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全世界弘法,向整个人类弘法

从日内瓦归来试谈海外弟子迫在眉睫的责任和任务


【明慧网2000年3月27日】为什么来到日内瓦?在这儿来是要我们悟什么呢?

从去年下半年以来,中国政府逐步升级的镇压把法轮大法一步步推向世界。我们海外的大法修炼者从自己的环境作起,向身边关心法轮大法的人弘法,向有兴趣于修炼的人士弘法,向自己居住地的居民们弘法,进而向当地的政府弘法。当中国政府的打压之手伸向各国政府的首脑,以期在世界范围内形成镇压之势时,客观情形把海外大法修炼者的弘法工作推到了国家的层次,向国会弘法,向议员们弘法,向总统弘法,向国际组织弘法。随着接触大法的人们对法轮大法的了解不断深入,他们有的为中国人民神圣的信仰自由大声呼吁;有的直书中国政府领导人,要求他们遵守和履行国际人权公约。从各国政府,洲际政府的纷纷表示对中国目前现状的高度关注,到今日在日内瓦举行的联合国人权讨论会,都充份地表现了世界人民和各国政府领导人对正邪是非的鲜明态度。

作为大法的修炼者,从面向我们身边的人们到接触我们当地的政府人士,从向我们周围的不同种族的人士弘法,到帮助我们所在国家的政府了解法轮大法,弘法的层次一步步提高,范围一次次加大。形势的迅猛发展,时间节奏的迅速加快,一个个弘法要求之间间隔的缩短,往往对我们每一个身临其中的修炼者都具有非常严格的心性要求和对大法迅速传播局面的深入理解的要求。我们往往不一定能跟上大法弘传对我们的要求。

记得去年7/22以后的一家美国电视新闻报导说,因为美国政府不了解法轮功是什么,所以没有明确地表示态度。当中国政府开始残酷抓打国内的大法修炼者时,我们那时可能还没有想到去向我们的政府弘法;当中国领导人把充满思想业力的污蔑大法的书籍直接塞到各国政府首脑手里时,我们向政府弘法,却可能没有估计到今天的日内瓦人权会议,... ...。看到今天的联合国人权会议,我们能悟到下一步的发展,进一步的要求吗?我们总是跟在形势的后面,而不是站在法理上主动地悟到我们的任务和责任。我们甚至是被中国政府的错误行为推着前行,虽然是在前行,却不乏被动之处。4/25以后,百分之五十的海外媒体报导是“自然”报导,即只叙述事实;另外百分之五十的报导带有负面的色彩。7/20以后国内的大法修炼者以整体的大善大忍为世界人民了解法轮大法作出了最好的现实和历史说明,法轮大法真善忍的宇宙精神在人间的体现震撼了所有善良人民的心灵。国内的大法弟子为全世界,全人类知道和理解大法填平了鸿沟。从去年9月以来,百分之九十五的媒体报导都是正面的了。我们向世界弘法的伟大历史职责有了一个很好的开端,还有许多艰苦的工作在等待着我们。

那么,到日内瓦要我们悟什么呢?

纵观眼前的情况,人们对法轮大法修炼者在中国遭遇的同情,还大多停留在对中国政府所作所为的批评,以及对无端受压的国内大法修炼者的基本人权的支持上。这就意味着,到今天为止,他们还没有真正理解大法,因而加入到修炼大法的行列中来,所以我们仍然任重而道远。

大法把各国的弟子聚集到日内瓦,面对各国的政府,不同的态度,甚至中国政府无孔不入的压力,我们的责任就是帮助所有的人了解事实真相,了解大法。他们对法轮功事件中人权决议的态度,是他们在历史的正邪之争中摆放自身未来位置的过程,却不是我们的最终目的。只有各个政府,各国人民,全世界人民真正了解了法轮大法,他们的国家,人民才可能得度。

大法把我们海外弟子聚集到了远离我们自身国度的瑞士,在这里,我们看到的是所有的国家,所有人的利益的协调和冲突,正邪是非在这个空间的较量,看到了我们所在地区和国家以外的情况,了解了我们眼见之外的更多的情形。我们的心胸不得不扩大,眼界不能不放宽。也可以说,在这里,客观的事实反映了我们弘法的深度和力度,是对我们海外弟子弘法工作的一次很好的检验。人权是唤起人民善念的基本,但光赢得了人权的支持还远远不够,它离人们真正得法还有一个很大的距离,甚至是实质上的鸿沟。我们应有向整个人类,向全世界弘法的博大胸怀和气势,并清楚地看到海外伟大弘法任务的要求和现实的差距。

世界局势把早已超出中国国度的法轮功问题正式地端到世界的桌面上,我们将不再是仅仅面对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政府,而是各个国家,各个政府,各个组织,各个民族。没有对大法洪大无边的内涵的理解和把握,我们将看不到大法弘传要求我们走出局部,开展向整个世界,整个人类弘法的伟大任务的迫切,写不出如掾巨笔的弘法文章,做不出气势磅礴的弘法效果。有两分层次,只能有两分眼界;有三寸胸襟,只能做三分事情;有七分容量,只能装七分内容。大法是我们开阔眼界,扩大胸怀的唯一依托,大法帮助我们超越我们的层次,人的局限,时空的障碍,真正进入无限宇宙的浩瀚。

以上想法仅属个人心得,不妥之处,敬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