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学员在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的证词 【明慧网】

法轮功学员在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的证词

【明慧网2000年3月16日】
发言人:张而平 时间:2000年3月16日

女士们,先生们:

今天我很高兴来到这里,并且我很感激有机会能够聆听和学习其他发言人和与会者的经验。

今天我应邀到此,因为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在几个月前突然间被推上国际舞台。作为志愿者,我们法轮功修炼者必须迅速思考如何能最好地帮助我们在中国的同修。我想向你们介绍最近中国镇压法轮功的发展概况,并且在这个过程中,给你们一个关于法轮功的印象。

自1999年12月以来,中国政府开始了对于法轮功修炼者的“表演性”审判,并给予严厉的判决,最高达18年。根据多方报导,超过35000个向北京政府和平上访者被逮捕,至少5000人未审判就被送入劳教营。令人伤心的是,在当今竟然没有人对这样的消息感到震惊:中国当局仍然进行虚假的审判,并且禁止这些无辜的人请辩护律师;或者他们可以把一个妇女关押问讯并拷打至死,然后火化尸体以藏匿证据,就像他们对42岁的农妇赵金华所做的;或者,在最近,他们可以把修炼者关入诸如精神病院和戒毒所之类的精神治疗设施,并对他们施以抗精神病药物,催眠剂,和电击。实际上,这种严酷的对待也是我们从过去几十年中国政府对于任何反对意见的态度中能够意料到的。这就是中国正向世界展示的。作为一个来自于中国的人,我对于这个伟大的国家变成这样而感到难过。

作为中国政府全国性反法轮功运动的一部份,国营媒体用印刷物和广播电视对李洪志先生和法轮功进行大量捏造诽谤,企图影响和误导读者和观众。相反,成百万的合法印刷的法轮功书籍和音像磁带被没收和销毁。为了掩盖对于法轮功修炼者的人权侵犯,中国政府采取了关闭互联网通道,堵塞和监听电话的手段。他们甚至将打击延伸至北美。近来,“美国新闻和世界报导”报导了一项调查,发现属于中国秘密警察的北京新安信息服务中心盗用在纽约的法轮功网址对美国交通部进行攻击。在中国报导法轮功和镇压消息的外国记者被骚扰甚至被威胁,向外界报告事实的人们被严厉地惩罚。

越来越多地,我们看到人民和中国共产党之间的鸿沟。近年来中国在经济上大踏步地前进,但共产党似乎更加远离人民的意志。共产主义思想的基础,唯物主义和无神论不再能满足对新思想日益开放和对传统价值观日益靠近的人民的需要。文化大革命的恐怖和天安门事件的野蛮也使人民的信任大大降低。也就像我们在西方所知的,富裕本身并不总是能带来幸福和满足。

现在,一个传统的精神修炼在短短的几年中吸引了数千万的跟随者。在一个腐败和不信任泛滥的社会里,法轮功出现了,纯洁而优秀。她教人们按真善忍宇宙特性来要求自己,并且向人们展示了一条通往更加平和与智慧的路。人们口耳相传,在公园免费学功。增进健康无疑是吸引力的一部份 -- 当有人的健康大幅度提高时,他们的亲友和邻居必然会注意到。但是法轮功最大吸引来自于其传统精神和道德方面,虽然法轮功没有崇拜、机构、仪式等,但她与世界上的伟大宗教有共同的目标:创造更好的,觉悟的人。

对于法轮功主要著作《转法轮》所阐述的法理的信仰给这么多人以勇气与坚信,他们不断地到天安门广场向政府和平请愿。他们非常清楚他们将被逮捕并可能被殴打折磨。修炼者在严酷的镇压环境下的高尚行为向世界展示了中国人民熟知的:法轮功 -- 其师父,其法理,和修炼者,完全是好的。

从法轮功修炼者的坚强信仰不难看出法轮功一定是世界上众多体系中一个独特的体系。这不是一个会渐渐消亡的信仰,我想中国政府也开始认识到这一点了。越来越多的法轮功修炼者被强迫在修炼法轮功和他们的工作、津贴、教育、房产和党籍之间做出选择。有那么多人最终选择了法轮功,这一点就是对这个精神修行背后的道德力量的有力证明。许多修炼者表示,如果没有实践其信仰的自由,他们将没有什么可以再失去了。所以,他们情愿迎头面对,而不可能转入地下活动。

短期来看,这种迫害已经扩展到了中国的一些其它群体,包括各种传统气功和基督教团体,我们因为他们可能和我们遭受同样的不幸而感到难过。但是,从长远来看,中国法轮功修炼者坚强的信仰也许将会开创一个全新的局面,因为中国政府或许会因此逐渐接受并学会和不同信仰共存。这样一个根本性的变化对每个人都会有着积极和长远的意义。

西方媒体和中国政府都称法轮功是中国共产党50年来最大的威胁。间接的也许是这样,但修炼者的初衷绝对不是挑战中国的体制或政府领导人。而正是中国政府使法轮功面对政治,并强迫法轮功走上了世界舞台。法轮功修炼者只是一大群有着共同价值观和信仰的相互独立的个体。正如《基督教科学箴言报》所写的,它是“一松散组织的,由数以万计的中国人参与的活动。法轮功除了争取它自己的存在以外,没有任何政治企图。但是,越是镇压,对它的信仰越是通过和平公开的方式表现得越坚强。”李洪志先生在他的美国的一个演讲中明确地表示:“我们就更不能参与政治,绝对不能参与政治。”

《华盛顿邮报》报导说对法轮功的镇压最初是“为了显示--并且强化--中国领导阶层的能力。”但是,邮报进一步谈道“随着镇压运动持续的时间越长,中国当局越难以控制法轮功修炼者,中国统治者的无力,不稳定,在内政和外交上的内部分歧在整个事件中越明显的暴露出来。”

《邮报》还引述来自共产党的消息:“常委并不是一致同意镇压法轮功,是江泽民自己决定必须清除法轮功。”如果是这样的话,随着运动的持续,越来越多的人力物力被用来压制法轮功。至少从这一点上看,不论是政府内部还是对一般百姓,镇压都将越来越不得人心。《基督教科学箴言报》进一步指出:“世界只能看着这个大国在一个没有任何精神支柱的政府和大群寻找生命更大的意义的人民之间演一部戏。杀害和关押勇敢的法轮功学员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使这种情形更易理解的是,法轮功是一种中国本土发展起来的,其中包含了许多传统而古老的信仰。因此,中国的当权者不可能采取通常的反西方情绪来批判法轮功。并且在镇压之前,许多共产党员,政府官员,公安人员和军人也是法轮功的成员。即使他们本人不是学员,他们的一些亲戚或朋友却是。纽约时报报导:“在封闭的大门后面,最近几周以来,许多中国人,上至教授,下到出租车司机,都说政府的反应太过激了。”

有这样一个例子。一位法轮功学员在狱中遭到毒打。当警察开始恳求她不要再炼功的时候,他说他知道法轮功学员是好人,他的奶奶就是炼法轮功的。但是由于上级的命令而不得不惩罚这位无罪的妇女,这样做使他很痛苦。只要能够亲眼看到法轮功学员,就会知道法轮功是多么的慈祥,温和。完全与当权者所刻画的那种恐怖的情景截然相反。

2000年2月17日,中国国务院发表了一个白皮书:名为“50年来中国人权的进展”。共有六个部份,但只字未提目前正在进行的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似乎在中国,历史也成为了一种交易,只把附和当权者利益的东西写入史书。政府试图不仅从中国这片土地上根除法轮功,而且妄想也从中国的历史上抹去它。

从中国最近的一个3月1日的报导中,揭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故事。在江西省一位怀孕的法轮功学员被当权者强迫将婴儿流产,因为他们决定要对她进行长期的关押。她被告之,如果孩子出生的话,将给他们带来一些不必要的财政支出。

就在上个星期,从中国传来了又一个和法轮功有关的悲剧。根据2000年2月28日一篇美联社的报导: 警察打死一名无法支付罚款的法轮功追随者...... 当局于2月17日在东部 城市潍坊拘留了陈子秀,指控这位60岁的妇女参与了去北京的抗议活动,并且他们要求她缴纳相当于120美元的罚金,她的家人无力支付这笔罚金。在2月20日,一位被一同关押的人告诉她的家人陈被打了。第二天,警察通知他们陈已经死了。据香港人权与民运信息中心说,‘其家人看到的尸体惨不忍睹。全身布满了黑紫的肿块,耳朵、鼻子和嘴都有血迹,一些牙齿也断了。’

这样类似的事件每天都在中国各地重复地发生着,却经常不被外界所知。把“进步”这个词和中国的人权联系起来 (就象出现在中国官方出版物的标题里的),似乎颇具讽刺意味,而不象是对于中国的明显不相称的人权记录的恰当描述。当遭到许多来自世界各地的强烈谴责,其中包括来自联合国人权的高级官员,玛利 . 罗宾逊,中国都采取了公式化的回应。一位中国国务院发言人,朱邦造,给予世界各国如下的回应:必需强调的是,目前中国人权的形势是最好的时期,各种基本人权,包括言论自由,集会和宗教信仰自由是完全得到保障的。中国人民对此十分满意,而且对于国际社会来说是个公认的事实。

令人悲痛的是如此严重误导的声明提醒我们还看不到停止镇压法轮功修炼者的迹象。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们对中国政府所犯的唯一“罪行”只是他们想要行使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和集会自由的权利。而这些权利铭刻在中国自己的宪法里,也受到中国在1998和1997年签署的两个重要条约的保护,即,国际公民和政治权利盟约,和国际经济、社会与文化权利盟约。中国政府拒绝重新考虑其极不合理的行为,取而代之的是继续捏造伪证以进行新一轮的迫害行动,并利用宣传机构将其伪装成官方正式的“新闻”。被抓的,被拘留的和被迫害的人数每日都在增加而没有间断。上千万人民的生活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其严重的后果,令人担心。

为了宗教自由在中国的建立和保持,需要一个内部的改革。 我们都知道,中国的领导人很少会有礼貌地回应国际社会的压力。但是,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其它国家、机构的强烈指责,中国会认识到这次反法轮功的运动是没有必要和不会持久的,它同时也伤害着中国和中国的人民。我们很高兴克林顿总统直率的为中国法轮功修炼者的权利说话。美国国会一致通过了参众两院谴责中国对法轮功修炼者非人道对待的决议案。欧洲议会通过了谴责中国违反人权的决议案。我们仍抱希望于通过同中国政府的直接对话来和平解决当前的问题。我们请求公众继续支持来促进这件事情的发展。

谢谢你们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