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脱邪恶 助师护法


【明慧网2000年12月8日】 身陷邪恶包围之中,30多个日日夜夜,经历了几次真正的生死考验,是对大法,对师父的坚信及正念使得自己奇迹般地从邪恶的包围中脱身出来。

10月29日半夜时分,市局到我家抄家后又带走我,问我油印机在哪里?我拒绝回答。神做的事为什么要让邪恶知道?

他们二话不说就给我上绳。我疼得昏了过去。在我昏迷时刻被送进了医院。但并非是给我治疗,而是为了对我进一步迫害,家里人说我死睡了一天,在我还没有清醒过来的情况下,继续对我施以重刑(所谓的电疗)。

他们在我的命门穴上放了一块浸过水的钢板,然后用通电的钢滚在我的两腿上来回滚动,长达10多分钟,处于昏迷状态仍然感到象有几十根钢针从我的骨肉间穿过。事后家人告诉我,用刑时,整个人在床上颠起一尺多高,事后身上的两件毛衣全被汗水湿透,舌头也被自己咬破,吓得陪护的亲人哇哇大哭。等我清醒过来时,原本特别健康的我,两条腿全都动不了了,连翻身也要亲人帮忙。

就是这样,他们仍旧逼迫我交待油印机的下落,我沉默。他们就恶狠狠地说:“你要不说,就把你送到精神病院,弄得你精不精傻不傻的,看你怎么办!”

10多天后,他们真的把我送进了精神病院。为了掩盖它们的罪恶,它们到处说我是练功着魔,使周围的人都不敢靠近我。

在精神病院里,没能在肉体上摧垮我,他们又妄图从精神上摧垮我。他们从我入院开始,就对我施用国际上禁用的“迷魂药”,他们竟然无耻地称此种行为叫“净化人的心灵”!

被强迫用药后,心里开始变得极为恐惧,一闭上眼睛就有人在跟自己说话,看哪都象鬼似的,说长就长说圆就圆,我感觉自己都快发疯了。若是这样下去,就真的要被他们从精神上摧垮了。这时,我告诉自己,我是一个修炼的人,只要我站在法上就能够战胜恶魔的侵扰,我开始不停的背法,我对那些恶魔说,我是李洪志大师的弟子,我谁都不怕,这样一说,恶魔一下子都不见了踪影。

老师说:“目前它们迫害学员与大法,所有采用的行为都是极其邪恶的、见不得人的、怕曝光的。一定要将它们的邪恶叫世人知道… …”亲身经历了邪魔的疯狂迫害后,对师父的话有了更深的体悟。

我悟到,绝不能顺从邪魔的迫害,一定要走出去向世人讲清真相,揭露邪恶。悟到做到,我决定以生命护法。12月初的一个夜晚10点多钟,我冒着生命危险从医院的二楼窗户跳了下去。等我跌落在地时,腰椎骨缩在了一起,象罗锅一样动不了,脚脖子也摔伤了。

尽管如此,我的心依旧是坦然的:爬也要爬出去,让邪恶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我知道这一切并非是人力所不能及的,冥冥中有师父法身在引导着我。令自己也不可思议的是2米高的大墙也爬了上去,只听“咕咚”一声,整个身体从墙上落下来了,铁丝网也丝毫没有伤害到我。

从墙上翻下来,我继续向山上爬去,一下一下,好像自己有着无穷的力量,草丛、藤条、冰雪也奈何不了我。这样用了4个小时40分钟,爬过了几个山头,来到了师父法身引导我到达的地方,被善良的人搭救。

现在我又加入到了洪法护法的行列。纸里是包不住火的,我相信,了解了真相的善良人都会清醒过来,法正人间的日子很快就会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