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思绪随笔


【明慧网2000年3月12日】一些问题在脑子里转了有些时候了,同一个问题的答案常常会变,问题的内容和数量也在变。一直把这当成个人修炼中的一部分,加上每天很忙,就更无心把这类想法写出来。可有一天听到一些学员议论几篇文章如何有道理,包括近来出现的两篇假经文,我心里打了个“咯噔”,不由想坐下来静静地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绪,也为了方便和大家探讨。能写多少算多少吧,顺其自然。

一、护法和安定实修

这个问题比较大,近来的假经文都在这里做文章。安定实修是修炼的必需,修自己的心也是对的,我们是修炼中的人,正法的事是师父在做,但在正法的特殊历史时期,个人修炼和护法是什么关系呢?

目前我个人的理解是,修炼的人在任何环境和历史条件下都得修自己、不断提高心性和层次,这甚至可以说是正常修炼时期修炼的最大内涵。复杂的是,我们这批修炼者生活在正法的特殊历史时期,宇宙中一切旧的要被正过来,不能同化的即将被淘汰,新的一切正在被开创。因此我们修炼中的一些形式、过程和内涵不一定(甚至肯定)是将来正常修炼时期或者说后人的和平修炼时期所没有的,比如进京上访为大法说明真实情况、天安门广场炼功请愿、在美国或者加拿大国会门前静坐请愿、争取联合国和世界人权组织的支持、办因特网交流传播大法信息、为大法正名而坐牢等等。这些过程中的东西在今后和平时期的正常修炼中恐怕是没有的,但这并不等于说在当前的正法时期有这些内涵和形式就是错的。恰恰相反,正法是一个非常特殊而伟大的历史关头,作为这个时期的修炼者,我们有我们特殊的福分--师父亲自传法指导修炼,同时我们也有着我们特殊的历史责任--在人间配合师父正法,凭着自己对大法的坚定信念和赤诚之心尽一切努力做顺应正法天象的护法弘法之事。师父讲过,佛道神是宇宙伟大的保卫者,我就想,维护大法应该是觉者的本性吧,我们修成的那一面已经完全觉悟了,而我们要完全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现在面对大法在人间遭到取缔和破坏,我们真正的本性能无动于衷、袖手旁观吗?

至于说护法中如何修炼自己,那该怎么修就怎么修,人和人不一样,但只要是弟子就都是师父在管的,因此在任何场所遇到任何事情都会被安排着修炼心性、提高层次。至于有人说因为自己在做什么什么事时感到提高了很多,就反过来证明自己做的那件事一定是师父安排的,我想这个逻辑可不一定成立。举个极限的反例,邪魔猖狂破坏大法,却反过来被师父用以弘扬大法、帮助弟子提高,而且的确起到了弘扬大法并使学员提高层次的作用,能说邪魔的猖狂破坏是师父安排的吗?

有人说,大家来历不同,先天的境界和现在修炼所达到的层次不同,所以有人需要站出来护法弘法,有人则需要关起门来在家安定实修。怎么说呢?可能有这样的因素,也可能没有。不过有一点相当肯定:在大法弘传人间的这个时刻、在师父亲自传法带弟子的这个时候、在整个宇宙正法的特殊历史关头,有胆量下到人间有福分直接聆听师父教诲有机会为大法做贡献的生命少之又少。一亿也好,两亿也好,在人间算是个大数字,可和宇宙中存在的高级生命的数目比起来,可能不仅仅是凤毛麟角能形容的珍贵稀少吧。“一梦万年终靠岸”,下来后人间漫长的历史岁月都捱过去了才等到今天,个人修炼中那通向圆满的关键性一步能否迈出、“发心度众生”的誓言能否最终兑现,从何判断呢?

二、镇压和镇压的持续

正法修炼从来都要经历魔难,大法的传出更是如此。但是,魔难是为了树立正法和正法修炼者的威德,为了考验修炼者的正信。从这个意义上我理解出现大的魔难可以称作必然。但是今天发生在中国大陆的镇压已经超出了我理解的那个必然:发生在中国的镇压已经不仅是百般阻挠修炼者保持正信,而且是企图利用小人的淫威和专政的暴虐从肉体上消灭坚持修炼的大法弟子。这难道还不邪得致极吗?不是邪魔的猖狂吗?不是宇宙旧势力拒绝同化大法的最后顽抗吗?虽然这些也被用来使学员修炼提高,但压在学员身上的魔难,不象单纯是学员个人的业力所致。况且,这镇压的矛头直指大法和师父,而不是因为哪个或哪几个学员修炼中有漏。因此,我得出的认识是:这种镇压的难免不是传法和正法的安排,而是死抱着旧宇宙规律不放的那些生命一意孤行造成的。

如此,作为政府决策者,制定镇压大法的政策就是为邪魔充当打手、直接阻碍宇宙正法和正法修炼,其罪业比山高比海深,死有余辜;作为基层干部和公安执法人员,坚决执行镇压政策,甚至不遗余力地扩大事态、趁火打劫,这就是丧失做人基本的善念和良心,助纣为虐,也在破坏这常人社会赖以维持社会稳定和秩序的法律,强迫民众弃善从恶、加速败坏社会道德。这样的个人,其生命也必将承担因积极参与迫害正法修炼者所造下的一切罪业。那么作为修炼者呢,消极忍受镇压、甚至多少无意中配合镇压者的镇压行为,是不是有可能人为地滋养了邪魔、助长了旧势力的气焰呢?

宇宙法理给常人社会也规定了行为规范。师父讲过,现在的社会上,“人的自私、贪婪、愚昧、无知和人善良的本性交织在一起,无知地造就着自己将要承受的一切,正在吞噬着社会。”(《精进要旨》“再造人类”)姑息和纵容可以有多种形式。上级不约束作恶的下级是一种,为保护自身或小集体的既得利益在大是大非面前抛弃大的原则而做壁上观是一种,做东郭先生也是一种。殊不知一种社会现象形成后总是反过来作用于社会上的每一个人的。几十年前中国大陆的学雷锋热潮中,曾形成过拾金不昧、先人后己、大公无私的社会思想,结果社会上夜不闭户、路不拾遗,走在路上素不相识的人之间互相帮助,敬老爱幼蔚然成风,男女老少无不受益。现在常人社会盛行“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类座右铭,结果呢?这里不想具体描述,但对镇压正法的姑息和纵容万万不可行,因为这里关系到社会上所有的你我他。

“大觉心更明,得法世间行。悠悠数千载,缘到法已成。”(《洪吟》,“缘”)真修者的生命已在不知不觉中得到了永恒,人世间宝贵的生命对我们都失去了对人的意义,那我们还能失去什么呢?残酷的镇压还能凭什么挡住我们跟师父回家的路呢?

镇压的持续,原因恐怕也很复杂。我个人能想到的有,大法的慈悲对顽抗中的旧势力也可能一再给机会,就象“和时间的对话”中师父还想再等我们一等那样;还可能有很多学员应该圆满却一再错过考验,师父也在一次次安排补考的机缘,虽然这样决定性的机缘很难促成而且不可能无限地给下去。“宇宙之浩瀚,天体之洪大非人所能探知;物质之微非人所能窥测;人体之穷奥非人知其表面一学之渺;生命之庞杂将永远是人类永恒之迷。”(《精进要旨》“穹”)正法之天命是何等艰巨复杂,不是我一个在常人中修炼的渺小生命所能猜度,但我无法认同镇压的升级与持续完全归咎于学员缺乏对大法更深内涵的理解和修炼中有漏这样的结论。至少,当我们真正用修炼者的善心甚至慈悲看修炼者群体时,恐怕看到的多是他人的光彩和自己的不足。

三、“大道无形”和师父规定的修炼形式

师父给规定的修炼形式在“取缔”开始前早已圆满地传给我们了。我想虽然当前大陆学员在那样严厉的镇压环境中暂时无法做到,但今后和平时期的正常修炼还是要按照师父指的路走,集体学法,集体炼功,创造一个共同精进的实修环境。我们的辅导站也好、佛学会也好,在实质上和任何常人的组织机构都不可同日而语。修炼人不是靠“组织”更不靠金钱和利益而是靠“心法”与修炼回升的愿望自我约束的。这不是大道无形的表现吗?这些我们修炼人心中都明白。

法轮功修炼现在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在常人中修,要求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状态。那么在社会上学的人多了,大家自愿组织起来,形成辅导站、佛学会就很自然。这是修炼人在常人社会中的自愿组合,与学法轮功就必须或等于参加什么组织是完全不同的概念。辅导员也好、佛学会成员也好,在其他学员的自愿配合下主动承担起学员之间以及学员与社会之间的义务协调工作,积极组织大家进行集体学法、炼功和弘法活动。在事实上,众多辅导员、站长们的无私奉献为方便更多的人得法和已得法的人更好地坚持修炼起到了非常可贵的作用。特别是去年7月22日以来,成千上万的大陆学员无私无畏百折不挠地坚持上访、进京请愿,各个社会领域和社会各阶层的广大法轮功修炼者在自己的生活和工作环境中也默默地做了大量艰苦细致的弘法护法工作;与此同时,海外各地辅导站、佛学会学员的努力和众多海外学员的付出相得益彰,为国际社会更多的善良民众了解法轮功、了解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大陆的遭遇,对争取国际人权组织和各国政府对法轮功的支持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然而近来听到一些人讨论关于对“大道无形”这个法的理解时,好象因为过去和现在都看到个别辅导员、站长、佛学会成员(特别是大陆的)在修炼中遇到关卡、做了不符合修炼人标准的事、或在一些问题上和自己认识有分歧,就断言辅导站、佛学会都是有形的,不应该继续存在,而现在镇压政策中对我们辅导站或者说修炼环境的破坏反倒成了这种论点的依据。我想起前两天读到的一篇观点文章,文中提到对“大道无形”的认识走到极端,就和禅宗的思想方法不谋而合了。记得当时读到这里不禁哑然失笑。今天更进一步想,是啊,镇压的大前提是错的,那么从“镇压有理”的大前提下得出的推理和判断会怎样呢?修炼人有过,辅导员也难免,善意给他们指出问题是对他们负责也是对大法负责,但轻言否定师父传给我们的修炼形式,就是另外的原则问题了,含混不得。

还有几个方面的问题,如425和平请愿的实质和历史作用以及上访问题等等。因时间和篇幅关系,今天只能整理到此,有机缘以后再叙。都是个人到现在为止的认识,不当之处望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