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象也要打破思想框框


【明慧网2000年12月7日】 长期以来,在我的心中,有意无意的形成一种观念,一谈到弘法,就想到办九天班,到公园炼功,或是举办什么大型的活动,这些当然没有错,也是十分必要的,事实证明,很多的有缘人都是这样结上缘的。但是近来的种种事实说明,我对弘法一词的理解是有局限的,以至于在面临新的讲真象需要时,感到心急、茫然、和莽动,而弘法、讲真象的效果又往往不十分好。在这样的情形下,我静下心来学学法,找找自己的心,看看是不是有什么心在起作用。师父说过:“自己修得好,会把那一地区的法弘扬得好,学员们会修得更好,否则会败坏法。”<<精进要旨>>(P87)
我在自我反省中,发现自己在两年来的修炼过程中,不知不觉的从内心和形式上在自己和常人之间铸起了一堵墙,平时只愿和修炼人在一起,和常人在一起就不愿说话。慢慢地,我在应付常人的朋友,而他们也就渐渐地离我越来越远。虽说这种状态在一定的时期对我个人的学法精进起到了好的作用,但在此时再用法来对照一下,却发现在这种表象的后面阴藏着不好的心。首先是一种高高在上的显示心,再就是执著于自我修炼圆满的私心。那么,带着这么不好的心,怎么能谈得上弘法效果呢?必然是谈话间有意无意的玄之又玄;指责别人悟性太差;觉得和他们讲话都占用了自己的学法炼功时间;走出去做弘法的工作心里想的也只是自己的圆满,等等等等。其实师父早已指出:“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精进要旨》)(P102)。而这些东西,在目前的讲真象中,也就显露无遗。而只有在通过不断的学法,不断的去除自己的这些脏东西之后,我才明白,讲真象的过程也是在不断地破除我们在思想中形成的不同层次上的观念和框框 ,不断在法理上提高的过程。

此时,一篇网上读过的故事再次陈现眼前。一位修行者被告知,必须在某一时辰赶到师父面前,那么他就圆满了。当他经历了千辛万苦,眼看成功在望时,他遇到了一个落水的人。如果他去救人,那就无法按时赶到。但他仍然去救了,当迟到的他终于来到师父面前时,师父告诉他,他已经圆满了。

我理解,我们就如同那个修炼者,最终必须放下对自我的执著和对圆满的执著。修出真正的慈悲和无私无我。明白了这一点,弘法一词的内涵再次向外扩展。也知道了如何更好的去讲清真象。

· 我们平时所言的常人,是不是真、善、忍大法里所生的生命,在他们的内心是不是也有善的一面?
· 众多的这种善心和正念在另外的空间来看,是不是一个强大的正念之场?
· 在这样的场中黑乎乎的邪恶还呆不呆得住?
· 这种正念是不是能够救度原本在走向毁灭的生命?
· 向常人讲出法中最低的人这一层的理,让他们有法理来帮助自己抑制那些邪念。这是不是也在助师正法?
· 在弘法时,真正心里想的只是对方,用他最能理解的方式、语言,让其懂得做好人的道理,启发其善心,让他对大法有一个正确的认识。这是不是一个修炼人必须具备的先他后我的正觉?

我明白了我该做什么,及如何去做,并在实践中更加体验到法的神奇威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