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把门的警察留出一条路来


【明慧网2000年3月1日】请把门的警察留出一条路来让政府真正听到群众的心声

2月23日下午,我去永定门西街甲1号信访局上访,在大门外被一群便衣团团围住,有的拖住我的包,有的横手挡在我的面前,大声喊:“干什么的?把你的证件拿出来!”,“是不是炼法轮功的?不准进!”我告诉他们:“我是中国公民,来上访的。至于说什么事我进去给信访接待的同志讲。”他们又说:“肯定是炼法轮功的,你是哪里的?”我说:“是四川的。”这时大部分便衣就散开了,四川的几个便衣就把我拖到路边,问我是哪个地区的,要说真话。我告诉他们:“我是XX的法轮功学员,是法轮大法的受益者,还要继续修炼法轮大法。我因为炼功进了三次监狱,被单位辞退公职,党内除名,我来上访是反映真实情况。”他们说:“不行!你去也没用。最多就是填个表,就送你去北京拘留,然后送原籍判刑。”我说:“那我也要进去填个表。”一位遂宁的便衣说:“不行!我今天就是不让你进去!你回家炼去吧。”又把我拽了很远才放手。

朱镕基总理2月14日看望信访局的同志时说,信访工作十分重要,是党和政府密切联系群众的桥梁和纽带,……人民群众通过来信来访反映情况、申诉问题、提出建议,这是对党和政府的信任,是对国家大事的关心。他要求,必须确保信访渠道畅通,特别要鼓励和引导群众对党和政府的工作,提出建设性的意见。可是,这么多的警察把门不让进去,政府怎么能听到群众的心声呢?公民上访的权利又怎么能受到法律保护呢?

我叫XX,女,37岁,大专文化程度,以前是XX市教委主任科员、共产党员。因为坚持修炼,今年1月被单位辞退、党内除名。

94年底,我参加广州第五期法轮功学习班,走上了修炼的路。通过修炼法轮大法,不但身体得到了净化,多年的陈疾一扫而光,每年要住几次医院的历史结束了,每天不断的药篓子扔掉了,给国家节省了大量的医药费,给单位和家庭减轻了负担,自己也真正尝到了没病一身轻的滋味。更重要的是通过修炼法轮大法净化了心灵,思想境界得到升华,道德标准得到提高,明白了人生的价值和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明白了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只有符合“真、善、忍”宇宙特性才是真正的好人。在工作中忠于职守、任劳任怨、不计名利、廉洁奉公、遵纪守法,认真完成本职工作和领导交给办的其它工作,受到领导和同事的好评。在生活上,与世无争、与人为善,严于律己、宽以待人,用善心对待周围的一切人和事;遇到矛盾找自己的原因,不抱怨别人。虽然我还有许多不足,但我愿意用“真、善、忍”的标准不断要求自己,使自己达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境界,返本归真。

4.25以来,我按照李老师讲的“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用祥和的心态来对待所发生的一切事情。7月21日我被派出所留置盘查2天,被抄家。9月份我被送到“XX 法轮功学员强化转变集中学习班”集训。当时对自己做为一个受宪法保护的公民却受到诸多的不准,如“不准出大门,不准散步,不准打电话,不准串门,不准接见,不准炼功......”等等感到费解和不平。但想到自己是炼功人,李老师说:“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觉者执著心无存,静观世人,为幻所迷。”想到政府花那么大的人力、物力,组织了庞大的由党政机关领导、公安、武警、刑警人员组成的班务工作组来转化学员,这是政府不了解法轮大法,同时也体现了政府对法轮功的重视,我应该珍惜这次机会,用自己的言行让他们真正了解法轮大法,了解法轮大法的学员。我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当好学员。一个月集训结束时,他们对法轮功学员坚修大法,并愿意用生命来护法的信念表示敬佩,对我们的言行感到很悲壮,同时也为我们将失去的一切感到惋惜。由于我没有转化,还要修炼法轮大法,就把我从学习班直接送到犍为县看守所治安拘留15天,还有几位学员送市中区拘留所治安拘留10天。

15天后,单位派人把我接回家,第二天照常上班。其间我没有接触过任何学员、更没有做过任何违法的事,下午通知我去派出所后被拘留1天,然后送市中区拘留所治安拘留15天。后来从公安人员那里得知,是因为其他学员去北京上访,为了“保护”我,才把我关起来的。从拘留所出来后,对我进行监视居住,我按照公安局的要求每周星期一至星期五去公安局报到,星期六、星期日不签到。有一个星期六、星期日我去外地看望一位朋友,没有请假(我不知道星期六、星期日外出需要请假),回家后以不请假外出为由被送到乐山市看守所刑事拘留1个月。之后监视居住至今。

在整个过程中,我对单位、公安及其它职能部门对我的处理没有怨恨、不觉委屈。没有工作,自己再去找,苦点、累点也没有关系,只要能生存就行了,我们求的不多。可是因为我是炼法轮功的,没有单位敢用我,至今未找到工作。

在监狱里,学员杨小英、罗莉因炼功被罚上死刑床10多天,四肢用铁铐铐上,不能动弹;夏桂莲因看书被罚关小间,手铐起后,挂得很高,非常痛苦(听说以前没有女犯关过小间);39位女学员因炼功被罚,许多学员挨打;赖华的脚被武警、管理打伤,一位值班的武警看着她红肿的脚不能行走时,内疚地说:“我知道你们是好人,但军人的天职就是执行命令。”她脚伤未好,又被送去资中劳教。……

如果说我们的行为能唤起善良人们的良知,能让更多的人去深思:法轮功为何有如此大的力量,使众多的学员愿意为之付出一切?能使更多的人去真正了解法轮大法并从中受益,吃再多的苦,我们也愿意。

通过我的经历和亲眼所见大法学员的表现,深切地体会到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能使人祛病健身,能使人道德回升、人心向善,对社会安定有好处,对国家有百利而无一害。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在我的生命中已溶进了法。没有法轮大法就没有我,任何阻力都阻挡不了我坚修大法这颗心,我将坚定地修炼下去。希望党和政府真正地了解法轮大法,倾听群众的心声。

2000年2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