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8日审判的进一步消息 【明慧网】

1月28日审判的进一步消息

【明慧网2000年2月12日】2000年1月28日在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的三个审判庭对总共22名大法弟子进行了审判(不是媒体所说的32人)。

其中一个审判庭是李小兵、李小妹(地坛文华书店的店主)二人的案子;另外一个审判庭是五位大法弟子在天安门国旗旗杆前展开了大法横幅;还有一个审判庭是十五名大法弟子,1999年10月27日上午,在所谓“特约评论员”指称法轮大法是邪教那篇文章刊登的前夕,十七名大法弟子(上述十五名和另外两名)登上了天安门城楼,展开了大法横幅。其中两位大法弟子被遣送回原籍劳教或判刑,另外十五位在北京审判。这十五位弟子中,有两位在压力下不但全部承认了所谓“罪行”,更指称大法是“邪教”,称自己“上当受骗了”。而另外十三位弟子均当庭为自己进行了无罪辩护并在最后陈述过程中慨然表示“愿为大法付出一切”。他们十七个人本来互相都不认识,上天安门城楼是在10月27日当天早上决定的。他们也是在27日上午才互相认识的。被遣送回原籍的一个人在警察的逼供下做了伪证,称他们是如何如何“组织”如何如何“动员”,但是此证词与所有十五个人的证词都不符,律师当即指出此证词不可信,一位大法弟子指出提供证词者亲口对她说自己受到逼供。除了宣读起诉书、辩护和最后陈述过程,上述大法弟子均是逐一受审的,没有可以互相鼓励的环境。在审判中,十三位弟子泰然自若,时而微笑,时而侃侃而谈,分别从各自的角度,证实了法轮大法是宇宙的根本特性,大法弘传是众生万劫难逢的幸运。他们从言语到态度,从外表到内心,都在法上,整个审判过程庄严殊胜,是法正人间的极佳见证。

在狱中,第一被告褚彤为了争取学法炼功环境,曾绝食九天;姚红、李凌为了开创学法炼功环境,被警察用手铐将双手交叉旋转成一定角度吊铐在牢房门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细细的手铐上。姚红当场昏厥,此时手铐豁然而开,姚红向后直栽下去,全牢房的人都哭着抢上去扶她起来。从这件小事上也能体会到师父无时无刻不在看护着弟子。(顺带一句,北京的白莉莉--五次进入牢房的大法弟子,龙年除夕在天安门展开了大法横幅--也受过此刑,白微胖,手铐深深咬入肉中,看不到手铐而只能看到深陷下去的沟)。

在审判前,当局通过律师作了大量的软化工作。说现在已经决定不用刑法三百条打击你们了,改用二百九十六条“非法示威罪”了,国家给你们一个台阶下,你们也要给国家台阶下,所以在法庭上我们不会提“法轮功”这样的话题,希望你们也不要提此敏感话题;要认罪,不要给自己做无罪辩护,否则会重判,反正也不提“法轮功”了,上天安门毕竟是违法了嘛……

但是,在公诉书中,诋毁大法的话一句没少,当初的许诺都是为了在法庭上造成“国家宣判,弟子认罪”这样的态势。但是,他们低估了大法弟子的正信和智慧。大法弟子堂堂正正为自己辩护。弟子们说,从法律条文上看,我们是在维护宪法不遭践踏;从社会危害性上看,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维护大法是为了国家民族的幸福安康。

有一位58岁,头发花白的大法弟子和一位青年大法弟子,都是在警察打人、抓人的一片混乱中,没有被捕,最后是自己堂堂正正走上囚车的。

在辩护过程中,一位大法弟子叙述了师父的慈悲和大法的洪大,她哽咽着说:“我三十岁上就得了绝症,是大法将我从死亡的边缘拯救出来,是大法告诉我做人的道理,把我从一个自私自利的人变成了一个无私无我的……”说到这儿,她已经哭得说不出话,整个法庭一片庄严肃穆,公诉人、审判长、律师、旁听者都被深深地震撼了。在暴力机器面前没有任何恐惧、怨恨的大法弟子们,在此刻也滴下了圣洁的眼泪。

大法弟子们对大法坚如磐石的正信、浩然直贯九霄的对“真、善、忍”的同化,形成了强大的场,真是除了师父本人不在,其他什么都不缺。身穿制服的高大警察、高高在上的审判长和肩负指善为恶、指羊为狼、指无辜为有罪这样艰巨任务的公诉人,都在这样的场中被震撼,要么被熔炼,要么被抑制。他们的存在似乎只是为了衬托大法弟子的坚贞、见证大法弟子的威德、圆满大法弟子的修炼。大法弟子们是法正人间这一场景中真实的主宰。

那两个“被挽救者”,从脖子到腰全软了,其中一个刚一出庭就对审判长说自己的心脏病犯了。他们在最后陈述中,声调微弱地说自己“受骗了”,感谢“党和政府及时挽救了我”并九十度鞠躬。他们的陈述,与在他们之前和之后的大法弟子的光辉形象相差甚远,使得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得到他们在重压之下作出违心的认罪、悔过是多么的勉强,审判本身是多么的荒谬,而大法弟子的坚定之心又是多么的珍贵。当局始料不及的是,这两人从另外一方面更加证实了大法,见证了大法的圆融不败。

最后陈述是以一位年轻女弟子平静的一句话结束的:“为佛法献身是我的荣幸。”而后全体弟子被带下去等候宣判。那位弟子说完之后,法警们纷纷互相交换眼色,嘴角向下抿着,会意的点头,连他们都深深地敬佩我们的弟子。

宣判之后,弟子们被带下去,他们的面庞宁静祥和,笼罩着一片祥光;他们的双目闪闪发亮,炯炯有神。他们的背影,与他们身边高出一头的警察相比纤细文弱,但仅仅是背影,已经足以震撼人心。

附录:

1) 十五人被分别判处4个月到两年不等的拘役或徒刑。说“为佛法献身是我的荣幸”那位弟子被判处5个月拘役,而两个“被挽救者”都被判了4个月拘役。在逼供下做伪证的弟子没有按警察许诺的“只要按我说的写,马上放你”而得到释放,而是被送回原籍判处一年劳教。

2)当天有来自北京各个区县的十八位弟子在东城区法院门口因为打算依法旁听审判而被抓。

(2000年2月11日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