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绝食”等问题的一点认识

【明慧网2000年2月25日】经常在网上看到一些功友绝食的消息。对此谈一下我的认识。

有绝食的功友说:“为什么在《转法轮》中师父讲到‘辟谷’这一节?”他认为自己是在炼辟谷。可是师父讲:“我们讲炼功要专一,你不能够人为的想要怎么做就怎么做。你觉得它挺好,你也想辟谷,你辟谷干什么?有的人觉得很好,好奇,或者是觉得自己功夫高了,能够显示显示,各种心态的人都有。”师父在济南讲法中也明确指出大法中没有辟谷这一现象。

有功友说:“我绝食是为了向世人证实大法。”我认为在我们还没有开功开悟之前,想用超常的办法来证实大法,这种心本身就不对。人就在迷中,必须在迷中悟。其实师父只要把我们的功能开放一点,足以使常人震惊得目瞪口呆以致完全的信服。但是现在不能这么做。

许多功友在拘留所里、牢房里绝食,确实出现了许多超常的现象。对这一点我现在这样悟:师父就看你那颗对大法坚定的心,因此在看护着弟子。我认为绝食这种做法不是大法的形式,这只是人的行为。而一些大法弟子在失去人身自由、学法炼功的权利被无理剥夺的极端情况下,用生命去争取修炼的权利,用绝食来表达“不修炼毋宁死”的决心,这属于个人行为,是个人用人的办法来争取修炼的环境。这种做法是否妥当,还值得大家再悟一悟。但是绝食本身不是大法中的东西,也不能有意无意的把“绝食”二字当作法中的东西在传,实际上是在往法中加人的东西,还可能误导一些学法不深的学员。每个人有不同的修炼道路和状态,不能够照搬照抄。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应尽可能的用法来严格要求自己,一切行为方式都要尽可能的符合法中的要求。在维护大法的过程中,也要用法理来指导自己的行为,用理性来认识大法。要百分之百地用善的一面。大法整体的走正,和每个弟子的行为都有关系。

师父在《我的一点感想》中写道:“说心里话,‘法轮功’的学员,他们也是修炼中的人,还有人心存在,在不公正的对待下,我不知他们还会忍多长时间。这也是我最担心的”。

看到网上“关于‘决裂人’的理解等想法”这篇文章,深为赞同。最近有件事让我对自己的执著有了更深的认识。前几天有警察到我家要我们交书,否则要搜,我当时的想法是:用生命保护大法书,对他们说:“除非把我的命拿走!”决意用头撞墙的办法誓死阻止他们拿走大法书。(因我家阳台、窗户都安有防盗网,否则我会用跳楼的办法)。后来他们没有搜就走了。

然而事后我感到,我当时的反应有点过激,有人的东西、不善的东西在里面,情绪也有点激动。再往深了悟,我觉得这件事不是偶然的,暴露了我的执著。我已经把保护大法书当作一件事在做,把能不能保护好书当作最重要的事,过于看重这个形式和表面结果,并以此来衡量我能否为大法放下生死,而忘了师父所说:“提高层次是根本。”哪怕是在做最神圣的事,也是为了修炼提高啊!我想师父最愿意看到的是弟子的心性真正地提高上来,能够达到圆满的标准,如果我真的为保护书而自己放弃了生命,却还有执著未去,达不到标准,我想那不是师父所愿意看到的。有“为大法可以付出生命”这颗心就可以了,自己放弃生命并不是师父所教导我们做的,不要人为地去给自己安排修炼的路,我悟到师父在担心我们能忍多长时间,我们一定要以法为师,按法的要求去严格要求自己,不要被人心所带动。师父还说:“我们的圆满形式一定是光明磊落的。”所以我们要珍惜生命,珍惜修炼的环境。大道无形,在任何艰难的环境中我们都可以修炼,都可以提高心性去执著。

常人社会的形势是天象变化带动下出现的,一切都是为了正法与弟子的修炼,大气候反过来正是检验学员、让弟子提高的最好方式,我们可以按自己对法的领悟用各种形式去维护大法,但不要执著,强求结果。其实一切都是有安排的。师父说:“做而不求——常居道中。”(《洪吟》)

我还悟到:师父给我们讲出的是概括的法理。遇到具体事情怎么做?得根据不同的情况以及弟子在不同修炼层次的不同认识自己去把握,要从法上去悟,不能固守表面形式,不能走极端。师父在《取中》经文中告诫我们:“由于弟子们认识上的差异,有一部分弟子总是从一个极端转到另一个极端,每当看到我写的法就偏激去做,从而又带来新问题。我叫你们转变人的认识不是叫你们固守人认识大法这一状态,但也不是无理智而神神叨叨的,是叫你们清醒地认识大法。”

以上只是个人在现有层次上的一点认识,望能抛砖引玉,共同切磋。如有不妥之处请指出。

大陆学员 2000年2月24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