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期时代的衣服远比以前想象的先进

【明慧网2000年2月16日】香槟,伊利诺州──考古学家们发现了打扮整齐的冰期妇女在仪式典礼上所穿戴的服饰。可是,她的全副装备,包括附件,和Wilma Flintstone所穿的一点儿也不象。或换一种说法,我们的任何一种对“石器时代装束”的固有概念都是不对的。(注:Wilma Flintstone是美国人所熟悉的卡通人物Fred Flintstone的妻子,他们的造型是披着兽皮,住在山洞里的原始人。Flintstone意为燧石、打火石。)

  实际上,至少一些冰期妇女的服饰中包括帽子或束发发网,腰带和裙子,束胸带(束双乳的宽带)、手镯还有项链──都是用植物纤维织成的种类繁多的布,从双股线、三股或多股线的编织物到平织的。横跨欧亚大陆,编织物的风格各异,其中最精美的“不仅仅足以同新石器时代的相媲美,甚至可以同后来的青铜器时代、铁器时代产物相比,或事实上,同我们今天生产的薄棉布和亚麻织物相提并论。”上面的一段话引自Olga Soffer,James Adovasio和David Hyland合写的论文,这篇论文将要在《当代人类学》上发表。

  冰期夏季时装的证据是由Soffer从在捷克共和国发现的细小黏土碎片上的80个编织物印痕一点一点拼出来的。考古学家们写到,这些印痕是“世界上最早的编织物生产的证据,它反映出的技术却和迄今为止的后期技术相关联”。Soffer是伊利诺大学的人类学教授,她是研究旧石器时代晚期人类生活方式的先锋。当把这些织物印痕和那个被称为“维娜斯”的,据考证距今约25,000年的Gravettian时代的小雕像上的服饰表现相比较,Soffer说“使我们大吃一惊的是我们在显微镜下观察到的黏土碎片上的痕迹与一些‘裸体女人’(指雕像)身上所刻画的服饰精确吻合。”她同时指出有极大的可能就是这些冰期的女裁缝雕刻了这些小雕像以炫耀她们精巧细致的编织、打褶和盘绕的技能。

  在B.V.妇女服饰研究方面领先的Soffer说到,她喜欢用B.V.这个词(Before Vogue时尚之前的,这里指史前的),这个发现与其它证据一起“使我们的祖先从我们所想象的味道难闻的兽皮中脱身而出,转而穿上了精美的纺织品──至少在天气暖和的几个月当中”。Soffer进一步论述到,新的研究结果给我们提供了新的思路,使我们得以重新审视祖先。直到今天我们还一直持有“对我们遥远过去的单调想象”,她接着说到,那就是兽皮兽毛包裹着的“举着长矛勇敢地追逐猛马象的男人”。但这只是人群中少部分人的活动,Soffer问到“妇女和孩子在哪里?老人和病弱的人在哪里?他们在干什么?除了围坐一起羡慕他们的英雄之外一定会有很多很多活动的。”

  的确,新的分析揭示了一些妇女在更新世晚期在社会中的角色和她们所起的作用。考古学家推测,生产这些精美服装的妇女大概会享有很高的社会地位,她们所穿戴的物品被认为具有极高的价值。

  考古是Soffer的第二职业。她说,在她“再生”之前,“在服装业长大,曾为连锁百货公司做时装促销。FDS和Abraham & Strauss教会了她所知道的一切。”她边说边挤了一下眼睛。(2000年2月15日明慧网译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2/16/21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