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红军致全院师生及各界人士的公开信 【明慧网】

杨红军致全院师生及各界人士的公开信

【明慧网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四日】给全院师生及各界人士的公开信

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各位朋友:

你们看到此信的时候,我可能已在狱中了,但我无怨无悔。当前真理正受到践踏,正法在遭到破坏,真相在受到蒙蔽,我,作为一名法轮大法弟子,作为一名人民教师有责任站起来,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不是邪教,政府取缔法轮功是错误的。7.20以来,铺天盖地的舆论攻势,只能欺骗那些不明真相的而又不愿思考的世人。我修炼了五年法轮大法,读过所有的法轮大法的书,李洪志从没有讲过地球要爆炸,不许人吃药等话,这些所谓法轮大法的罪状,完全是编造出来的,至于敛财之说,更是荒唐。只要李洪志老师愿意,我和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甘愿将自己所有的一切的都贡献给他,可是他不要。所有的宣传都是让人痛恨李洪志老师,痛恨法轮大法,为了达到此目的,不择手段地捏造、歪曲真相,这是个怎样的社会啊!至于说有人死亡,那医院里会不会死人呢?而且那些人不按照法轮大法的要求去做,炼了几个动作就能是法轮大法弟子吗?如果把这些人都归结为炼法轮功炼的,那么我是不是也可以把所有贪污腐败罪犯说成入党入的呢?退一步说,即使那1400人是因为炼法轮功而死,那么我们来看一看这些数字吧,我是研究生命科学的,知道人类的平均年死亡率为千分之十三,那么按照政府所公布的法轮功学员二百一十万计算(实际上这只是法轮功学员数字的零头),每年应该死亡2.7万人,从九二年至今七年应死亡18.9万人。1400这个死亡人数不应该是法轮功的罪状,而应该是人类医学的奇迹啊!就算死亡1400人的数字是真实的,年死亡率也只有千分之零点一,比正常死亡率低130倍,而且,法轮功学员,大部分是老年人,为什么就不公布一下有多少在死亡边缘徘徊,因炼法轮功而获得新生的人数呢?

法轮大法教我们做个好人,做个更好的人,这错了吗?没错!教人做好人是邪吗?不是!如果教人做好人都是邪的,那么,世间的什么是正呢?敬请各位不带观念地去读一下《转法轮》,是不是象政府宣传的那样。人云亦云是我们知识分子的耻辱。

各位朋友,你们是幸运的,你们亲眼见证了千古奇冤降临在法轮大法和法轮大法弟子身上,我相信你们也会见证这奇冤的昭雪。我必须告诉你们,政府这次错误所给中华民族和人类造成的灾难,远胜于中世纪欧洲的宗教裁判。

有人说法轮功学员上访是在与政府抵抗。不,我们过去没有反对过政府、现在没有反对过政府、将来永远也不会反对政府,恰恰相反,我们上访是相信政府的表现,我们是在用善心,用我们所受的苦难来唤醒政府领导人的理智,不要把好人当作坏人打,“人民政府”如果失去了“人民”,那是什么的政府呢?我们没有过激的行动,更没有暴力,我们只是在请求政府改正错误的决定。我们深知我们的中国共产党是个伟大的党,有勇气承认错误和纠正错误,就象古人说的那样,圣人之过如日月之蚀,人皆见之,能改,人皆仰之。如果政府一天不改正,那么,上访就一天也不会停止。连杀人、放火的真正罪犯都有申诉的权力,而要做好人的法轮大法弟子却没有上访的权力。没有人来组织,也不用人来组织,因为,我们是升华了的觉悟了的人,都会自觉地去做该做的事。炼法轮功的人是很多的,这些从心底想做好人的人决定不会威胁到政府,反而,是政府最有力的基石。

有人对我不理解,说国家培养一个硕士要花很多钱,我这样就是对不起国家。不是,国家培养我是要让我成为一名敢于坚持真理的人,而不是一个顺风倒的奴才。那些在压力面前竟然能够把这么好的宇宙大法出卖的人、“反戈一击”的人,我敢说,当我们的党、我们的国家有难时,他们也会毫不犹豫地出卖党和国家。去换取他们眼前的安逸、利益。我的行为才是符合我党教育的宗旨啊。

有人不理解我为什么毅然离开还在蹒跚学步的孩子,而把自己投进监狱,有人说我自私,为了自己的圆满而不顾别人的痛苦。这种认识是错误的啊。试想一下,如果国家有难,我是在家照顾孩子呢?还是赴国难呢?李洪志老师教导我: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现在,正是法难当头,真理受到践踏的时候,我不去维护宇宙真理才是真正的自私啊。是的,我可以在家里,正常上班、读书、炼功,不去上访。但是,如果有一天我儿子长大了问我:爸爸,当真理受到践踏,正法被说成邪教的时候,你在什么地方?我怎么告诉他,爸爸在苟且偷生?所以,我站起来去维护宇宙的真理,指出政府的错误,才是真正的为他负责、为社会负责、为政府负责、为人类负责。

我是学生命科学的,我不断地在思考着一个问题,生命的意义是什么?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每个个体都有从生到死的过程,每个物种也都有从产生到消亡的过程。那么,人生的意义在那里呢?是吃好、住好、穿好、玩好吗?不是。在这一世间,人、生命的意义应该是为真理而存在,如果不能为真理而存在,那么我、生命的意义就是为真理而献身。前人曾说: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今天为了宇宙的真理,自由又算得了什么呢?如果法轮大法不平反,我宁愿把牢底坐穿。同时,我知道与我有同样信念的大法弟子千千万万。

我相信你们及各界人士会支持我及广大法轮大法弟子的郑重要求:1.撤消对李洪志老师的通缉令;2.释放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大法弟子;3.合法出版《转法轮》及其他大法书籍,不要让焚书坑儒的悲剧重演;4.还法轮大法清白;5.给法轮大法弟子公正的修炼环境。

在此,我还想对“野保97班”的同学说,我爱你们,尊重你们,但由于政府的错误决定,我可能无法伴随你们度过这四年的大学生活了。你们可能对法轮大法还不了解,对你们班主任的行为还不太理解,但你们知道一点,你们的老师是个好人,并且,还要做一个更好的人。你们明白了这一点,就足以使我心安了。

又及,我们学院的领导多次找我谈话,目的是让我放弃我的信仰,他们所说的都是新闻媒介中那些“罪状”,都不成立。因此没能说服我,事实上,也没有任何人,任何社会力量能够动摇我的信仰。但他们已经尽到了他们的职责,希望不要因我而受牵连。

以上所述,辞不尽意,请原谅!

云南法轮大法弟子:杨红军2000年2月10日

附注:杨红军已于2000年2月17日从北京押解回云南昆明盘龙一看守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