感触的,因为前几天,我就听说,我们原来的站长(以前被认为是最精进、最坚定的)从劳教所出来了,并且还约同修见面。在他还没出来前就风闻他“已经转化”了,还写信出来说什么“你们已经圆满了,不要炼了,把书交出来……”等等鬼话;我还听说有一人打电话出来说:“帮教团对他们太好了”等等,
这个学员为保大法书宁愿坐牢,誓不交书,在拘留所为证实大法超常曾绝食 10 天,
但是在劳教所,在糖衣炮弹面前,为了保住人的最后一点东西,偏离了大法。

最让我痛心的是我的大姐, 我的辅导员。年初我们全家去北京上访,最后冲破重重阻挠闯进两办信访局的只有我和大姐,当时的她是多么的刚毅,多么的纯和。如今在劳教所,她也写出那种信来。

师父说 :“在邪恶的镇压中他们已经穷途末路,所有转化学员的方式、言论都是哄小孩儿的玩艺儿。”那些被转化者写出来的信是多么的惊人的相似!几乎都是同出一词,也正如师父所说 :“关于所谓被转化者的言论,表面上是不反对师父,骨子里是叫大家不要炼了、不要学了。”

这些被转化者现在出来破坏大家修炼,也就是来破坏大法。不管他们过去表现如何,
我们一定要站在大法中来认清他们,划清和他们的界线;也不能听之任之,任由他们去误导对他们尊敬的、还不够清醒的学员;我们真修弟子都应该站出来主动去破除他们的干挠、破坏,不给他们市场他们就跳不起来。

这些所谓被转化者,可能就是我们曾经亲密的同修。我悟到这也是对我们的“情”的重大考验,能不能放下人情,最重要的是要保持住自己的正念,时刻把自己当做大法的一个粒子,我想我们就可以做到最好。

我们那里有一些所谓的被转化者,是因为去北京回来后被劳教的。去之前他们中有人说,去北京提高得快,要想圆满一定要去北京;所以他们去北京的目的是否纯正,是否是抱着护法、证实法的决心;也可能是被自己的根本执著障碍住了,一看去了北京并没圆满,反而身居牢笼孤苦寂寞;在恶劣的环境中可以挺过来,但是在所谓帮教团伪善的说词中,又动一念想回到人中去,最后被邪恶放大了他们的执著、迷住了心窍。

前天我才穿半年的皮鞋底各穿了一个大洞,惊讶之余悟了一悟。唉!是不是自己在走向圆满的路上有漏啊!回想起来在证实法、向世人讲清真象上自己虽然做了一点,但和那些精进的同修们的那些动人的事迹相比实在是太渺小了,想起那些为证实法而身陷大牢的、在痛苦中等待的、最真挚的同修实在太惭愧了。读完“除恶”中师父的话又让我觉得责任重大,我决心要舍尽自己一切人的东西,不为了追求圆满,不为了个人能修到多高,只为了去证实法,为了去救渡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