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给我祛病魔

【明慧网2000年2月6日】去年4.25以后,由于国内媒体对法轮功进行了铺天盖地的反面宣传,致使许多人对法轮功产生了误解。我修炼法轮功两年多来,身心极大受益,觉得有必要把我的情况讲出来,用事实来说明真相。

我是97年8月得法的有缘弟子。在得法前,由于几十年来在生活上与他人的争争斗斗,搞得一身病,尤其严重的是4、5腰椎滑脱症,给我的生活、工作带来无限的痛苦,由于压迫神经,路不能走,右腿走一步都痛得难受,钻心,走几步就要停下来休息一会儿。右脚底还长了一个茧,整个的右脚边沿都麻木了,没有一点知觉。医生说我如果走路不注意,稍重一点的话,就有腰椎脱下,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医生建议要做手术,但手术又没有哪家医院有把握,这个病魔就折腾了我整整10 年。我16岁上得了严重的急性肝炎,到97年上半年肝区又痛起来了,胸部也痛,背部发胀,到医院做了多次B超检查都是一样,说是有结石,是肝内胆管结石,最大的结石有0.8cm,还有多枚。大家知道,胆管只有0.5cm,可想肝内胆管就更细了,整个的胆管都被结石阻的死死的。因是肝内又不能开刀手术,因此吃了无数的中药还是无用,丝毫无用,胸部痛,胃镜检查是:胃窦炎,十二指肠球部溃疡,加上腰腿痛行走艰难,高血压等疾病的缠身,我的精神垮了,整夜的睡不着觉。我当时才46岁,妻子也常常在一旁流泪,医疗是没有希望了。所有家人亲戚都说不行了,人变得又黑又瘦,不像人样了。

97年的7月底,我妻子的一位朋友送来我家一本<<转法轮>>,说是她朋友放她这里的,这是一本好书,要给好人看,她说我是好人,要3天看完,说是她朋友要来拿。我翻开书看,被书中深奥的哲理深深的吸引了,当天我一口气就看完了,有一些地方我看过后还兴奋的讲给妻子听(因妻子不识字),真是连饭都不晓得吃。看完后,我催我妻子赶快给我联系:我要学这个功,这个功法太好了,多少钱都没关系。

97年的8月9日,我妻子的朋友带来一个人辅导我功法,因为下午时间不够用,也没学会,说是明天到她那里去,这样,8月10日妻子陪我去了,把“法轮功”五套功法一边教,一边做了一遍,辅导我功法的人下午就走了(因为她是外县的,要回去上班),晚上我妻子就和我一起炼起了第二套“法轮桩法”,“头前抱轮”我就感到全身舒服,到了“头顶抱轮”,腰部出现了奇迹,感到一动一动的从未有过的非常舒服的感觉,腿也有劲了,站得动了,夜里睡觉醒来,4、5腰椎脱位处感到有东西在动,一动一动的,非常的舒服,10年来从未有过的舒服感,连续了好几天,就这样,我的腰一天一天好起来了,不痛了。在炼“贯通两极法”和“法轮周天法”时,在一段时间,肝区、大腿根部,脚底、脚边沿、腰部、腋下、手心、指间等处都感到象流水一样的排出凉气,甚至不炼功的时候也排凉气。到了97年的10月下旬后天气越来越凉了,我身体却越来越热了,不用穿棉衣,夜里也不用盖被子,睡觉醒来全身发热。一天晚上洗脚,我妻子惊奇地发现我的脚很白,皮肤很嫩,我一看,脚底的老茧没了,脚的边沿非常灵敏,整个的皮肤象初生的婴儿一样。这些情况,我都向辅导我功法的人及时的通电话反映,她说,你是有缘份的人,都是非常好的现象,你要多看书学法。通过学法,我知道了,原来“人为什么有病呢?造成他有病和所有不幸的根本原因是业力,那个黑色物质业力场。”(<<转法轮>>251页)“要想好病、祛难、消业,这些人必须得修炼,返本归真,这是在各种修炼中都是这样看的。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转法轮>>4页)。从而懂得了做人的真正目的,坚定了修炼的心,悟到了法轮大法才是真正的科学,是超常的科学,更高的科学。

师父说:“关于新学员在一开始学功时,和身体已经调理过的老学员,为什么会在修炼中出现身体不舒服,像得了重病一样哪?而且每过一段时间会出现一次呢?我在讲法中告诉你们那是在消业,消去你生生世世所欠下的业力的同时也是提高一个人的悟性,而且也在考验着学员对大法是否坚定,一直到走出世间法的修炼,这是概括地讲。”(精进要旨<<病业>>)。我修炼一段时间后,突然有一天睡觉醒来,右腿的小腿部疼得难受,然后越来越痛,越来越痛,简直痛得不能坚持,痛得我眼泪哧哧的流,咬紧了牙,两手使劲的抓住床杠,大约半小时左右,突然的消失,消失后,非常舒服,早晨起来走路非常轻快,这样右腿小腿部消业数次,每次消业都痛得死去活来,每次消业疼痛的消失前夕,膝盖和小腿处都冒出很多汗水,很臭。随着修炼层次的提高,我的难也增大了,大家知道,像我这样一个身体,业力是相当大的。师父说:“……我们修炼的人除了师父给消的业以外,自己还得还一部分,所以会有身体不舒服,像有病一样的感觉,修炼就从人生命的本源上给你清理。……所以只能每隔一段时间推出一个两个,这样人能过得去,在难受的过程中又还了业,但这也只是我给你消业以后所留给你自己承受的一点而已。”(精进要旨<<病业>>)。我右边的腰部开始消业,突然的不能动,一点不能动,就像修炼前痛的症状差不多,这时的我知道是师父在给我消业,有一次家中来了几个功友,要吃晚饭了,我的腰突然不能动,他们吃饭,我还是不能动,大约半小时,才好一点,吃了一点饭,功友们对着我,一起学了<<美国讲法>>关于病业的一段,一边念,我的腰部和右大腿根部、膝盖处那凉气象流水一样的,舒服极了。这一段法学完了,这一块业也消了,我告诉功友们,腰部全好了,不痛了,站起来活动给他们看。有时突然不能动,每当这时,我妻子看到这个样子,就过来扶我慢慢坐下,拿来<<转法轮>>翻到“业力的转化”一篇,一边学一边就消掉了,不痛了,这样腰部经过数十次的消业,一次比一次轻,现在一点不痛了。每次消业我都没把它当作病,我想到是好事,是消业,是师父给我消业后我必须承受的一部份,记住师父教诲我们的提高心性的法理,师父说:“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的身体就会发生一个大的变化;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身体上的物质保证会出现变化。”(<<转法轮>>25页)。师父还说“思想境界只要提高上来一点,自身的坏的东西已经去掉一些了。同时你还得吃一点苦,遭一点罪,把自身的业力消掉一些,那么你就能够升华上来一点,也就是说,宇宙的特性对你的制约力不那么大了。”(<<转法轮>>25、26页)。每次消业我都能够顺利的过关,有时打坐中肝区剧烈的疼痛,胸口又痛又难受,心中默念“难忍难忍”,不知不觉中就消失了。我现在正像大法说的:“你会觉得一身轻,走路生风。”(<<转法轮>>285页),我体会到大法确实是神奇的大法,超常的大法。

去年7.20以后,许多警察找我谈话,我就跟他们讲我的亲身经历,他们也点头称是,但他们对我说:“你在外面可千万别说你是炼法轮功炼好的,你只能说你是医院给治好的。”

大陆学员
2000. 1.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