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三位狱中的长沙同修


【明慧网2000年2月13日】最近听到几位长沙的功友被监禁判刑的消息,心中感慨万分。几年前在长沙与他们相识的情景好象就在眼前。

谭觅觅,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子,文文静静的样子,总是笑眯眯的。与她的交谈让我感叹,在这个年代,一个年轻的学生,竟然会有那么强的修炼之心。她曾跟我谈起,得法前一直在寻寻觅觅,上中学的时候就常常去庙里,跪在佛像前她不象别人那样求发财、求前程,她对佛发愿说要求真法。“偶然”的机会她得到了《转法轮》,看书时禁不住地流泪。这次她被捕前我曾与她联系过一次,那时她正在外地,长沙市发现一处储存上万册大法书籍的地点,作为重大案件通缉。觅觅说她要回去承担这件事,不然要牵连很多人。听说她一下飞机就被捕了,现已在看守所关了近半年,不得与外界接触。听说1月份开庭审理时,她看起来很平静、很精神,跟家人说她很好,请放心。在这样被隔绝的情况下,也不知在里面都受到了什么样的待遇,这么年轻、看似柔弱的姑娘表现得这样无畏,真让人敬佩!

冯飞,三十多岁、高高壮壮的温州小老板,豁达而诚恳。他和我谈起过得法经历,简直让人难以置信。改革开放的大潮让许多温州个体户发了财,冯飞也就此当上了小老板,在长沙挂着公司总经理的衔,住着高级宾馆,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他跟我描述说:“我得法前真是不知怎么过,房里摆了一柜子酒,交了一群社会上的朋友,白天睡觉,晚上打牌赌博,出手都是上千元,满屋子烟雾缭绕”。96年中秋晚上----冯飞每谈到此都是感慨万分----那天无聊,便约了几个朋友,谭觅觅是他朋友的朋友。那天谭觅觅带了一本《中国法轮功》修订本,但见席间冯飞谈吐的那付样子,一直不想把书给他。临走时谭觅觅还是问了一句,问他想不想看一本气功的书,冯飞随便地说,拿来看看吧。这本书就此改变了冯飞的生活。看了一夜的书,第二天一早,冯飞就等待在烈士公园门口了,6点钟公园开门时,谭觅觅见到他穿得西装笔挺,已经毕恭毕敬等了一个小时了。从那以后,烈士公园炼功点,你就能看到风雨无阻的准时站在录音机旁边的高个小伙子,那就是冯飞。冯飞说:“我后来租了一个便宜的房间,自此没抽过一根烟,没喝过一滴酒”。听说他后来很积极投入弘法活动,开了一个书店,帮助很多人购买大法书籍。试想一个看《中国法轮功》转变如此之大的人,当然希望更多的人能够受益。况且一本《转法轮》只收12元人民币,能是敛财吗?我听说冯飞帮辅导站租场地开交流会,为大家印发经文等,出了不少钱,化了很多精力。长沙电视上曾播放他被抓的镜头,脸看起来变形了,象是挨了打。据说他是最“顽固”的一个。一月份开庭他的罪名较大,因他开的书店出售了很多大法书籍,并且他担任了长沙市副站长。记得冯飞前年想参加新加坡法会,费尽周折未能成行,始终没能了却见师父的心愿。我真佩服他们在这样艰难的情况下能够这样坚定。

陈阳的模样我都记不清了,只记得他话很少,总在干事,登记买书啦,教新来的动作啦,拉广播线准备交流会啦,都见他在忙。听说他是在北京与同修交流时被捕,当时他抱住公安大腿,让其它功友快走。长沙电视上播了他被抓回的镜头,他和妻子被秘密判了2年徒刑。

记得几年前他们就在背《转法轮》,相信他们在狱中被隔离的艰难情况下,能坚修大法。他们的精神,他们的大善大忍,激励着我更加精进。也希望中国政府、执法人员,再三考虑,不要错把好人当作坏人整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