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出卖良心


【明慧网2000年2月12日】我28岁开始患病,脑血管出现血偏瘫,后诸多病症逐年增多,十多年连绵不愈,年纪轻轻就挣扎在死亡线上,生活在痛苦绝望当中。

96年8月我修炼法轮功后一个月就恢复健康,法轮大法使我起死回生,祛病健身,道德升华的奇迹在我周围影响很大。7.20以后,随着法轮大法的被歪曲,打压政策的升级,我自然也就成了众所注目的对象。

那天,7.20上访被抓回来后,就被牢牢实实地关了起来,一天二十四小时专人值班看管,失去了与外界的一切联系,部领导轮流做转化工作,要我脱离法轮功,和党中央(反对法轮功)保持一致,如果不能“转化”就不能上班,开除党籍。我说,开除就开除,不上就不上,我决不出卖良心,修炼到底。是的,我是一个共产党员,但党的思想路线不是实事求是吗?党章不是规定共产党员要坚持真理,不怕牺牲吗?要求共产党员要见义勇为,敢于和坏人坏事做斗争吗?报纸电视所有的宣传报道都是不符合事实的歪曲捏造,而我们真修弟子成千上亿炼功后身体健康,道德高尚,利国利民的真况为什么不敢报导呢?而我恰恰是法轮大法从理论和实践上都深深收益的见证者。我能为了个人眼前的名利而出卖良心吗?做一个人要做一个好人,要不然这个社会将成为没有好人的社会。

我感到很伤心,这么多年水深火热,在死亡线上的挣扎,没有被人这样“关心”过,那天交了四万元脑手术费,如果死在病床上,恐怕也不会有多少人知道,而法轮大法奇迹般地挽救了我,给了我健康、和谐幸福的生活,却突然间被这么多人、这么多部门,从中央到地方,公安、街道、单位、全社会都这么关心起我的前途、利益、家庭和未来。没有师父、没有修炼就没有我的新生,逼我们脱离师父,脱离大法不就等于逼我们脱离生命、脱离健康和幸福吗?而没有了健康,没有了生命,名利还起什么作用呢?人怎么能这样,不顾别人的死活,作出这样伤天害理的事呢?

我很痛心,是什么人如此无视人民的感情和意愿,颠倒黑白地将法轮功定为“邪教”。谁都知道李洪志师父教我们的是“真、善、忍”,要求我们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都要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事事处处都要为别人着想,达到无私无我的境界。这是邪吗?炼功后,我们努力按照师父的要求去修去做,家庭和谐了,过去打骂孩子现在没有了,社会上那些司空见惯的夫妻家庭矛盾在我们这都没有了,大家都在努力做好向内找,和睦、信任、幸福。特别7.20以后,先生表示不管我被关被抓被开除,如何对待,决不离婚,做一个最好的丈夫,体现出一个好人在危难之中很高的境界。在单位里,我们同样做好,炼功后不久我恢复正常上班,年年被评先进、优秀,过去从未有过的。

就在4.25前,部竞争上岗演讲中,获得了全场唯一最真诚热烈的掌声。因为我们不为了争什么,不论干什么,我们别无所求,但是我有热情、眼泪和汗水贡献给大家。因为师父就是教我们这样纯净、善良、不求回报地对待工作,对待大家的。所以,尽管那时上头已有密令对我这个法轮功弟子要严加“管教”甚至处理,还是阻挡不住那些发自内心的掌声和民意,票数列前三名,阻挡不住大家非常真诚的爱护和肯定。在省委饭堂我作为热门话题被讨论了几天。省报来采访报道最后因为我炼法轮功而挡掉了。

在社会上,我们也努力做一个好人,为别人着想。十五大代表赵雄英瑶族学校的穷孩子们没有钱上学,我捐了近一万元资助,还有一大批衣物和生活学习用品。被助的孩子和家人流着眼泪说没见过这样的帮助,学校写着大红纸到单位来感谢,同时,我们尊敬公安干警抓坏人,维护治安,见义勇为的辛劳,学师父一样为他们捐款,两次捐了大概五万元。炼功后,不用看病吃药,生活俭朴,省下来的奖金、福利都捐了出去,记者采访不留名、不计报,可惜的是现在公安不抓坏人,却反过来抓我们这些捐款的好人,我侄子、侄媳及他全家、姐姐、弟弟、母亲炼法轮功,多次被抓被关押,侄媳弟被判劳教三年,至今还在狱中受尽打骂。侄媳也因炼法轮功而被省公安厅开除。同事们私下说,论敬业精神,哪个比得上你,论不图名利,无私地为别人付出,更没有人能比得上你,说绝对相信法轮功的人是真正的好。而这都是修大法,师父教我们才会这样的。要没有修炼,根本就做不到,同样是道德败坏,人人为近敌。

可是,在民众心目中,这么正、这么好的法在被歪曲、诽谤,打成邪教之后,那个处处被法开创出来的祥和、安定、美好的环境全被破坏了。原来到处被肯定,被欢迎、被赞扬的大法弟子一夜之间全都成了敌人,打压不断升级,受尽磨难和摧残,令世界舆论抗议和不满,我因为不肯出卖良心,不肯转化,坚持炼功,而且担心放出去会随时上访,给单位带来压力,所以一直不给上班,除了专门负责“帮教”的人员之外,不让任何人与我接触。公安领导找谈话都有专车、专人“护送”。我的家人出于亲情也把我看管着,谁也不知道我真实的情况,传给外界的只是根据需要讲的话。

因为全省委只有我一个人没有“转化”,“中毒”太深,“非常顽固”,不能与党中央(反对法轮功)保持一致,各方领导压力很大,“影响了大家”,就在不准上班,不能跟社会接触的同时,在省委各部委传出的消息是,组织部的干部李××因炼功、丈夫与其离婚,精神受到刺激,走火入魔,自己不来上班了等等,还有更离奇的。所有干部听到的、传出的都是这个,遍及整个社会和各地市。我家人、朋友、亲戚外出在各地各处都听到这些议论,给他们精神上造成很大的伤害。我也就这样被同事被省委被众多不明真相的人当做精神病来对待了。而我一个人被关了半年,与外界脱离,承受着整个社会的压力。

我们不责怪任何人,不论谁看管我都是因为对法轮大法不公正所造成的。我们理解亲情的苦衷。我们也不怨恨那些传说着不实的话给我们所带来的伤害,因为他们大多数都是不了解情况的。就算知道真相也大多是被迫做的。其实他们内心里都知道,背地里也在说,李××真的很好,人品、人格没得说。可是为了生存他们不得不说着违心的话,做着违心的事。然而我们确确实实感到痛心,为什么人性如此地被扭曲着,一个正常的社会能是这样的吗?而扭曲了整个社会与人心的背后那股势力,能是真正的对人民、对社会负责任的吗?我觉得很惭愧,对比那些受尽酷刑,流血牺牲的弟子,对比那些被强行关进精神病院受尽摧残折磨的弟子,对比那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微笑着面对一切的弟子,差距太大,面对突如其来的磨难,还修不出师父所教给我们的“善”,与师父要求我们的境界相差太远。

我感到很自豪,因为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深重的磨难为我们大法树立着他无比伟大的威德,也为大法弟子书写了最辉煌的一页。

我们呼唤那些世间的人们,不要再盲目邪恶地对待法轮大法和他的弟子们了!大法弟子那高尚的品德,无私的心怀和坚定真理、不屈不挠的崇高境界还不能唤回你们那被埋没的良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