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自我,还是找回自我?


【明慧网2000年2月17日】日前香港一位哲学讲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称法轮功信众已失去自我,其精神状态值得忧虑。笔者相信这位讲师是位严肃的学人,所以本文绝无诘责之意。在此只想谈一谈个人所知所见,谨供社会各界参考。

使这位学者‘忧虑’的可能是法轮功学员师从一位老师,并且奉这位老师的著作为经典。众所周知,古时孔夫子有弟子三千七十二士。其后的历代士人甚至帝王更是依圣人之言修齐治平。他们对四书五经推崇备至,要求自己一言一行不乖于圣人之教。但似乎从古到今也无人忧虑他们失去了自我。相反,他们很多人的个人意志个人品质和个人功业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与文化上留下了深深的个人烙印。而今法轮功学员来自社会各阶层,都有自己的工作家庭,只是在工作之余,按大法法理修炼身心。而且“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法”(见<<转法轮>>),“修乃自身之事,无人可代之,为师者表面只诉其法理。修心断欲、明慧不惑乃自负。”(见<<法轮佛法精进要旨>>)。法轮功学员在各自的角度与层次体悟大法的智慧,纯净自己的心灵。他们对法理的认识和对人生的解悟各不相同,在具体事务的处理上千差万别,每个人都有着强烈的自我意识。又如何谈得上失去自我呢?

另一个导致这位学者‘忧虑’的原因可能是很多法轮功学员宁愿付出巨大的人生代价也不背弃自己的精神信仰,并为自己的信仰仗义直言。其实我们翻开历史就会看到,每当小人当道或外寇入侵之时,为正义与自尊坚忍不屈甚至宁为玉碎的志士仁人不胜枚举。这些人虽然付出巨大,但他们实现了自我的人格,维护了自我的尊严。而那些苟且偷生见利忘义之辈虽然得以保全自己,但他们支付了巨大的人格代价,有的甚至出卖了灵魂。所以这纯粹是自我价值取向的问题。而且法轮功学员的所做所为可以说理性平和到了极点,他们只是坚持自己的信仰并对那些号称‘人民公仆’的当权者善言相谏。这些不过是品行端庄的人的再文明不过的举动。与那些志士仁人相比,他们甚至没有任何情绪或暴力的因素,对暴虐和诽谤只是表达异议而不进行反抗,对制造罪恶和无耻的人只是可怜而无仇恨,忍受警察打骂的同时真诚劝善。试想如果没有坚不可摧的自我意志,他们能做到这一点吗?

其实只要对法轮大法稍做了解,就会知道修炼的目的恰恰就是找回自我,回归到纯真善良的先天本性。法轮功的老师在讲课中也一再教导弟子要找到自己,增强自己的主意识。而且返本归真不仅是修炼的目的,也是人生的意义所在。法轮大法正在为大千世界的芸芸众生指引着回归自我之路。

而在当今社会中又有多少人是为自我而存在呢?那些听命于少数当权者的号令在政治迫害中大打出手的人又有多少自我的意志和自我的思维呢?他们把只是坚持

自己人生信仰的一位农村女性活活打死时,把一个不肯放弃自己信仰的法官关进精神病院并注射药物时,他们还有多少自我的良知和未泯的善念呢?

法轮功的修炼从来都是来去自由。法轮功的老师在传法解法时,从来都是深入浅出地讲道理,还鼓励学员看到问题提出问题。并且一再告诫学员在把法介绍给别人时不要拉人。可是让我们看一看政府中某些人这半年来的所为:对贫民百姓的生活疾苦不闻不问,耗费巨资,对大众进行轰炸式的宣传灌输,强行对法轮功学员办学习班洗脑,强迫学员违心地写检查保证,妄图以暴力抹去人们心中的善念。请问是谁在使人失去自我呢?

最后笔者想说,法轮功学员正在找回自我。笔者也真心希望已经失去自我的人们能珍惜佛法,在佛光普照下,走上返本归真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