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1999年度世界人权状况报告(节选)

【编者按】以下译文节选自美国99年度世界人权状况调查报告的中国部分。文中一些观点,如法轮功学员“4.25”和平请愿的起因、作用以与中国政府后来采取的公开镇压之间的关系等,是当前外界社会上的认识,不代表实际情况及法轮功学员的看法。(2000年3月16日)

美国1999年度世界人权状况报告(中国部分节选)

由于殚精竭虑地镇压异见分子,尤其是有组织的异见分子,中国政府本已不佳的人权记录在这一年中显著恶化。始于1998年秋季的对反对党的镇压,在本年度进一步扩大和加剧。到年底为止,几乎所有主要的中国民主党的领导未经正式审判而被判长期徒刑或处以监禁。全国范围内仅剩个别异见人士敢于公开活动。

法轮功精神运动7月份被禁后已有数以万计的成员被监禁。12月底数名法轮功领导被判长期徒刑,整个秋季数以百计的法轮功成员被行政判处劳动教养。据报道,中国政府在年底开始将一些法轮功追随者拘禁在精神病院。

中国政府继续大范围地进行违反国际准则的、有据可查的侵犯人权的活动。其主要根源在于中国政府对针对其本身的公众异见人士极其有限的容忍度,对骚乱的恐惧,及范围有限或不能有效地实施保障基本自由的法律。

中国宪法和法律保障最根本的人权,但是这些保障在实施中经常被忽略。侵犯人权的方面包括超越法律赋予权限的致死,对犯人的拷打、虐待,逼供,任意逮捕及监禁,长期与外界隔绝的监禁,以及不履行正当法律程序。绝大多数监狱的条件依旧严酷。在很多案件,尤其是敏感的政治案件中,司法系统不给刑事被告基本的法律保障及履行正常的司法程序,因为官方认为维护公共秩序和压制政治异议比履行法律准则更为重要。中国政府侵犯公民的隐私权。中国政府加紧了对言论自由及新闻自由的限制,并增加了对国际互联网的控制,新闻工作者的内部审查也随之加强。中国政府严格限制集会自由,并继续限制结社自由。中国政府继续限制宗教自由,并加强对未注册教会的控制。

中国政府继续限制活动自由。中国政府不允许国内独立的非政府组织(NGOS)以公开形式监督人权状况。对妇女的暴力,包括强迫性计划生育措施--有时包括强制流产及强制绝育,卖淫,歧视妇女,买卖妇女儿童,虐待儿童,歧视残疾人及少数民族方面均存在问题。中国政府继续严格限制工人权益,监狱中的强制性劳动仍然是一个严重的问题。童工现象持续。严重侵犯人权现象在少数民族地区仍然存在,尤其在西藏和新疆,对宗教和其他基本自由的限制加剧了。

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李洪志于1998年离开中国。中国政府估计法轮功有210万成员,而法轮功成员估计有1亿学员。一些专家估计法轮功学员的真正数目应有几千万。法轮功不认为自己是宗教,没有正式工作人员和礼拜场所。

4月25日,1万多法轮功成员聚集在中南海前,抗议政府拘留一些法轮功修炼者并寻求政府对其合法性的认可。这么多有组织的抗议者的突然出现使中国政府大为吃惊,然而仍允许这和平的抗议持续了12多小时,并公开宣称法轮功不是非法组织。4.25事件之后,中国政府认为法轮功对其稳定构成威胁。6月份法轮功成员不顾中国政府警告其扰乱社会安定或大规模聚集,继续在全国各城市中抗议。7月22日,中国政府宣布法轮功为非法,并开始全国范围的镇压活动。在全国范围内,数以万计的学员被围堵,并接连几天拘留在露天体育场里,那里经常过度拥挤,条件恶劣,没有足够的食物,水和卫生设备。拒绝放弃他们信仰的成员被开除学籍或解雇工作。被拘禁的成员当中有的是政府官员和中共党员。一些法轮功负责人被迫在全国电视节目上表态与法轮功断绝联系。另有报道说,公安部禁止租房给法轮功学员;如果管辖范围有太多法轮功学员抗议,东北的地方政府官员和机构领导被招进北京或被解职。

除了拘捕法轮功修炼者以外,政府还于7月展开了大规模反对这一组织及其领袖的宣传运动。(见2.a节)

作为镇压法轮功的一部份,政府没收并销毁了上百万的法轮功书籍,这些书是从书店和家庭中大规模的收缴来的。一个由吉林省电脑工程师张海涛(音译)设计维护的法轮功网站于7月24日被政府关闭,(见1.f节),张自己报告说他于7月29日被捕。辽宁省丹东市的警察报告说,他们逮捕了一家工厂的老板和6名工人,因为他们印制被禁的法轮功书籍。10月28日,一些法轮功练习者为外国记者举行了一个秘密的记者招待会,会上,他们描述了警察们不断升级的骚扰和身体上的虐待。据报导,参加的练习者中有很多事后被捕。有关部门质询了一些参加招待会的记者,并临时没收了他们的记者证和居住许可证。

尽管镇压很残酷,法轮功抗议政府镇压的活动在全国各地从夏天到秋天一直不断。当权者反映很快-终止抗议(有时采用暴力),并逮捕示威者。九月,一家政府媒体报告了一桩对19名法轮功学员的突袭行动,其中五人正式被捕。九月中旬,一非政府组织报告说,在一周之内,至少300名法轮功练习者在9个城市被捕。十月下旬,由于全国各地的法轮功修炼者汇集北京,抗议和拘留的频率有所增加,他们在天安门广场举行了一系列和平的有节制的示威活动,抗议人大常委会当时正在酝酿中的一项新的反邪教法案。

由于广场上大量巡视的警察人数增多,警察旁问行人,只要谁一承认或表现出自己是一个修炼者,马上就会被逮捕,所以大多数的抗议规模很小,为期甚短。在有些天,很多修炼者被逮捕,原因是他们结成小组进入广场进行抗议。在10月最后一周,一位共产党的官员告诉外国记者,在北京地区有3000名来自国内其他地区的非北京居民在警方的突袭中被警方拘留。11月16日在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译音)访问北京期间,十多名打出法轮功旗帜的修炼者在天安门广场被强行拘捕。11月30日,据报导副总理李岚清在对共产党员的讲话中说,从7月22日到10月30日有35,000名法轮功修炼者被当局拘留。(当局晚些时候澄清李的讲话时说,这一数字代表了参加对抗的法轮功学员的总数,并指出许多人被警察多次记数。)

当局也拘留了国外修炼者。例如,11月24日,4名国外法轮功修炼者和其他修炼者在广州一起被拘留。几天后,外籍学员被释放并驱逐出境;同他们一起被捕的中国公民仍在拘留所中。12月15日,3名有外国居住权的中国人因为探望其他法轮功修炼者而在深圳被拘留;他们被判以15天的行政拘留。

据可靠消息,有些修炼者因不愿放弃自己的信仰在拘留中被打,甚至被打死;根据国际大赦组织,一些修炼者还遭到电棍的拷打,手脚被带上镣铐,并用铁链连在一起。(见1.a和1.c部份)在10月份,一个法轮功的网站报导说,山东省的一名法轮功修炼者,赵金华,在警方的拘留所中被殴打致死。官方媒体报导说赵在拘留期间死于心脏病发作。10月27日,黑龙江省警方称8月在警方拘留期间死亡的一名18岁的法轮功修炼者陈英(音译)是因为跳火车而死。赵东(音译)据说也在警方拘留中跳过火车,据报导他于去年9月底在死亡。

尽管被拘留的大多数普通的法轮功修炼者后来被释放了,然而对被当局认为是领导者的修炼者却进行了更加严厉的打击。10月25日的官方媒体报导说至少有13名法轮功领导者以窃取和泄漏国家机密罪而被判刑。10月31日一新的反邪教法被通过,该法指出“扰乱公共秩序”或散发出版物的邪教成员将被判处3至7年的徒刑。在新法律下,邪教领袖和辅导员可能被判以7年或7年以上的徒刑。11月3日,当局用这一新法律宣判了6名法轮功领导者,其中有些人其实早于7月已被捕。11月8日,政府证实有111名法轮功修炼者被判有重刑,其中包括但不限于,扰乱社会秩序,窃取国家机密。政府还发出了逮捕法轮功领袖李洪志的通缉令,并要求国际刑警组织在拘押上予以合作。国际刑警组织拒绝了这一请求,基于其本质上是一个政治问题。

据报导,许多未被正式逮捕的修炼者,在未经审判的情况下,被行政判处最长达3年的劳动教养。例如,据报导,10月12日,当局以“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处5名法轮功修炼者1年的劳动教养。以这种方式判刑的人的确切数字不得而知,但在中国的香港人权民主运动中心报告,至少500人被判劳动教养。年底,据一些报导,政府开始把一些法轮功学员关在精神病院。

一些法轮功领导者在年底被审判。12月26日,4名法轮功修炼者在北京法院被判刑,罪名是利用邪教扰乱公正,在组织邪教的过程中致人死亡,及非法获取国家机密。李昌,原公安部官员,被判18年监禁;原铁道部官员王治文被判16年监禁。另两名法轮功高级成员,纪烈武、姚洁分别被判12年和7年监禁。据一国际人权组织报导,司法部要求有意为法轮功辩护的律师需得到政府的许可。

另据报导,与法轮功无关的气功团体也已经遭到不断增加的骚扰,尤其是7月份法轮功被禁之后。据报两个这种团体的领袖已被捕,政府还禁止气功在公共场所及政府财产处炼功。这已给许多气功练习者,如果不是全部的话,制造了一种不安全的氛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3/17/35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