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教授致信全国人大及国家领导(附大庆学员上访信)

【明慧网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八日】
九届三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秘书处并各位代表:

您们好!我叫XXX,新疆某学院退休教师,副教授,中共党员,法轮大法修炼者。1999年曾在大庆居住。我想借这次大会开会的机会,向您们反映一下大庆和新疆某些公安人员执法犯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情况。

99年我在大庆居住期间,在与大庆学员切磋中,大家一致感到政府把法轮功定为邪教是一个大错误。不仅它所依据的事实是莫须有的、站不住脚的,而且它也没有经过司法部门依严格法律程序的正式审理。它所造成的后果是十分严重的。出于对党和人民的责任感,我们认为有必要向政府反映真实情况。于是,我们写了一封上访信(原信附后),制作了“法轮大法好”横幅,280多位学员在上面签了名。后来,此事就被大庆公安部门发觉,当作大案处置。目前,大庆的监狱关押了许多法轮功学员。他们的罪名仅仅是上访或“串连”。为堵塞学员上访之路,一些单位强迫学员每人交出5000元至上万元“保证金”,一旦学员上访,单位就派人用这笔钱去抓你。还有的用子女、配偶下岗来危胁学员,搞得人心惶惶。

我回新疆后,得知新疆也抓了不少大法学员,现在仍在不断地抓。理由也同样是进京上访或集体公开炼功。有位学员仅仅因为给当地县政府写了封反映法轮功真实情况的信,就被拘留15天。新疆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体罚迫害非常严重。在乌市六道湾看守所,一位女学员因坚持炼功被戴上只有死刑犯才戴的手脚连铐。人直不起身子,还要被管教押着“游号子”,到一个号子就问“还炼不炼”。因为她不说不炼,被铐了数日,吃饭、解手都得同室难友伺候。

到目前,新疆约有30多位大法学员被判1~3年劳动教养,关押在乌鲁木齐、石河子等地的劳教所中。在乌鲁木齐乌拉泊劳教所,大法学员受到比刑事犯更苛刻的待遇:刑事犯家属每周都允许探视,而大法学员家属一个月才能探视一次,且只准直系亲属探望。亲人见面谈话,管教人员就在旁边监视,甚至抢着替被探视学员回答问题。每次探视前后,被探视学员都要被脱光衣服检查,不准任何信件、书籍带进带出。因此,狱中真实情况外界很难知道。该劳教所不准学员炼功,违者要受残酷体罚。如规定很高的劳动定额,8小时完不成,学员被迫加班加点,甚至要通宵达旦地干。因为坚持炼功,有的学员被捆住手脚扔到雪地里;有的女学员被剃光了头发;有的被强迫连续几小时在风雪中跑步。

(以上情况非我亲眼所见。我是根据从新疆狱中放出的学员和去狱中探视学员的亲属讲述而得知的。有关数字我更没有条件去做准确统计。)

各位代表:我国是一个依法治国的社会主义国家,然而,现在法律正在遭到无情践踏。宪法赋予公民的信仰自由、人身自由和向政府提出批评建议的权利被剥夺殆尽。上访就等于犯罪,这已成了一条不成文的法。公安人员这么做,这不是在人为地割断党和人民的联系,在人为地制造广大群众与政府的对立吗?这样下去岂不是要把党中央驾空,这不危险吗?再说,我们一不干涉政治,二不反对政府,我们就是修炼自己的心性,提高自己的心性,做好事而不做坏事,早晨大家在一起炼炼功,这对社会有什么危害呢?可就在不久前的2月15日清晨,在乌市僻静的鲤鱼山上,十位法轮功学员正炼功时被抓了。(到今天还没放)。试想,现在看病吃药这么贵,许多单位报销不了,这些学员通过炼功不用吃药了。这么好的事政府非但不支持反而要抓她们。让我们怎能心服呢?为此,我请求您们,按照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纠的原则:

1、将大庆学员因公安截留未能递交的联名上访信呈送给江泽民主席。

2、责成有关部门追究大庆和新疆某些公安人员执法犯法、严重侵犯公民人身自由权利的行为。

3、鉴于:法轮大法是一个有亿万群众参与修炼、已传播至三十多个国家地区、在全世界享有崇高声誉的功法;鉴于:1999年以来我国政府对法轮功的取缔和大规模围剿在国内外产生的极其恶劣的影响,我请求本届人民代表大会,依宪法第71条的规定,就法轮功问题组织专门的调查委员会,吸收各界专家权威人士参与,对去年7月以来政府强加给法轮功及其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所有罪名,以及各地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情况,进行一次全面、公开、公正、客观的调查。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广泛听取广大群众、特别是法轮功学员(包括狱中学员)的意见。并将调查结果公布于众。

4、根据调查的结果,重新审视对法轮功的政策措施,撤销对法轮功的邪教定性及所有诬陷不实之词,还李洪志先生和法轮功以清白,给法轮功学员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

各位代表:您们肩负着全国人民的重托,敬请您们切实履行人民赋与您们的法律监督的神圣使命。

此致

敬礼

新疆法轮大法学员 :XXX
2000年2月24日

通信地址:(编者略)


附件:致国家领导人
尊敬的江泽民主席、李鹏委员长、朱镕基总理、李瑞环主席:

您们好!

我们是大庆地区法轮大法学员。您们为国操劳,日理万机,本不忍打搅。但半年来的事态发展,尤其是把法轮功定为邪教,我们实在太难以理解和接受了。这一错误的定性及据此而采取的镇压措施,极大地伤害了广大学员的感情,甚至使一些人动摇了对党的信念。作为法轮功的修炼者、受益者,如果我们再不站出来向您们说句公道话,我们就不仅是对大法不负责任、对我们自己不负责任,也是对党、国家和人民不负责任。

在修炼法轮功之前,我们中有人曾因病魔缠身而失去生活的信心;有人曾为酗酒、打人而家庭不睦;有许多人因执著地追求名利而身心疲惫;还有人为嫉妒、仇恨而变得冷酷、虚伪。面对市场竞争、医疗改革、下岗待业、子女前途等诸多压力,我们都活得很苦、很累、很迷惘。但是,自从修炼了法轮大法,上述所有的难题都神奇地化解了,我们就象变了一个人。修炼不仅使我们的身体健康了,更宝贵的,它使我们不再为个人的私欲活着,而树立起了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更高人生目标。现在,在社会上,我们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在单位我们是任劳任怨的好职工;在家庭里我们尊老爱幼;在处理人际关系时,我们处处以他人为重。由于按真、善、忍做人做事,我们的心灵获得了从未有过的纯净、祥和、幸福、愉悦。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国家就容不下它呢?我们实在想不通。

为充分表达我们的共同心声,我们制做了这块横幅,绣上了“法轮大法好”五个红字,并庄严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现在,我们把它郑重地呈送给您们。我们这么做,不是故意和政府唱反调、向政府施压,我们就是为了一件事:请求党和政府在法轮功问题上实事求是。电视上播出的那些所谓因炼了法轮功而自杀、杀人、不好好工作、不努力学习、不照顾家庭等等,无一例外,都是违背了法轮功的法理,他们根本代表不了法轮功。相反地,成千上万真正按法轮功法理修炼的学员,全都通过修炼获得了身心健康。怎么能对绝大多数学员的真实情况视而不见,只根据那极少数人的事例就说法轮功是邪教呢?这么做,我们的心不服啊!

您们不要看表面上有多少学员写了“保证”,其实大多都是在压力下讲的违心的话,他们在自己家里并未中断过学法炼功。还有许许多多炼功者抛家舍业,自掏路费,风餐露宿,进京上访,他们就是想向党和政府说一句真话。可是政府却把他们当成了危险的敌人,将他们拘捕,用专政手段对待他们。不但浪费了宝贵的人力物力,而且造成了极坏的国际影响,我们感到非常痛心。我们不希望看到党和政府重犯历史上曾犯过的错误,不希望看到我们热爱的这片国土上出现更多的冤假错案。敬请您们在百忙中听听我们的肺腑之言,为了国家、民族和人民的根本利益,重新考虑对待法轮功的政策。

此致

敬礼!

大庆地区大法学员(王天佑、王斌等284人签名)
1999年12月12日

(注:签名名单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