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驱者的喜悦

千禧年除夕夜天安门护法行

【明慧网2000年2月7日】 夜是平静的,天是淡淡的。

23点左右,广场上人行稀朗,大部分是便衣,西侧的路对面布满警车,便衣和警察晃来晃去,空气似乎凝聚着一种潜在的涌动。

学员渐渐多了起来。约有数百人。有数位白人学员,外地学员若干,北京学员居多。听说白天已经拉走了几十位外地学员。23点稍过,便衣难耐自己的疯狂,开始零星地抓人。一位老奶奶被撕扯着头发拖进了警车。广场中心一位穿白衣服的大姐被强行架起塞入警车,只因为她承认自己是大法学员。23:45分,东北角缓缓走入20多位弟子,便衣们象触电似的一拥而上,围住他们,拳脚相加,强行拉扯,警车呼啸而来。此刻,学员金一突然在广场东北角扯开一面1米高,0.5米宽的蓝底红心的法轮图形,几个便衣失控似的扑了上去,金一灵活躲闪,吸引警力,2米处的数位大法弟子迅速围成一圈,就地打坐。大约4、5分钟后,一群便衣才压住金一,揪他头发,把他塞入打坐的人群之中。金一几天前悟道:此次修炼伟大之处是在于同维护法联系在一起的,否则就不能称之为修炼。可以不分时间、地点、方式。完全用善。天安门在宇宙觉者们的眼中是什么?觉者们犯得上在天安门同常人玩什么政治游戏吗?美国若把大法定为邪教,我会到自由女神像那儿挂法轮图,那么同修们还会认为这也是在破坏大法吗?破坏常人社会吗?如果不是这样,我愿当先驱者。

于是有了金一的壮举,大法造就了金一的伟大,金一的伟大天地可鉴。

此刻突然小陆同2位功友拉开一面黄色法轮图,大约1分钟,便衣赶到,挥打小陆,小陆高呼:"法轮常转",面无惧容。

附近一位学员因就地炼功被2、3个警察踢倒在地,眼镜摔在一边,警察又上前猛踢他的胸口。附近的学员禁不住留下了眼泪。这位学员面色坦然,从地上慢慢坐了起来。

远处广场南边,数位学员一字排开,炼起了冲灌,身边的一位警察慌忙说:"那,那,那……"他们已经顾此失彼。

此刻广场上的学员们,三三俩俩、或一或二、有的打出法轮图,有的就地炼功,东南西北,此起彼伏,遍布广场,恰似朵朵莲花盛开,景象殊胜。警车、便衣魔控似的四处窜跑,气急败坏,八面救火。没有学员的哭声、被打的叫喊声,弟子们都在默默地承受着,无怨无恨,只能听到便衣的撕打声、叫骂声、气喘声、警车的咆哮声。

广场中心簇拥着一批人,北京学员黄玲正在地上独自盘腿,便衣拳打脚踢,但她始终稳如磐石,一向若不禁风的北京学员冯平挺身护住黄玲,便衣警察便撕扯冯平。周围学员聚过来,告诉警察不要打人,便衣们从四处狂风一般窜过来,大约十几分钟后,学员们被全部带上警车。

远处一位瘦弱的女学员刚要拍照,一位便衣扑了上去,她摔倒在地。不一会儿,默默爬起。

24:10,便衣开始大规模带走周围的学员,强行驱赶他们上警车。

这是一群觉醒了的人在护法。

千禧年,先驱的护法者。在他们的心中只有法、只有师父、只有慈悲、大善大忍。一切人固有的观念被层层破除:放下了名利、放下了亲情、放下了"我要修炼"的自我之心;长期尘封的锁被逐个打开:怕被人认为是搞政治、怕破坏常人状态、怕破坏大法、怕不圆融法、怕被人不理解、怕自己没有正悟,一切的一切在"真、善、忍"至简至易的洪大法理中涤荡无存。用真善忍去维护"真、善、忍"没有错,不局限于任何框框条条,向众生展示的是一颗金子般的纯净的心,其实,除了真、善、忍,我们还能保留什么?

24:30,广场上空无一人。

夜,深了,仍然是平静的。似乎谁也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可是宇宙正法的时空中却发生了一件壮举。

先驱的护法者,我感到了先驱者的喜悦。

表弟也被抓了。临行前他做了一个梦:他做了一柄箭,搭上了弓,犹犹豫豫,有人一拍肩头:快射吧!

2000年2月5日
北京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