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意识和思维的新见解

节选自《爱滋病━━生物战争》


【明慧网2000年3月24日】(注:比尔顿中校是核物理工程师、模拟战争分析员、军事参谋。他在防空系统、战术及战略部署、技术情报、反辐射导弹对策、核武器应用、电脑模拟战争和军需后勤等方面有26年的经验。)

  西方实证科学未能阐明意识与思维实质的原因很简单:他们用造出的仪器和工具仅在意识和思维并不存在的地方搜索。

  让我们看看在哪里才能找到他们。

  举个例子,让我们思考电信号在人的神经系统中数目庞大的神经键(神经元与神经元之间的连接结构)内和神经键与神经键之间的释放与传递过程,以及比较缓慢的在细胞膜上的电信号释放和传递过程,等等。

  对一个单个的生物整体来说,这些就象数目庞杂的连续不断的瞬间释放的电荷矢量和慢一些的电流矢量(矢量是有大小有方向的物理量)。

  从整体上来看,在身体所占据的宏观空间,这些电磁矢量信号的矢量迭加几乎完全等于零。仅剩有微小非零矢量残余。

  然而,这个零矢量集合却包含了丰富得令人难以置信的信号、频道、以及它们之间的动态的关系(结构)在里面。

  现代科学和医学测量那些非零电磁剩余(残留的弱电场和磁场)并试图通过研究这些残余来探知意识和思维是如何运作完成的。

  但是,这些残余的电场和磁场仅仅是在零矢量集合(及矩阵)中动态地运转的奇妙机构所“抛出的垃圾”。

  这些残余的电场和磁场是废物或排出的副产品。它们并不是意识思维过程本身的功能,其实,它们不过是这些功能的排泄物或泄漏物。

  让我们给这个零矢量集合的分量照一张“静态”照片,尤其是针对这些分量的高度复杂的内部结构或模式。

  现在,让我们在过了很短很短的时间之后再给零矢量集合的分量照一张“静态”快照,然后把第一张“静态模式”从第二张“静态模式”中减去。

  (这与罗伯特·鲍威尔博士(Robert Powell)的巧妙神奇的“二次曝光全息摄影术”类似。)

  所得到的两次模式之差或改变代表了无数的思维,因此它体现了整体上的“思考的意识”的内容。

  这种“意识”是全部模式的亚结构的整个运作及变化,以及一个生物拥有并执行这种运作及变化的能力。“生物体执行这种运作及变化的能力”需要至少两个附加嵌套的虚拟态━━两个超空间。在喀鲁扎━克莱恩(Kaluza-Klein)理论体系中,所有那些电磁矢量分量都存在于第五维空间。所以它们是超维的。

  零矢量系统极有可能还存在更深远的内涵,相互嵌套的更深层次的零矢量系统,系统内的系统。那些是超空间的,还可以向第六维、第七维、第八维时空等等扩展。举个例子,莱夫(Rife)的显微镜能够揭示其中的一些层次;运用易消散的波,它能解析16级更深层的动态能量结构。

  所有能驱动矢量分量的都是更高维的。

【示意图】(略)

图 76. 超框架、真空、虚拟态、意识和思维

  “一个念头或一线思维”是一个局部模式(分量不断变化但保持矢量迭加为零的局部零矢量集合)从一个时刻到下一个时刻的净变化。

  思维总是在电磁矢量合为零的集合之内的分量的一个模式变化。

  多数思维是完全“无意识”的,不被觉察的(多个同时进行的或平行思维)。少数是有意识,清醒的(有序安排的,单独考虑和处理的)。

  无意识的意识完全是一个平行处理器(多件事情/思维同时处理)。

  有意识的意识完全是一个序列处理器(每次仅处理一件事情/思维)。

  多数人从来不去花时间和精力去辨别和注意这一现象,即,在有意识的状态下,他们一次只能感知一件事。当然,清醒的意识是如此之快以至于人们习惯于认为他们能够同时感知很多事情。

  既然清醒的意识不能分辩无意识这台“幻灯投影机一次打出的多重图像”,就解释了为什么清醒的意识不能清楚地知道“无意识”的内容。

  实际上,无意识的意识是彻底清醒的━━它不过是同时存在的多重清醒意识(这也给为什么有的人会显示出多重性格提出了一种有趣的诠释)。

  当清醒的意识“注意”到无意识的内容,它就看到“某事物”同时具有“多重内涵”。

  那就是我们所说的象征性。一个象征或符号是一种能同时具有多种含义的事物。

  这就是为什么无意识试图同清醒意识沟通时总是“象征”事物。这就需要解析这些象征来理解被交流的信息。

  这就是为什么,例如梦,是象征性的。也是为什么我们往往需要经过职业训练的心理咨询医生或心理学家来分析精神不正常中的一些象征性的表现,从而找到被象征化的、埋藏在表面之下的深层原因。

  使用人为控制的标量电磁场,人的思维的有意识/无意识的一部分或全部就可以被操纵和控制/改变。最终如果人们想做的话,人会有能力把意识和记忆的全部内容都显现到电视屏幕上。

  将来,通过电磁手段直接影响意识也会成为可能。精神病可在工程学的基础上直接治疗。

  当然这也可能使人因可怕的不怀好意的滥用而受到伤害。改变或抹去某人的个性也会成为可能。当然,我们祈祷,这样威力无比的工具将不被用于此种用途,希望它将只被用来治愈人,而不是伤害人或杀人。

  不幸的是,里希特赛恩(Lisitsyn)的工作透露了苏联很久以前就开始运用动能学(标量电磁场学)做精神控制和意识改造工程,包括遗传密码的解密工作。苏联业已报道了在脑中产生可控制的诱发图像和感觉的事例。这种诱发的图像和感觉就象自发产生的一样。他们甚至报告不仅能控制是否让被诱导出的信号被清醒地意识到,而且还可以控制何时让它被意识到。

  多年以来,美国情报分析员和美国科学家完全不相信电磁信号能够直接影响意识。

  但是,当一台苏联医用仪器━━LIDA设备被得到及公开评估后,他们被迫重新考虑他们的立场。

  LIDA仪器━━一个仅比公文包大一点儿的装置━━已经被苏联医疗单位应用几十年了。

  这个装置使用一个40兆赫兹的载波和非常复杂的波形(用复合频率、相位等进行信号调制)。

  当暴露在这种电磁信号下,在几分钟之内,人就会逐渐进入一种惚兮恍兮,僵化静止的状态。那人会变得非常安静,一动不动。

  曾有报导一只猫也被同一台仪器测试并得到相同的效果。

  一个美国科学家宣称这种仪器曾经在五十年代的朝鲜战争中被北朝鲜用来给被俘的美国士兵“洗脑”。

  如果确实如此的话,可以看出苏联成功地掌握这种电磁生物战技术/医疗技术已经如此之久了。

  根据传闻,被这种仪器照射过的囚犯变得心理上无力抵抗他们严厉的洗脑式的审讯。

  让我们再回到脑的活动,以及它那无法计数的,加合为零的微小的电磁矢量,和它丰富非凡的,复杂异常的具有决定性的亚结构。

  我们发现那迭加为零的矢量集合可以形成势能。这些势能━━例如标量电磁场━━可穿透到脑和身体的原子核。势能次级结构的内部的变化(如,思维)也可穿透到原子核。

  这些原子核持续不断地被“激发”(粒子能级发生变化)到这些形成的势能中,包括形成的势能中的每一个分量的“势能”或“电荷”。也就是说,核子同时被全部动态势能(意识)和单独的次级结构变化(思维)所激发。

  值得注意的是,意识、思维和记忆都停留、记录在原子核上,存在于许多不同层次的虚拟态中,在许多超维之中。

  因此,运作中的意识和生物控制系统━━包括珀普(Popp)的主要细胞通讯系统,免疫控制系统,感知控制系统,还有修复控制系统━━都是以动态相互作用的,有特定模式的势能或“有特定模式的电荷”,以及共振和频率等形式“建立”在核子上。

  延伸一下我们刚刚讨论的概念,我们可以把意识和它的相互作用看成是物质的。

  任何一种带有“精神属性”的东西都可以直接建立界面并被调控。

  有一天,仅举一例,“教育”将是直接向大脑、身体/细胞生物势能中装载特定的模式,就象我们今天向磁盘驱动器里插磁盘再下载到电脑上一样。那时,每个人都能受到做梦也想不到的技能培训和最高学位的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