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来的几点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零年三月十二日】前些日子,我看了一本写有关16世纪法国人诺查丹玛斯的预言诗《诸世纪》的书,里面有一些涉及到过去那一年中的事情,但我发现那的的确确已经被改变了!

回想起来以前有过不少这方面的书。历史上的很多先知和预言家们都谈到了过去那一年,人类将要面临什么,神安排的劫难一个挨着一个,直到把人类彻底消灭,将地球完全摧毁。但诺氏预言的的确确也讲到了如果有“谁谁谁”到世间来,“什么什么”事情出现,还有“天使人类”等等,他的预言将告终,新的历史纪元将不按照他所预见的进程去发展了。最让我触动的是,他预言的人类出现什么事情的几个时间点,恰恰和当今最大的修炼者群体遇到之事相吻合!

看到这,我好象明白了。是大法弟子们挺身而出,捍卫着宇宙大法在人间的体现,前仆后继承受过来,真正地创造了历史!正象师父讲过的:一个常人要想为别人承受点什么,两个人的业力加在一起会使这个人很快死掉;而一个很高境界的修炼者,一个伟大的觉者要为人承受点什么,那是轻而易举的事(大意)。大法弟子的确是在更高的境界中,为着宇宙的真理挺身而出。

这让我联想到一些问题。其实这还仅仅是表现在常人社会中,我们眼睛看得见的空间中就已经发生了这么大的改变,那么在我们还看不到的空间中呢?大法象一炉钢水,熔尽一切,旧的宇宙已是苍穹尽空,新的宇宙正蓬勃而生。更进一步地联想:大法象一炉钢水,甚或更为排山倒海,势不可挡,熔尽的不止是人类这层很小的空间败坏的东西,而是宇宙中一切不符合“真善忍”大法的东西。不符合大法的一切将被无情地淘汰掉,同化大法的将被净化得更加纯洁、美好、绚烂,并且在新的宇宙中永存不灭。那么我就在想,假如一个正法之前的神,当他的世界面临这样的选择时,他是维护大法同化大法呢?还是维护他旧有世界的特性呢?在大是大非面前,不同的选择下当然会作出完全不同的事,因此产生的后果也会相差很远吧。

有学员讲了一个假币的例子。如果人拿到的确认是假币,他要是上交了,报案或者立即销毁了,那么假币的危害就到此为止,受害的仅仅是一个人;但他要是想:我不能吃亏,或是顺水推舟,听之任之了,趁着黑又塞出去了,那么自己倒是没吃亏,可危害的就是整个社会,其中也包括自己。其实,人类社会败坏到今天这一步上来,人人都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人人不都想头上有一片“青天”吗?可谁都不想“顶起一片青天”,天长日久大家都如此自私麻木才使人类和社会到了今天这一步,那又能怨谁呢?如果人人都能各尽其能,各司其职,人人大公无私、为他人着想,那社会又怎能不真正美好、真正长久啊!何况我们作为大法中的一员,更该尽自己的责任,我们维护的是造就一切生命的大法啊,我想这才是最慈悲的心!

回到修炼中,我想,在如今这种情况下,大法在人间被诋毁,遭受践踏,而我们修炼中的人有维护大法的愿望,这一念绝不是人的境界。我想这不是一般的事情,不同于一般的修炼,而是觉者本性的问题,是个更大的基点的问题,超越了个人修炼的范畴,是更根子上的问题。当然一个修炼的人在维护大法的过程中肯定会体现出来修炼的状态、护法和修炼同时并进。表现出该去的执著心是正常的,重要的是时时处处把自己当做修炼的人,在护法中不断自觉地提高心性。正如经文《再认识》指出的那样:“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同时,维护常人社会的形式也不是小事儿,也是维护大法在这一层次中的表现。但到底是站在常人中维护常人社会呢,还是能够放下一切执著,站在神的一面,维护、圆融大法的法理在人间一层的体现,我觉得这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

再者,我觉得维护大法的修炼形式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维护大法的内涵。我们修的是佛法,绝不会重常人的形式,但维护大法的内涵也得有所表现,这种内涵的表现和重形式、求圆满的那种表现是截然不同的。表面上差不多,其实我觉得还是差得很远。“内涵”不能等同于具体的“行为规范”。“真善忍”的内涵能够限定在哪一种形式之中呢?善,本身就是一种强大的无形的力量,是能够使骂人的人张不开口,打人的人举不起手。这种东西在修炼者是修心性修出来的。

我理解“大道无形”,既是不重形式,又可以说是不拘于任何形式。只要是恰如其分地能够弘扬大法的内涵,任何形式都可以,一切形式为大法所用,怎么用都行。基点是大法的内涵。师父一再讲,“这么大的法任何常人中的形式都不配。”我想倒不是不应该维护大法的形式,而是不应该流于形式。形式无法改变人心。同时也不能走入任何一个极端,认为有形式的都不能要了。修炼中的“形式”和常人中固化的形式内涵也是不同的。其实在如何理解辅导站的作用和存在意义问题上,在如何理解师父规定的集体学法、集体炼功修炼形式的问题上,也都需要“取中”这一法理的指导。

再有,过去我觉得自己经常会陷入到是非中去,在人的境界中跟人论是非。后来我发现“基点”上根本不一样,而涉及到“基点”这方面的问题是很难求同的。因为在是非之中恰恰看的是人心。在常人看来是具体的是非,是具体的斗争,在修炼人看是什么?大有法理、有天象,小有不同的境界、有修炼的机制,思路完全不同。说到一些具体的事情上的谁是谁非,后来我觉得这个不是靠说能够说得清楚的。假如我真的能够具备一切的神通,可以知道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它的因缘关系,一切的过去和未来,那么我会跟人去说吗?绝不会的!常人境界中的人也听不懂。给一个有缘的人讲一句“法轮大法”,他生命的永远都会受益,真是一件大好事;而给一个不相信的人硬讲,可能还会招来一顿骂,对方倒不一定骂我,而很可能是骂大法,从而至少对方造下天大的罪业。所以凡是牵扯到是非,我觉得尽量点到为止的好,千万不可陷在其中。

再多说一点,常人就是常人社会,就是有相生相克的理,就是应该有人不信,有人反对,这才是人类社会。要没有人反对,谁都炼,谁一听到什么就立刻能够站在修炼人的基点去理解,那人就不叫做人了,这层的法就全变了。

我是这样悟的,宇宙“真善忍”的大法创造了一切不同层次的法理,创造了不同境界的生命,和不同境界生命的生存方式,大法衡量着一切。不同的生命都将恰如其分地存在于自己所在境界的生存方式之中。不同的生命对大法不同的理解,所证悟到的法理也就定下了他的境界,是大法绝对的标准衡量的这一切!不同层次有不同的法,有不同标准法的要求,衡量和制约着这一层的生命!是绝对公正的。

以上是我的一些体会,也都是走过来的路,回过头来再说老话了,个人见解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