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时报: 我站起来了!

中国对法轮功的客观报道

【明慧网2000年2月6日】 《中国经济时报》 1998年7月10日 6. 百姓广场--

我叫谢秀芬,现年53周岁,河北邯郸农村人,随军家属。丈夫退伍在 301医院当水暖工40多年,现已退休。

我是一个瘫痪了整整16年的病人,是李洪志老师给我重新安排了人生的道路。从此,我获得了新生!

1979年,我在河北邯郸农村公社医院做了结扎手术。在腰椎部位打了麻药,没想到骑着自行车去的,做完手术后就再也没法走路了,一躺就是 16年。301医院诊断结论是:脊椎损伤半截瘫。现有残联发的下肢瘫痪的残疾证。一说起瘫痪的痛苦是难以言表的。我当时已有4个孩子,最小的只有2岁。我生活不能自理,全靠我妈照顾:她也有一个5口之家,干不完的农活和家务;她不但要看孩子,还要侍候我,累得精疲力尽。我常常泪流满面,心已如刀绞。什么时候是头啊?我想不出活路来。我甚至想吃老鼠药一死了之,但为了亲人我活了下来。

弟弟结婚后,我不能在娘家呆了。1989年,我随军来到北京。当时,丈夫每月工资只有四、五十元,一家6口。吃饭都成了问题。最让我难以忍受的是,丈夫上班累,下班忙:做饭、洗衣、看孩子,全是他的事;真是又当爹又当妈,还得伺候我。我总是止不住地流泪。我怕尿床,只好少吃、少喝。谁知在床上越养毛病越多,什么萎缩性胃炎、冠心病、高血压、食道炎、结肠炎、颈椎炎、肛裂等等十几种病,躺在床上下肢不能动,脖子也不能动,简直是活受罪!有一次,我渴了,伸手去拿水杯,够不着,一下子摔下床来,牙也磕掉一颗,趴在地上动不了,直到丈夫下班后才把我抱上床。我心中万分痛苦,真想一死了之。我说:“我这样拖累你,还不如死了好!”丈夫安慰我说:“有爹不如有妈好。你死了 4个孩子怎么办?你躺一辈子,我照顾你一辈子。这样总是一个完整的家呀!要找到好医生还能治好呢。”就这样,我住了几个大医院,找了名医也治不了我的病,我在痛苦中煎熬着......

16年过去了。1996年4月,我妹妹告诉我,他两口子练了法轮大法很好。她说:“炼了法轮大法什么病都没有,你这个病是小菜一碟!”我一听很高兴,但又觉得没见老师能行吗?她说行!还给我寄来了《转法轮》

我想,我是个重病人,怕人家不要我。于是,我先得练腿,让自己能站起来。我试着靠墙站着,边练腿边读《转法轮》。由站几分钟到10 分钟,有时读着读着摔倒在地上,我就跪着读。就这样,不断地读呀练呀,练了3个月腿,感觉腿比以前有点劲了,站的时间慢慢长了。我心里真高兴!

一天, 我让丈夫用轮椅推着我到某公司炼功点去炼功。负责人老安问我:“你有病吗?”我连连地说:“我没病!我没病!”他笑了笑,什么也没说。我心里才踏实了点。我远远地站在西头自己炼,慢慢地向里蹭。

后来他们让我过来炼。我才放心了。这一天,我会永远记住的: 1996年7月1日,我也能和正常人一样炼功了!

从炼功开始,就按照李老师在《转法轮》中的要求去做,我从没想过自己有病。这样,坚持学法,坚持炼功。

两个月后,我身体不痛不痒,原来的什么病也没了,饭能吃了,体重增加了,腿的感觉也越来越有劲了。

我坐轮椅去炼功点炼功有一年了。一天,我和丈夫商量,让他陪我试试拄拐棍去炼功。开始,我走得很艰难,丈夫在一边照看我,走一段在路边坐一坐。我一直坚持自己走。

这样,大约又炼了3个月。1998年2月2日,我拄着拐棍和丈夫去小组集体学法。学完了,我叫丈夫快回家给孩子做饭去。我自己慢慢走着。刚走不远,“放下!放下!”我不由自主地叫着。我以为是别人叫我呢,转过头去看,旁边也没人。没走多远,我又叫起来。我捂着嘴往回走,行人望着我,弄得我特狼狈。

晚上,我一直想这事,我从老安家走到家里用了45分钟,我一直不停地叫着“放下!”。这两个字,这是为什么呢?我反复想,反复悟,终于想明白了:我拄着拐棍怎么弘扬大法呀?

于是,第二天一早,我在屋里开始练走路,就像孩子学走路晃晃悠悠的。嘿!还行。丈夫看见了,焦急地说:“你疯了!这是干嘛?摔着了可就坏了。”我坚定地说:“我要扔掉拐棍走路了!看,这不好好的嘛!”从此,我甩掉拐棍去炼功点炼功了。

这一天,功友们看见我一扭一扭走来了,大家惊奇地笑了,祝贺我重新站起来了!我激动得真想大喊:“我站起来了!是李老师救了我!”

每当我看到老师的照片就想哭!我读着《转法轮》就想笑,有时还笑出声来。我怎能不从心里感谢李老师呢!我要坚定地炼下去。无论吃多少苦我也不怕!我在炼打坐时,用两个十斤重的杠铃压腿,痛得直掉泪。到现在,我能双盘1个钟头了。

我从2月3日开始恢复走路,坚持学法炼功,我简直像小鸟一样老想要飞起来,一般的人走路都走不过我。这就是法轮大法发生在我身上的真真切切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