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重庆市江北区看守所的报导 【明慧网】

来自重庆市江北区看守所的报导

【明慧网2000年2月17日】重庆市江北区由于李老师93、94年曾两度来此讲法及去北京上访的人数最多,被公安称为“重庆市法轮功的重灾区”,仅江北的重庆通用机器厂一个单位去北京上访的人数就多达三十多人,有些功友被重庆市驻京办事处遣返后又多次进京上访被重庆公安定为“重中之重”。今年一月份过年前,公安及居委会分别到功友家打招呼不能再到北京去了,并说凡进京两次的都将被判刑。由于到京上访的人数太多,管理通用机器厂片区的公安已被调离。该厂受政府、公安所压,制定了一系列土政策,如凡进京的人,在职职工一律开除公职,每月只能到民政局领到200圆生活费,一年半年后将不会领到任何钱;退休职工的部分津贴将被取消等等。

在北京关押和回重庆关押期间很多学员身上都发生了许许多多催人泪下的故事。上访的江北区功友及望江机器厂的功友都关押在江北区看守所。由于在北京时,一个牢房都是功友多,刑事犯少,还可以学法炼功,回重庆后却是一个牢房刑事犯多,功友少,环境更为恶劣。进监狱第一天,一般都会被牢头狠狠打一顿。狱中管教一般不直接打人,都教犯人来打。管教把女功友带进去的手纸全部搜光,解手之后只能用冷水冲。无论牢中刚进去的男、女功友(及犯人)都被命令将衣服、裤子全部脱光,命令蹲下,然后叫牢头用冷水往身上冲,有时命令把嘴大张开,把冷洗澡水往功友口中倒,并且命令强行吞下。而且,无论多冷的天(哪怕下雪),每周所有功友及犯人都必须被冷水冲一次澡,教犯人来冲。并且每天被罚做苦工,规定进去第一天折叠头痛粉的外包装纸盒500个(纸盒上印有“解热止痛散”,“重庆药友制药有限责任公司”等字样),第二天折1000个,第三天折1500个,第四天2000个,第五天3000个。少部分功友能折满当日的数量,有些则不能完成当天的定额。如完不成当天的定额,就用钱买没折够数量的纸盒,或被罚到监狱通风口,让你边被冷风吹着边折,多久折完多久睡,如果报废一张或七、八张外包装纸就将被罚“吃饺子”(即把浆糊加入纸盒中,教你连纸盒带浆糊一起吞入腹中)。

经过一天的重劳役下来,实在太劳累,功友们根本无法炼功,再加上监舍很窄,十几个平方米要关二、三十人,连睡觉都是头碰头,脚碰脚交叉着睡,根本无法翻身。有些监舍更挤,干脆把双脚放到另一个人的胸口上,根本没有打坐的空间。每天睡前只提供用冷水洗脚,只感觉犯人的脚冰冷,而很多功友洗了冷水澡,冷水脚却反而感觉热呼呼的。

狱中,每天稍不注意就会被打或体罚,犯人及管教发明了许多新名词(行话),如:“学习召集人”-- 即犯人头(牢头),管教叫其定期带领大家读报纸。由于大法学员在狱中弘法,给狱中犯人反复讲人要六道轮回、要做好人的道理。每当读到报中有诋毁法轮功的文章时,召集人就推说“你读,你读”,另一个犯人就说“你读,你读”,最后召集人看大家都不读,就说“我也怕下地狱,干脆都不读”。从此以后再有诋毁法轮功的文章就都不读了,而读其它的。其他行话都是进行各种体罚用的。

功友们成天可以说是跟人渣中的人渣的犯人呆在一起,都是些杀人犯、贩毒犯、抢劫犯。经常犯人也打犯人,经常听到头被撞墙的咚咚声,或犯人打犯人时的嘶叫声,或用纸板凳往头上砸。每当看到这些功友会流泪不止,觉得这些人活得太苦,如你上去劝,犯人会说:“法轮功,这不关你的事!”。功友也经常被问“你是要吃‘饺子’还是要吃‘贝牡’(编者注:这些都是狱中体罚的行话)?”。有一功友被犯人打时,总是报以一笑,该犯人打来打去,就说“法轮功,你的确很老实,再打你,我良心都过意不去了”,可见,善的力量有多么大。

学员们成天生活在恐怖的气氛中。很多人每天早上醒来第一件事,就想今天自己不知又要受什么刑。此外,狱中管教三天两头还要来催功友写悔过书和不炼法轮功的材料,叫召集人来催或叫召集人来给功友用刑。一男功友坚持不写:

功友:“我就是为炼大法被关进来的,我要写,我就不进来了。”召集人:“比你更刚的人我都见过,……我随便给你用个刑,你没有说不写的。”功友坦然表示不惜生命坚持自己的信仰。召集人(一震):“那就算了嘛。我也是为你好,让你写了,好让公安早点放你出去,其实你也没有犯什么罪。”

在一女监舍,一年轻功友从北京被押送回渝后绝食8天(据说在火车上还绝食两天),每天强行用管子插鼻孔灌,脸都已经肿得变形认不出来了,审问时鼻子上也插着管子不取,公安一个问,功友一个笑,管子就随着抖动,该功友却什么都不说。其它功友见了也纷纷绝食。每天,公安就叫护士强行往她鼻孔灌药(不知什么药),给所有绝食的功友打针(估计都是些氨基酸,葡萄糖之类的),据说连打针的护士也感动得流泪。

功友们在狱中也处处做个好人。争着打扫卫生;没绝食的功友也不浪费粮食。虽是冬天,有时狱中却提供冷的大肥肉。有些功友就不愿意吃,就有功友说“老师不仅言教而且身教,来重庆时把饭中的一粒谷子都剥来吃了,从不浪费粮食。”说完,该功友把冷肥肉剁成浆浆,混合在饭中,全部吃掉了。其它功友见后也跟着学,全部吃掉了。每次洗了冷水澡后,绝大多数犯人都会感冒,咳嗽不止,就要求外出拿药,趁机出去耍,而功友们也不生病,也不外出拿药,连管教都说:“法轮功是好人!”

现江北看守所不断有功友被关进去,也不断有功友期满被释放出来。一般第一次去北京被带回后被关30天,去两次以上会被判刑或劳教。里面的功友有的被判一年,一年半不等,目前里面还关有很多功友,具体数字很难统计。

目前,除江北区看守所关有大法学员外,南岸区看守所、李子坝看守所、巴南区、北碚区等均关有上京的大法学员,有些已经期满释放,此文根据放出来的大法学员口述整理。(重庆大法学员供稿 2000年2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