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曾走入邪悟者的觉醒


【明慧网2000年12月7日】 提笔写觉醒,止不住泪如泉涌。感谢师父的洪大与慈悲才有我悔过改正的机会。由于人生经历坎坷,命运多舛,再加上因车祸带给我的腰疾,总觉得哀莫大于心死。九五年喜得大法后,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重塑人生,在修炼的路上勇猛精进,闯了一关又一关,走了一坎又一坎,发誓要跟师父回家!

99年7月22日,一场铺天盖地的邪恶势力对大法对师父的迫害到来时,我义无反顾地带着独生女三次进京护法,遭到公安机关的非法拘捕后,我走过了监视居住、两次行政拘留、刑事拘留,然后被判劳教一年。一年多的时间,凭着我对大法的坚信,我绝食五次,并多次冲到劳教所的大操场上炼功、背经文,遭到犯人们的毒打、干警们的辱骂。无论再大的关、再大的难,我从未对大法与师父有半点动摇。可是当一次一次炼功护法后,环境依然恶劣,我开始感到迷茫:环境为什么正不过来呢?正在此时马三家转化报告团来到劳教所。我被她们邪恶的谎言所迷惑,最终被邪恶钻了空子,当时我还自以为是从法上悟到的,绝对没有错,从而在劫难中越滑越远。

师父说过:“我在法中告诉你们要最大限度符合常人修炼,从未说要符合什么常人。和常人一样那还是修炼的人了吗?”而我们却在邪悟的诱导下,为了符合常人,被组织到不同地区学习班做转化报告,影响极大,流毒甚广。由于我“转化有功”,从而减期4个月,提前解教。

回到家,看到师父写的几篇新经文后,我如梦初醒,痛悔不已!为什么被迷惑?我深刻反省,现剖析如下:

㈠ 自满心所致

一年多的魔难考验,自我觉得修得好、悟性高。因此听到马三家xx说:“你们已经圆满了,不用再学了、再炼了。”便信以为真。其实“如果一个人他要是没有那么大的业力,就绝对不会出现那么大的难”,所以被拘捕劳教并不意味着有多了不起。

㈡ 不能清醒地认识个人修炼与正法的关系。

1、错误地认为修炼环境得不到改变,是因为自己有争斗心,跟宇宙特性拧了劲,没有为常人着想。
2、错误地认为自己是闯过来的,可以无为静观,坐等圆满,而把其他弟子证实法的行为看成是低层次上的人所为,认为他们是执著于圆满。

其实“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卫者,他将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负责。”所以无论层次高低,证实大法、维护大法的同时窒息邪恶是每一个大法粒子义不容辞的责任。而符合邪变或不明真相的常人,恰恰是“人为地滋养了邪魔”。一味地求静,求无为,才是“私”的表现。勇于牺牲自我,溶入到证实大法的洪流中,才是真正地放下圆满。

当我从法中清醒过来后,首先做的就是帮助劳教所在押的受迷惑的大法学员。我尽最大的努力把师父的新经文带进去。看到经文后,而今已有五人明白,一人彻底清醒。其次主动跟劳教所主管干部肃清我的影响,严正声明收回我写的所谓转化材料,并表明法轮大法是正法,是宇宙的真理。

师父法身看到我的悔过之心后,马上给了我补过的机会。我刚回家一个月,派出所正副所长带着四名干警一共六人于深夜气势汹汹地破门而入逼着我表态还炼不炼。我和女儿说要炼。所长说:“既然你们要炼功,家里肯定有法轮功的书,我要抄它个底朝天。”此时我想起师父的《道法》:“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么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地干扰与破坏,使学员长期处于魔难之中。其实这是人的一面对法认识的不足所致,人为地抑制了你们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们已经修成的那部分,阻碍了他们正法。”女儿大声地控诉着他们,我立即打开大门冲向楼梯间大声呼叫:“善良的邻居们啦,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们是好人啊。快救救我们呀!土匪来啦!他们没有搜捕证三次抄我家,强行带人、打人、骂人,欺负我们孤儿寡母,快来救救我们啦!”

刺破夜空的叫喊声划破了寂静的夜空,警察们顿时愣住了。这时左邻右舍纷纷解难相助评说着我们如何好、如何好。从而阻止了他们野蛮的行径,也未带走我们。他们走后,我母女俩感慨万千。现在就是要主动窒息邪恶的时候,是发挥大法粒子的作用了。作为护法神,就是要“顶天独尊,千手佛立”。次日晚上睡梦中,我看到半边透明的天体中一枝红梅含苞欲放,我惊喜地叫着:“快来看呀,红梅、红梅。”醒后我跟女儿说师父鼓励我要象红梅那样,不畏三九严寒,一片丹心向阳开。

我的感受太多、太多。用我的心、我的泪写下了这篇体会。我最大的心愿是那些跟我相类似的同修们,如果能看到我的体会,也愿你们早日觉醒,“更加努力地在讲清真相上挽回自己的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