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之行(三)--东伦敦、Cape城、后记 【明慧网】

南非之行(三)--东伦敦、Cape城、后记

【明慧网2000年2月29日】 南非之行(三)--东伦敦(East London)

东伦敦座落在南非的西南海岸线上。虽然城市不太繁华,然而却很雅静。东伦敦是我们停留的第二站。也是最长的一站。我们租了一幢别墅。主人Teacia到外地度假去了,所以她把整个房子提供给我们。在我们到来之前,她曾热心地帮我们做了许多工作。如到邮局代我们取书和资料以及预订开介绍会用的场地等。

在这里,我们要用八天的时间办一期九讲学习班。为此,黑人M先生、他的妻子、女儿和儿子一家四口于26日从莱索托(Kingdom of Lesotho)驱车八小时来到东伦敦。他是两周前在网上无意中看到法轮功在中国的遭遇后,而对法轮大法产生兴趣的。当时他立即与大法弟子W联系上了。当他从W那里得知我们要来南非的消息后,立即与我们取得了联系。根据我们的行程安排,他选择在东伦敦与我们见面。他把全家的度假内容改为参加法轮大法学习班。在我们到达东伦敦的同一天,他们全家也到达了。

参加九讲学习班的新学员中,还有从约翰内斯堡来的E女士和她15岁的女儿。通过与我们在约翰内斯堡的接触,E女士对大法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很愿意做联系人。我们非常希望她能够利用这次难得的机会,参加九讲学习班,加深对大法的理解。她遗憾地告诉我们:“我很想随你们去东伦敦参加学习班,可是我的确没有钱买机票。”看到她那可贵的求法之念,我们大家给她买了飞往东伦敦的机票。

27日下午开班之前,大A和小A在调试电视和录像机的频道。一般说来,这不是一件难事。然而,在他们调试多次后,我们只能听到声音,却看不到图像。一位学员怀疑是不是我们的录像带与录象机的制式不合。在来南非之前,我们曾特意对这里使用的制式进行了确认。小A为此曾花了几个晚上按欧洲制式转录这套新版的讲法带。如果在开班之际发现带子的制式不对,可不是一个小问题。这是一个考验。大A和小A很快地平静下来。当他们再试一次时,电视上突然出现了师父讲法的图像。大A和小A相对着笑了,我们也笑了。虽然大家没有说什么就开班了,但学员彼此心领神会。

第一讲后,我们进行了交谈和解答新学员提出的问题。此时,M先生对我们说:“如果明天我的妻子和孩子们不在学习班上出现,请你们不要感到奇怪,因为他们是陪着我来的。”学员M接着他的话顺口说出:“如果明天你的妻子和孩子们在学习班上出现,请你不要感到奇怪。”M的妻子和我们一起都笑了。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流露出一种喜悦和聪慧的神态。我们注意到她与刚进门时的她已经不一样了。

M的妻子不大爱讲话。她是一位大学生物学教授。M先生是一个生意人。在前一段,他经受了一些经济上的挫折。现在,他很乐观。他准备到另外一个城市去完成他的经济硕士学位。他们夫妇都非常喜欢大法。他们愿意帮助更多的南非人了解法轮功。

在进行九讲学习班期间,我们曾租用该市博物馆的一个活动厅利用28日和29日两个晚上举办了两个法轮功介绍会。第一个介绍会对我们大家都是一次心性上的考验。28日晚6点半,我们部分学员提前带着各种大法资料来到了博物馆的活动厅。然而,厅门紧锁着,里面空无一人。开始我们以为找错了地方,但绕了一圈发现所有的门都是锁着的。这时,参加介绍会的人陆陆续续地都到了。没有人来给我们开门。经过商量,我们决定将介绍会改在我们的住处进行。当我们向与会者说明实际情况和我们的决定时,他们表示理解和支持。于是,一个长长的车队来到了我们的住处。此时,学员M等已经及时地将楼上的大房间布置完毕。介绍会开得很成功。29日晚的介绍会是按计划在博物馆的活动厅举行的。

12月31,我们观看了第五讲和第六讲录像带。中国新年的零点正好是南非元旦除夕的18点。我们决定出去到海滩上炼功。17点30分,我们新老学员一起来到了海滩。天下雨了,而且越来越大。大家正在犹豫时,发现离我们不远的地方有一个敞开式有顶廊厅。有几个黑人在那里避雨。这是一个很好的炼功场地。然而,廊厅的右侧是一家餐厅,很响的迪斯科音乐从里面传出。学员L走进餐厅向一名管理人员询问能否在廊厅炼功并简单地介绍了一下法轮功。这位管开始表情严肃,但后来却很柔和的说:“没问题,欢迎你们在这儿炼功。”说完,他就将迪斯科音乐关掉了。我们提前一刻钟随着祥和的大法音乐开始了动功。当我们做第一个抱轮动作时,四周的雨点突然停了。小A后来对我们说:当时正好是18点。炼功结束后,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喜悦的笑容。

晚上,新老学员在一起吃了一顿辞旧迎新的晚餐。大家开心畅谈。小A禁不住拿起了照相机。“Cheese”大家留了一影。来自两国的新老学员愉快地渡过了一个非同寻常的辞旧迎新的时光。

在我们离开东伦敦的前一天,我们应房东的前夫H先生的邀请来到了猪背山(Hogsback)。其座落距离东伦敦120公里的山区。H先生、R女士、H先生的女儿和她的男朋友接待了我们。事先,他们只是想请我们吃一顿具有南非特色的午饭,而我们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计划。当我们谈起法轮功时,他们非常感兴趣。约半小时后,主人们和客人们都出房间。一个意外的法轮功法学习班在H先生家的前院儿开始了。午饭后,我们一边散步一边交谈。散步回来,我们继续教他们学习第五套功法。他们学得都很认真。R女士学得很快。不知不觉中,天快黑了。由于我们要开一段山路并且我们回去还要看第九讲的录象,所以我们不得不向他们告辞。我们走时,他们长时间地向我们挥手告别。

1月3日上午,我们做好了离开东伦敦的准备工作。此时,房东与她的母亲从外地赶回来见我们。她们早已从那些参加过法轮功介绍班的朋友那里听到了对我们这些“好人”的赞扬。她们买了两盒蛋糕,希望能与我们小坐一会儿。我们也想让她们进一步了解大法。于是我们一起喝了茶或咖啡。我们给她留下了大法的书和教功带。她表示她要读一读大法的书籍并与其它学习了法轮功的朋友联系。

告别了房东,告别了东伦敦,我们开车沿着海岸线驶向南非的西上方。


南非弘法之行(四) --Cape 城(Cape Town)

1月5日晚,我们终于来到了游人盛多的Cape城。安顿好行李,我们开始分头打电话,与三位有关人士联系。然而她们中,一个只是客气的敷衍了事,一个虽对法轮功很感兴趣但要去度假,另一个说她本人无兴趣但愿意将其他人介绍给我们。我们准备尽己所能,但顺其自然。

第二天,我们来到了旅游盛地Cape点(Cape Point)。此地被称作“美好希望之点”("Cape of Good Hope")。那天晴空万里,游人很多。我们找了一块宽敞的地方,以蓝天和大海为背景,我们站成一排。悦耳的音乐和缓慢圆的动作吸引了许多游客,他们纷纷到我们前面取资料。学员大A主动停下来,与那些好奇的人们交谈并介绍法轮功。炼功时,许多学员感到心很静。把大法带到这个“美好希望之点”,我们都很高兴。

回来的路上,我们接到一个叫Geven先生的电话。他是那位从说不感兴趣的女士那里得到我们的电话号码的。他很想学习法轮功。他希望我们能通知他教功的时间和地点。虽然我们想租一个场地,但因为人生地不熟会花很多时间和精力。于是我们决定利用旅馆的侧楼厅。该楼厅是我们每天吃早餐的地方。我们向旅馆的老板表达了要租用该楼厅介绍法轮功的愿望。老板欢迎我们在供早餐以外的时间使用侧楼厅并且免费提供给我们。我们取来一些大法介绍资料并希望他有时间来参加介绍会。

1月7日上午,我们先来到了一个市图书馆,向其赠送了转法轮和中国法轮功以及一些介绍资料。图书馆的工作人员对此很高兴,连声地向我们道谢。随后,我们找到了一块较安静的地方展示法轮功。人们有的来拿资料,有的驻足观看。不久,法轮功的简介资料只剩下了几张。此时,附近的露天爵士音乐会响起了音乐。于是我们决定换个地方。我们边走边找能复印的地方。从复印店出来,我们选中了一块地方。虽然在这里休息和过路的人很多,但还算安静。我们在此继续弘法,直到两个小时后简介又被拿光了,我们才停下来。

晚18点30分,法轮功介绍班开始了。除了Geven和他的两个朋友外,旅馆的老板娘也来了。她告诉我们她丈夫也想来参加,但他们中只能来一个人,所以她丈夫就让她来了。由于他们中有很多人是练太极的,所以提出的问题大多都围绕着法轮功的特点和法轮功与其它气功的区别等。我们相互配合,对他们的问题一一做了解答,使他们对法轮功有了进一步的理解。他们都有要得到一本《中国法轮功》的愿望。遗憾的是我们手里仅剩了最后一本(装有76本《中国法轮功》的邮件未到)。在旅馆老板娘的执意要求下,我们把最后一本“中国法轮功”给了她。她表示欢迎其它学员找她借此书。学习了五套功法后,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们与Geven等人决定,利用明天周六的时间办一个功法学习班。

第二天上午11点,参加昨日介绍班的Geven和Sheila以及另外两个新学员来到了我们住的旅馆。由于每周六旅馆要做大扫除,所以老板娘带我们来到了附近的一个小花园。这里非常安静,很适合我们教功。2个小时很快地过去了。教功班结束后,他们随我们来到旅馆。我们将三本《转法轮》、5盒炼功音乐磁带和数份介绍大法的资料带交给了Geven和Sheila并希望他们今后能坚持看书和炼功。他们表示愿意帮助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功。

下午,我们驱车来到了Cape城的两座山上,观览了该市的容貌和日落的情景。一下午我们玩的很开心。

1月9日是我们(除学员B和P夫妇以外)离开南非的日子。在整理行李的同时,大家将手里所剩的大法资料集中起来。我们将这些资料留给了学员B和P夫妇。他们还要在Cape城逗留一个多星期。这期间,他们准备继续与Geven等人保持联系并向其它有缘人介绍法轮功。

20天的南非之行结束了。我们带着南非有缘人士对大法的渴求之心和得法后的喜悦之情以及我们自身修炼的新的体悟回到了瑞典。


南非之行(五) --后记

南非是属于对有关法轮功的消息很闭塞的国家之一。无论是正面的还是从中国政府那里传来的负面的,南非的媒介基本对法轮功无任何报道。世界上还有许多类似象南非一样的国家和地区还没有机会闻到大法,还有许多善良的人仍然在寻求着、等待着和渴望着。

M一家和E女士等是属于已经得了法的幸运者。和我们一样,他们也拥有了一部通向圆满和上天的梯子。然而能不能修,能不能修成,全看每个自己。在修炼的路上,考验是必不可少的,磨难也是不可避免的。

M一家讲法班结束后,兴高采烈地驱车驶往莱索托(Lesotho)。他们的车在路上刚开了4个小时,突然就出故障了。他们费了很大的周折才把车送到当地的修车场。虽然那天晚上他们很晚很晚才乘一位朋友的车回到了家,但是他们悟的却很好,知道这是一次考验和一次还业的机会。在给我们的电子信中M先生说:法轮大法使他们全家人的身心都收益非浅。M的妻子说也告诉我们:她和孩子们经常谈讨真善忍,他们也常炼功。M先生现在Cape城的一所大学继续他的经济硕士学位。他给该城带去了第1套讲法录像带。他愿意为更多的有缘之士得法而尽自己的一份力量。一周前,M一家寄来电子信表示愿意参加4月份在瑞典召开的法会。虽然由于时间和地点的变化使他们不能如愿,但是大法在他们心中的位置足以可见。

E女士现在正经历着净化身体和多方心性方面的考验。我们不断地通过电话和电子信箱关心和鼓励她。E女士15岁的女儿则来信希望我们能给她寄去一套配有英文同声翻译的讲法磁带。

自从回到瑞典,我们每个人都以不同的形式与那些参加了介绍班和学习班的人保持着联系。南非之行是我们弘法的开始,而保持和他们的联系则是我们这次弘法的继续。在解答他们提出的问题和鼓励他们精进修炼的同时,也是在修我们自己。每当有人提出需要9讲大法录像带和大法书籍时,我们都非常高兴地将所需资料准备好,及时地给他们寄去。

在当今法正人间的历史时刻,向没有机会闻到宇宙大法的人和向还没有真正了解宇宙大法的人弘法具有其特殊的意义和新的内涵。弘扬大法和证实大法更是我们这些有条件走出去的海外弟子义不容辞的责任。如果世界上能多一个知道宇宙法理的人,那么就多了一个好人。即使此人修不成,那么他也会进入到下一个新的世界。他今后的生生世世都会因此缘而深深受益。

近20天的南非弘法之行,对我们每个修炼人都是一个极好的修炼过程。我们都不同程度地发现了一些自己藏在深处的执著。虽然此行弘法效果很好,但不是一帆风顺的。阻力有的来自我们本身的执著,有的来自对方的执著,还有的来自另外空间那些旧的势力。然而,大法的威力是无比的。修炼大法的人毕竟不是常人。我们通过学法交流和自觉的正心正念,大家一起攻克了一个又一个的难关。每当我们出去弘法和做与弘法有关的事情时,我们的心都很齐。尽管我们每个人在这次弘法中的收获可能不一样,体悟可能有所不同,但是我们知道弘法是与我们的修炼紧密相连的。我们要在修炼中弘法,在弘法中修炼。

(完)
瑞典学员供稿
2000.0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