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理讲理篇系列文章1~4


【明慧网2000年3月18日】

一,从魏参赞欠债引出开篇

我是华埠各中文报纸的读者,自从去年四月中共镇压法轮功后,时不时地会有文章对法轮功大加讨伐。帽子棒子乱天飞,确不明其所讲道理何在。我常常觉得,怎么好像又回中国了。我想在自由民主的加拿大,咱们还是不要将中国的帽子公司和棒子工厂在此地开张。大家平心静气善意地说点道理可好?

前些天看到一则消息:说是前中国大使馆的魏振东参赞欠了加拿大诸多华人共75万巨款不还而被召回国了。大使馆声明,魏振东借钱欠债,大使馆不知道,那是他个人的行为。大使馆不能为这件事情负责,没有责任帮助魏振东来还这些债。

的确如此。借钱的是魏振东,不还的也是魏振东。拿不回钱的主儿只能找魏振东,找不着别人。这些人为什么借钱给魏振东呢?使馆声明中没提。

入党是有手续的。必须个人申请,组织看你够条件,才给你一张申请表。你得填表,还得有两位介绍人。还得支部大会通过,上级批准。还得宣誓。而后还得过组织生活。还得每个月交纳党费……然而,一个“开除”,一切就都作废了。组织照样“纯洁伟大”。

而讨伐法轮功的时候呢,整天地说法轮功害死了1404人,他能证明那些人是因为炼法轮功炼死的吗?法轮功的弟子既不要填申请表,也不要交会费,也不属哪个支部,哪个小组。谁若真相信这个法理,谁就去实修,按着《转法轮》书中要求的去做,师父就为谁负责任。谁若不信,就走人。谁也管不着谁。

法轮功的法理明明白白不许杀生,不许自杀。法轮功的法理明明白白不许“辟谷”。法轮功的法理摆明了“无求而自得”。法轮功的法理摆明了神志不清的人不能度。……现在,怎么?想说谁法轮功谁就法轮功了?自杀的,杀人的,神经病的……全都成了法轮功的弟子,所有的帐都算在法轮功的头上。还不许人家有异议、有解释。诸位有头脑的善良的人们,您不觉得,这和前述的魏参赞欠债之类事情的处理“天差地别”吗?对己对人,不是一样标准,所以不讲理。

那么,退一万步讲,就算那1404人都是炼法轮功死的……,对于这个数字,还有一大堆讲究。下回再讲。



二,数字1404--罪状还是奇迹

十个月了,中国政府死拿“法轮功害死了1404人”大作文章。当然了,既抓不到法轮功学员贪污赌博,又抓不到法轮功学员贩毒走私,“黄色”之地也见不到一个法轮功学员的踪影……那么,怎么办?好不容易拼凑了一个害死1404人的罪状,岂有不让它大大发挥作用之理?

官方先说法轮功炼死了743人,很快就翻了一番,变成了1404人。直到现在没有再翻。可以认为,这是官方认可的足够把法轮功打成邪教的足够大的数字了。

笔者曾攻读理科,几十年和数字打交道。最喜欢研究各种数字并加以比较和分析,我对这1404也做了一点分析。

法轮功出来七年,炼死1404人,每年炼死200人。

到底有多少法轮功学员?政府的统计结果一降再降,最后降到了210万。就算210万吧!那么年死亡率不足1/万。但是,人类的平均年死亡率为千分之十三,即130/万。就是说,人类的自然死亡率是官方宣布的炼法轮功炼死的至少130倍!何况几年前刚来炼法轮功的是老年人、有慢性病、重病、复杂病症的居多,当时都是奔着祛病健身来的。“医院治不好的病找法轮功!”老百姓不就是这么说的吗?按常识,这样年老病多者占很大比例的人群死亡率高于一般才不稀奇呢!

再换个对比项,拿世界的长寿国日本来作一比较。日本在1995年的死亡率为千分之七点六,即76/万,这是政府说的炼法轮功炼死人数的76倍!

这还不说明问题吗?1404人死亡的数字,应该是法轮功的罪状,还是法轮功创造的人类医学奇迹呢?

另一方面,据99年10月18日《东亚经贸新闻》报导,“世界卫生组织统计资料显示:‘全世界死亡的病人中,约有1/3的患者死于用药不当。我国不合理用药占用药者的11%至26%。目前我国每年因药物不良反应而住院治疗的病人多达250万人,每年约有19.2万人死于药物不良反应,滥服药物致胎儿畸形的多达上万例。’”

按中国人口12.6亿,每年死亡19.2万计算,则每年死于用药不良反应的比例为:1.5/万。注意:这里的前提是假设12.6亿中国人个个都吃药。这个比例不是大于政府宣布的那个炼法轮功炼死的比例吗?中国政府干吗不下令关闭一切药厂,关闭一切医院,下令所有的人都不许吃药?

还有,不久前华埠某报载:大陆烟民众多。中国吸烟与健康协会透露,大陆现有烟民3.2亿,占全世界吸烟人口的1/4。目前,每年死于吸烟导致疾病的大陆人约有75万,每天死2000多人。

既然现在因为吸烟每天就死2000多人,比炼法轮功七年里炼死的1404人还多得多,又污染环境,为什么如此关怀人民生命的政府不下令关闭所有的烟厂呢?

从以上数字的分析显示了,说法轮功害死了多少人根本就不能成立,倒是应该得出相反的结论来。说政府关心人民才下令禁止法轮功也不是站得住脚的理由。

其实,法轮功使千千万万的修炼者极大地受益,身心健康。他的祛病健身的效果是超常的。关于这个问题,另文详谈。


三,法轮功能治病吗?

我们法轮功修炼者都知道法轮功不讲治病,也不给任何人治病。但是你如果是一个修炼的人,你带着一个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所以你一旦有了在这一法门中修炼的心,而不是来求治病或者求别的什么,就得给你清理身体,使你达到无病的状态从而能够修炼。“生老病死”是人类的正常状态,所以人有病是自然的。若要无病,反是超常了。既是超常状态,当然有超常的理跟着。若不然,大家都说自己是法轮功弟子,法轮功就得保证大家都无病,都不死。天下何时有过这样的理?只有在修炼当中,明白了法轮功的法理,放下了有求之心,注意心性修炼时,随着心性提高,功就在长,层次就在提高,身体就在净化,无意中就达到了无病的状态。

法轮功的学员中,有许多人原来都是有病的,有人甚至就是为了治病才来的。大家在修炼过程中明白了法理,提高了心性,自然而然地都有了明显的健身效果。而那些只在那儿求治病的,可能就求来求去病也不好,而他也不能算是法轮功的学员。所以师父明确规定,危重病人我们不让他进班。不是佛法没有这么大的力量,而是他的心放不下。他病得那么重,都快死了,他能放得下治病的心吗?

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是谁也抹杀不了的。请看以下数字:

据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基础医学院副教授但凌,中国中医研究院西宛医院研究员李彩熙等7个单位11名专家对北京市各区12731名法轮功学员抽样调查,其中11892人是有病的,炼功后11785人疾病有所好转,基本好转或完全康复,治疗疾病的总有效率达99.1%。其中6962人(58.5%)得到完全康复。一年共为国家节约医药费4170多万,平均每人每年节省医药费3275元。

中国人民武警总医院主任医师× × ,北京医科大学口腔医院主任医师× × × ,北京核工业医院主任医师× × × 等,于1998年10月上旬以法轮功弟子为对象,进行了抽样调查,共发出问卷700份,收回584份。经分类,统计,分析,结果表明修炼前后身体变化十分明显。在被调查的1449例次多种疾病中,完全康复的63.9%,显著好转的32.6%,两者合计总有效率96.5%。其中呼吸系统病症消失率最高,达75.7%。心血管疾病完全消失率达58%。许多人的不治之症,甚至是被医院“宣判死刑”的病症,都神奇般的不治而愈。

像这种调查数字还多着呢!有心人问问身边学法轮功的人就不愁可能更有说服力的第一手材料。

每星期六,中午十二点到下午两点,都有满地可法轮功学员在华埠中山公园炼功弘法。个个都是活生生的人,人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欢迎任何人前来接触了解。因为法轮功的一切都是光明的,公开的。谁想知道什么,我们就让他知道什么,谁想看什么,我们就让他看什么。


四,敛财?

李洪志师父聚敛钱财,办学习班收了多少钱,卖书又挣了多少钱。师父听后哈哈大笑,说上亿的弟子,每人给他一元钱,他就是亿万富翁,还费那么大劲干什么?

并不是弟子们不想给师父钱,让师父当个亿万富翁,十亿万富翁,甚至百亿万富翁,这没啥办不到的。但是若那样,那还是我们的师父吗?那还是法轮大法吗?

师父来到这个世界,把宇宙的法理告诉我们。我们知道了,我们原本是在宇宙中那些圣洁而无比美好的世界的。只是因为在漫长的岁月中变得不好了,才慢慢地往下掉,往下掉,最后掉到人这儿,因此做人不是生命的目的。做人的真正目的和意义是赶快使自己变好,再变好,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最后做个超常人,回到自己原来的地方去。因此修炼者要放弃“人”的观念,看淡对名利的追求,从“人”中超脱出来,才能返本归真,回到自己的老家去。所以一切想敛财之类的念头那还是法轮大法了吗?如果师父带头敛财,那弟子们还会追随吗?

师父说,他只要弟子们那颗修炼的心。他拥有的是这些心,这是无价的,多少钱财都换不到。

现在,诸位朋友明白了吗?为什么中国政府掌握着全部国家机器,掌握着从中央到地方结构严密经营了几十年的政治系统,政法系统,掌握着二百万正规军,一百万武警,上百万警察(还动用了警察学校的学生),掌握着所有的报纸,电台电视台,有着成千上万的“活动经费”,全国统一部署,宣传媒体铺天盖地,不管他如何费劲地去咒骂法轮功,攻击法轮功,镇压法轮功,却不能“战胜”(《人民日报》的用词)法轮功,还要发什么社论“提醒全党”“斗争是长期而艰巨的”。

现在,诸位朋友看到一点我们师父的博大胸怀和我们法轮功学员那些觉悟了的心了吧。在大陆,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面对着逮捕,酷刑,劳改营,面对着失去工作,开除学籍,失去住房,儿女被勒令退学,面对着妻离子散,家破人亡,面对着亲朋的苦劝,年迈双亲的哭求……总之,面对着一切磨难,也要为大法正名,也要堂堂正正地告诉那些打他们的人,劝他们的人,“我还要炼”!也要出去炼功,也要出去上访,也要出去告诉政府和世人“那些宣传都是假的”,“人要为自己所做的一切承担责任,千万不要给自己的国家,自己的民族,给自己的子孙后代制造灾难啊”,“要为自己未来的生命着想啊”。因为师父告诉我们,我们修“真善忍”,要真心为别人好。给别人什么,都不如告诉他真理,都不如告诉他有这个法。

请看一个四川省的农村妇女在今年二月三日给江泽民主席的信的结尾:

“江主席,您是一国之主,请在百忙中抽出一点时间静心静气地看一看这封信,我们宁愿不要土地(笔者注:信中叙述了炼功就要被没收土地),不要工作,抛家舍业,前仆后继就是想让您知道事实真相。我是冒着生命危险给您写信,为了蒙冤的师父,为了受难的学员,为了狱中的同修,为了他们的家人,我一个农村妇女死不足惜。如果我的死能换回师父的清白,摘掉强加的邪教帽子,释放狱中的学员,我宁愿死一万次!”

下回请大家看一个大法弟子在开庭审理时的陈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