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子之心:中科院研究生致国家领导的上访信

【明慧网2000年2月23日】

尊敬的国务院、全国人大、全国政协领导:
你们好。

前些天朱总理指出:信访工作十分重要。人民群众通过来信来访反映问题、申述问题、提出建议,这是对党和政府的信任,是对国家大事的关心。是党和政府密切联系群众的桥梁和纽带。他要求必须确保信访渠道的畅通无阻。今天,我响应党中央,政府总理的号召来到这里为信访工作尽一份力量,为维护社会稳定尽一份力量。

我是中国科学院某研究所的一名研究生。我出生在一个令人羡慕的家庭。爷爷是在贺龙元帅身边,挑着电台跨过雪山草地,走完了2万5千里长征的老红军战士。为中国革命事业和共和国的成立奉献过自己的一切。外公是电力工程师,为共和国的电力事业奉献了一生。父亲是大学副校长。弟弟是武警部队军官,屡受部队领导的表彰和嘉奖。他冒着生命危险,在抗洪抢险中立过大功。他们都是中共党员。母亲也是有三十年党龄的老党员,多次被评为先进。我完全可以无忧无虑的过着幸福生活。可是今天,因为法轮功问题。我冒着极大的风险,来到信访局向政府说一番真心话。这是攸关党在人民心目中的威望,社会的繁荣与稳定,共和国之兴衰的大事啊。

这几个月以来,看到周围的同学,朋友因为炼习法轮功。不断有人被退学,下岗,送进监狱。有的同学家破如湮灭。我内心深处非常痛苦,不希望悲剧再发生在这些善良的人们身上。希望中央领导能来到我们中间真正地了解了解我们啊。

法轮功自1992年传出后,短短几年间,传遍了美国、德国、英国、法国、加拿大、瑞典、澳大利亚、俄罗斯、新加坡、日本、台湾、香港等数十个国家和地区。仅中国就有几千万人每天去炼功点炼功。法轮佛法的著作被译成英、法、德、俄、日、韩、西班牙等十余种文字在世界许多国家大量出版,在国际互联网中迅速传播。修炼者遍及各人种,各年龄阶层。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都有大量的博士,硕士,教授,研究员在学。国外的专家和学者门给予了法轮佛法极高的评价。法轮功为中华民族在国际社会赢得了盛誉。由于法轮功弘传快速,有些人担心无法控制,所以近几年来不断采取文宣批评、查禁书籍、开展调查、干扰炼功等各种手段,破坏法轮功。其实,这种担心完全是对法轮功的误解。李洪志老师在著作《精进要旨》中早就指出:

“……在历史的将来,任何时期都绝不能为任何政治所利用,大法能使人心向善,从而使社会安定,但是大法绝不是为了维护常人社会的这些而传的。弟子们切记,无论将来有多大政治与权势的压力,也不可以为政治权势所利用。永远不参与政治、不干涉国事,真修向善,保持大法的纯洁不变,金刚不破,永世长存。”

法轮大法要求修炼者首先从做一个好人做起,不断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不断提高自己的心性、道德标准,彻底放下常人的“名、利、情”,“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後我的正觉。”无计其数的修炼者通过修炼克服掉了许多不良习惯,从做一个好人做起,使自己的思想升华到一个更高的境界当中去。在家里,做好丈夫、好妻子、好儿女,

家庭生活变得安宁祥和了;在工作单位里,严格遵守职业道德,忠於职守,廉洁奉公,任劳任怨,淡泊名利,不计较个人得失,严以责己宽以待人。修炼了法轮大法的人在许多工作单位都是出了名的好人。了解我们的群众都知道,我们在日常生活中都是严格地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在努力地做好人。国家体育总局也曾通过调查研究作出过符合实际情况的专业权威性结论。我自己也经过四年多亲身的修炼实践,在工作和日常生活中严格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身体发生很大变化,思想境界有了巨大的升华。我修炼法轮功四年多来没有生过病,更没有花过国家一分钱医药费。

李洪志老师明确指出:“凡修炼法轮大法者,要严格遵守各自国家法纪,任何违反国家政策法规的行为,都是法轮大法的功德所不容许的。”“我们是能够使修炼者得法成正果,也能使社会人心向善,对人类社会有好处。”法轮大法所倡导的修心向善,祥和安定,正是在最大限度上符合了“稳定压倒一切”的国情。大法的修炼者无论在社会上,工作岗位上还是家庭里都克己助人,堪为表帅,这样一种积极向上的力量,长久以来得不到政府有关部门的认可,反而被舆论机构打压陷害,被诬蔑为迷信、邪教,被人为地树为政府的敌对力量。对大法学员进行打压和迫害,把亿万好人推向政府的对立面,挑起事端,造成社会混乱。试问到底是谁破坏了社会安定呢?

学员的修炼环境遭受破坏。除了上访一途,毫无其它反映心声、陈情事实的渠道。学员于4/25齐集中南海,为的就是请求当局释放在天津被捕的学员,并给法轮功合法的地位,给学员宽松的炼功环境。

现在新闻和报纸宣传“对法轮功的斗争已经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绝大部分的修炼者得到了‘转化’和‘解脱’”。实际情况如何呢?去上访的学员前赴后继,社会中最稳定,最严于律己的人群却不能不一次次地到各地政府乃至中央政府所在地上访,要求党和政府能够真正做到实事求是,纠正对法轮功的错误处理。没有去上访的学员也在积极向周围群众澄清事实真相。

党和政府把法轮功定为邪教,这会失去多少民心啊。这叫将来的人民会如何看待政府。唐代魏征在他的千古名篇“谏太宗十思书”,一文中提到,“臣闻求木之长者,必固其根本;欲流之远者,必浚其泉源;思国之安者,必积其德义。源不深而望流之远,根不固而求木之长,德不厚而思国之安,自古及今,未之尝闻”。“虽董之以严刑,震之以威怒,终苟免而不怀仁,貌恭而不心服。怨不在大,可畏惟人,载舟覆舟,所宜深慎”。我真为之可能带来的国运兴衰而担心哪。

政府对法轮功的处理不但极大伤害了我们及其我们亲属朋友的感情。也使中国政府在这个问题上在国际社会中陷于孤立。我有听英文广播的习惯,听到国外的一些新闻媒体说:“中国政府找了一个不是敌人的敌人。”“中国政府从未允许信仰自由。”“法轮功修炼者围坐中南海,提出有关炼功要求,是国际社会公认的正当权利。”……等等。中国政府要求美国政府引渡李洪志老师,美国拒绝;中国政府要求英国政府不给即将赴英参加会议的李洪志老师入境签证,英国政府予以拒绝;中国通缉李洪志老师,并要国际刑警组织帮助,后者以“李洪志先生并未违反刑事条例”为由,也予以拒绝;中国政府要求香港政府取缔在港的法轮功组织,香港政府认为:在港法轮功修炼者没有违反香港基本法,根据一国两制原则,不予取缔;中国政府要求香港政府不给李洪志老师入港签证,香港政府表示:港对一切持不同政见者一视同仁而拒绝了;等等,等等。

在“十一”前夕,国际特赦组织给江泽民主席公开信,要求中国释放政治犯,信中特别提到中国对法轮功的镇压是中国政府近来人权倒退现象之一。国际人权组织也提出,中国政府取缔法轮功、逮捕和殴打法轮功修炼者是严重违反中国政府以签署,并承诺遵守和履行义务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中国政府在对待法轮功问题上,在国际社会中遭到如此的冷遇和孤立,真是得不偿失。另外,也给改革开放抹黑。中国实行改革开放以来,经济蒸蒸日上,政治生活上也感到比前较为宽松,人民心情较为舒畅。但这次取缔法轮功,并以排山倒海之势在新闻、广播、电视中连日进行一边倒的批判,使人又想起文化大革命的情况,不少人忧心忡忡,担心政治空气又要回到毛泽东的极左时代,外国评论员说“中国政府放弃了(对法轮功)‘三不’政策的雅量,又回到‘文革’前的做法了。”“中国从来没有在意识形态上开放过。”“取缔法轮功,说明中国政府连宪法规定的信仰自由都不给予,离民主自由还差得很远。”……。

不久前,中国对逮捕的法轮功学员和法轮功研究会成员,秘密审判,处以重刑。又一次表明了中国在法制建设上的倒退。以上种种,是在给改革开放的良好形象抹黑。我们想这也不是广大人民群众愿意看到的。

其三,影响华侨对中国的感情,影响国外学子回国献身祖国科技的热忱。目前,法轮功已在世界各国转播,尤其在国外的华人华侨中,有相当一部分人深信大法。它们在当地都已登记注册为合法组织(唯独中国一直未允许登记为合法组织)。他们听到中国取缔法轮功后,纷纷向驻在地使馆递交公开信,反对取缔法轮功,其中有美国、法国、加拿大、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印尼……等国的法轮功团体。江主席参加亚太经合组织会议时,所到之处均收到当地法轮功修炼者要求别取缔中国大陆法轮功的公开信。国外的法轮功修炼者有的是科技人员、有的是正在深造的英才,以及他们的家属,有的是当地的老华侨。他们的想法和要求代表了部分海外华人、华裔的心声,中国的做法必然影响到华侨和国外学子对祖国的看法和感情。可能有人认为国外法轮功修炼者只是一小部分人,但不能不看到:一来他们得能量很大,随着他们的积极活动和宣传,会迅速扩大影响;二来由于法轮大法的博大精深,深受人们的欢迎,因而发展很快,修炼者队伍迅速扩大,从而合形成一股颇具影响的力量。十一期间在美国华盛顿举办的中国文化节上发生的就是一例。大量的华人和外国人士为了解大陆发生的法轮功事件,纷纷涌向法轮功修炼摊位,要书、学功,表现了极大的兴趣。

前些时候,政府继把法轮功定为非法组织之后又将法轮功升级为邪教。很多法轮功学员和我一样心里非常难过。科学院一些研究生和职工及其他们的家属去上访了。有许多因为去上访和在外面炼功的硕士生,博士生进了看守所。有一位博士生刚半岁的孩子也夭折了。学生们的父母大多在外地。天气一天天的冷了。我给他们送过两次衣服。还给被抓进派出所的,关了两天的学员送了一次食物和水。

今年千禧年的元旦,我自己也是在派出所度过的。那天,我正在实验室加班做实验(按原定计划连续几天,实验室老师可以为证)。就被“请”进了派出所,没有饭吃,没有水喝。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一直关押到深夜。原因听说是:江主席当晚有个点火仪式。尽管如此,尽管有警察说代表政府和我谈话,他问我:你不是相信轮回转世吗?你不是相信因果报应吗?那你给我讲讲你爸和你妈生你都是造了什么孽。对此我也无怨无恨,因为他也很可怜,只是在执行公务。这在没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我是绝对做不到的。

这里写出来,也只是想让领导人了解民情。不要再伤害广大群众的感情了。我一家几代亲属都是老党员,革命干部。我深知国家的稳定局面来之不易。中国人民吃尽了政治运动的苦,是多么期盼着有一个宽松的政治精神生活啊。一直有消息称,如果不能跟党的观点保持一致,就要对我进行组织处理。我想不管政府对我进行任何处理,我绝不会有一点点对党和政府的怨愤之意。不管政府对我进行任何处理,我仍然热爱这个国家。不管政府对我进行任何处理,我仍然满怀希望地等待着政府对法轮功的有一个公正评价。

最后,再次恳请政府领导人来到我们中间来了解了解我们。

此致 敬礼!

中科院某研究所法轮功学员 2000/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