拘留所中传出的一封信

【明慧网2000年3月2日】

我叫XXX,今年44岁,以前由于文化少身体弱,所以也没有为关怀我们的党和国家做什么贡献。在这一点上我是通过学了法轮大法后才有所感觉。因为我懂得了应该任劳任怨地为别人付出,应该做一个好人,严格要求自己的心性,这样才能有利于民。炼功人不争不斗,不参与政治,拾金不昧,炼功时蚊子咬得怎么难受也不打死,还要放它一条生路,真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放到哪都叫人放心。大法要求做人比模范人物还要好,完全是为别人的人,像这样的人你告诉他干坏事他会去做吗?

过去我是一个在死亡线上挣扎的人,患有严重的心脏病、胆囊炎萎缩性胃炎。我练了两年其它气功,最后不仅病没好,而且肚子里又长出一个2.7X2.8的一个圆形肿瘤,70岁的母亲担心地送来急救药,临走总是含泪而去。多种疾病使我痛苦难忍,曾先后在许多大医院求治,花了很多钱,也没见效。我对医院失去了信心,决定再用气功治治。97年8月29日我学炼了法轮功,果然所有的病不治而愈。炼法轮功以来,我没打过一针,没用过一片药,没做任何手术。身体却轻飘飘的,走路时总有要离地的感觉,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信心。

然而,中央取缔法轮功这一举动对于一个死而复生的人来说真是五雷轰顶,一块重重的石头压在了我的心头,从此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心脏病犯了,其它的病也有所发展,家庭的气氛又回到炼功前那种苦恼之中去,使得我对生活又一次失去了信心,我已经懂得了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也知道我们的党所做的一切应该都是为人民的,没有党就没有人民的一切。只是人类的科学太肤浅,老、病、死的问题解决不了,不管承不承认都是事实,多少年来我亲眼所见那些赫赫有名的主治医师给别人治了一辈子病,到最后自己还是没逃脱死亡进了太平间,而法轮大法完全能够解决这一问题。象这样性命双修的好功法我们的国家应该发扬起来,让人民都有一个健康的身体美好的心灵才能够为我们的党和国家做出贡献来。

法轮大法没有任何一点反党反政府的行为,既不是为了名也不是闹事,他是来救人返本归真的,能让那些在病魔困扰中的人得以拯救。《精进要旨》中《修炼不是政治》明确规定不参与政治,不投靠任何国内国外的政治势力,只想安分守己在岗位中做一个好人,如果人人都学大法那我们的国家连警察都不用,人人都能够管好自己,使坏人变好,便好人更好。

还有我在电视新闻中看到那些被判刑的所谓法轮大法领导人后,心里感到十分不解,为什么非要把我们拉入政治不可呢?他们太冤枉了,因为我们没有官儿当,更没人选过他们一票,只是凭着他们自己那点热心帮助我们做一些炼功需要的事情,和我们一样都是修炼人。但是有一点别人有所的不知,要想好病长寿,就得讲心性,积德行善,这是千真万确的天理,否则绝不会达到理想的效果,因为天理不允许,他就象我们使用的遥控技术和无线电波一样,眼睛虽然看不到摸不着,但它却是一种物质存在,而人积的德就是一种实实在在的物质,所以法轮大法不是迷信,他是科学,是更高的科学,他之所以能够救这么多人的命,就是因为他直指人心教人向善,能够把人们那颗肮脏贪婪的坏思想彻底改变过来,这只有亲身尝试到的人才会有体会。因此请求我们的党和政府给这宇宙大法一个公正的评说,放了那些关押的所谓法轮大法负责人,请相信善有善报报、恶有恶报。

大陆学员(住址略) 200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