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夜天安门广场事件有关见证材料汇编 【明慧网】

除夕夜天安门广场事件有关见证材料汇编

【明慧网2000年2月8日】永远难忘的大年夜

2000年2月4日那天,是大年夜。对北京的冬天来说,这是特别暖和、特别明朗的一天。

8点左右,我和另一位国内学到到了天安门,广场上有不少公安及便衣,好几辆警车在广场上巡逻,我俩很快被一便衣跟上了,9时左右,我们8人(其中二个是6岁的小弟子),在两小弟子拉开“大法轮和法轮大法”的横幅同时,我就开始炼“神通加持法”,这时公安便衣立即冲过来,把我们8人带上了警车,送入天安门公安分局。当我一上警车时,一公安立即朝我头上劈脸打来,进分局又遭另一公安踢打。分局铁栅栏里面已经关满了大法弟子,走廊上也站满了国内大法弟子,他们齐声背着《论语》,震撼人心。

後来,我们几个又被带到北京公安“五处”。北京公安不少人认出了我,并对我说:你已经到北京来过三次护法,不要再来了。今天--大年夜,在天安门广场有两千多学员被抓,绝大多数是北京学员及国内学员,国外学员很少,但我们护法的心紧密相连。我们共同渡过了一个永远难忘的大年夜。

师父在芝加哥讲法中说“你们现在的修炼和正法连在一起真正伟大之处就在这里。”“能够在世界上圆融着法,这才是最伟大的。”这不仅仅看你个人的修炼问题,也是为法做出一些贡献,伟大之处就在这里……。”想到师父给予我们提高的每一次机会,这是师父的洪大慈悲。我们的生命与正法连在一起,因为我们生命的一切一切是由大法所给。没有大法,就没有我们的一切。

澳大利亚学员
2000年2月6日


大法旗帜在派出所高高举起
--除夕夜天安门广场派出所见闻

2月4日午夜,我去天安门广场炼功,碰到许多去天安门广场的大法学员,被警察和便衣抬上警车,送到了天安门派出所。

在派出所里,学员们大声的背诵着《论语》、《无存》和《分明》。

警察为了阻止学员背诵,从楼上往学员身上泼茶水和污物,打骂声不断。

大约12点20左右,在广场上未被打出的7、8面大法旗帜在这里被大法学员展开了!警察上前强行夺走了二、三幅横幅后,学员们高声连续背诵"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

此时此刻,大家的心越来越齐,不约而同的拥向"法轮大法"和"真、善、忍"等横幅,凝聚在大法旗帜的周围。外围的学员不论老少,特别是老头、老太太,用自己的血肉之躯阻挡住了一次又一次警察的冲击,使大法旗帜持续高举了半小时左右。

"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的声音回荡在派出所上空。大法的威力展现时,警察退却了,许多学员流泪了。

此时,学员中发出一女学员的声音:"上广场!"数百名学员堂堂正正齐心向外走,警察根本阻挡不住,直到从门外冲进十几名武警,与警察一起才将学员们挡在院内。这时,有一名武警军官过来照相,大家将大法横幅举得更高,并鼓掌。当有人过来录相时,大家背诵《无存》的声音更加洪亮。

过了一会儿,警察开始请学员上车。学员们以为要送到体育场,就主动收好大法旗帜,想在体育场重新打出。

心中自有法轮常转。在派出所,当我仰望天空时,看到光芒四射的大法轮罩在我们身上……

一位从派出所走出来的学员

2000.1.5


除夕夜被捕学员的去向点滴

龙年除夕夜去广场的部分学员约凌晨一点由天安门派出所分四辆大公交车被送昌平收容所。那里警察询问抓来的人中有没有不炼法轮功的(抓错的可以放),一位小弟子眉清目秀,惹人喜爱,估计警察想放她,便多次说她不是炼法轮功的,但小弟子总说是。

初一晚上8点以后,部分学员被单位带回。其中高教的有北京大学金英,化工大学吴海帆、陈海风等。据说高教口约有8人已被公安十四处刑事拘留于雍和宫附近的北京第三看守所。


除夕夜天安门广场护法纪实

今夜有众多大法弟子不约而同走向天安门。来自美国、澳大利亚、北京及外地弟子从四面八方靠近广场。

广场方圆几公里内布满了便衣和警察,每一个通往广场的路口及通道都有警察把守,警戒覆盖面之大,直至前门大街地区。他们虎视着每一个过路人。从晚上11点左右开始抓人,在广场以外的大街上先抓,110警车到处都是,所以很多弟子在云集过程中被抓。广场上几乎没有游人,除了便衣就是大法弟子。当时间接近12点时,满城响起鞭炮声时,广场上骚动起来了,一些弟子开始炼功或打出横幅、旗子。便衣们一看见就发疯似地冲过去暴打弟子,有的弟子被打得满地翻滚,血溅在地上。警车装满人后,马上开到附近的分局卸人。广场的警车暂时减少,但很快又补充上来。

在我的前面,有几位男弟子骤然拉出大法横幅,七、八个便衣狂奔过来拉扯横幅,弟子们合力争夺,直至被打倒在地上,抓上警车。接着警察把停留在广场上及周围的人驱逐出广场。大约在12点10分,广场被全部清场。

来自纽约的大法弟子燕子女士(我不知道她的姓名)因照相被抓。

我于大年三十北京时间下午4点被北京东城区看守所释放,当晚十点又去了天安门,目击了整个事件。到现在为止尚未被抓,但电话可能被监控。

大陆弟子 2月4日


除夕之夜在北京天安门

我是一个美国小弟子,小名叫豆豆,今年14岁。我是在一月初来到北京与北京弟子交流和护法的。除夕的晚上,我计划在天安门广场与其他弟子转大圆圈,正转九圈,反转九圈,中间是巨大的法轮图形。以这种方式来度过除夕,迎接新年。我在12点整到达天安门广场。我当时在马路的另一边,看见那边已经有人在地上打坐,我就飞跑着过了地下通道,因为我将是这个圆圈的一部分。但是我当时又悟到,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去与那些还没有走出来的北京弟子切磋,去唤醒他们,叫他们走出来。所以我没有去转圈。

在我没有从地下通道跑出来的时候,我就听到一个老人的声音,说:“谢谢!谢谢!”我跑过去一看,一共两辆警车和一大批武警及便衣正在打一些大法弟子。并把他们打倒在地上。其中有三个武警在猛踢那个说谢谢的老头儿。很快,大法弟子就被武警们推上警车拉走了。这时,广场的东边有弟子拉出一条大横幅,上面写着:“法轮大法”。一群便衣发狂似的,边跑边骂,冲过去扯下了横幅;三秒钟后,在我身边又竖起了另外的横幅,是红底黄字,上面写着“法正人间”。当时我太激动了。那是一条6米长的大横幅,是我见到过的最漂亮的横幅,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不过他只展示了两秒钟,就被一帮便衣发疯似地抢了过去,并凶狠地猛打我们的弟子。

忽然,我听到一声狂叫:“这里!”有个便衣往广场的西边跑去,在那,竖起了一条写着“法轮常转”的横幅,虽然只展现了一秒钟,但我认得它。因为它是我和一位澳洲弟子共同制做的。

一分钟后,大约有50多个弟子围着坐成了一个圆圈,是在广场的正中央。武警们像发疯似地跑过去,其中一个武警把一个弟子踢飞了有两尺多高,其他武警也上来猛打这位弟子;紧接着警车开过来了,弟子们上车后,警车就开走了。他们走了后,我看见地上有血迹和许多打碎的眼镜镜片。

大约15分钟后,武警开始清场,广场上空无一人。

(2000年2月7日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