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来稿:坚修大法心不动


【明慧网2000年3月28日】在中央“两会”之前,大庆有几十名大法弟子到北京上访。XX培训中心也有5人上访。领导担心会有更多的人上访。于是把我们9位正在工作的教师以办班为名,软禁起来,并对我们实行了很多高压政策。如:

1、软禁。24小时内采取人盯人。一对一。寸步不离地“看护”隔离。我们已经失去了人身自由。
2、每人交押金5000~10000元。没有合法手续(上次办班所交)。
3、每人每天交210元吃住费,包括看护人员和“中心”领导的吃住费共19天。
4、领导在会上高声叫骂,口不择言。并说:“我们就祸祸你们,叫你们只有一口饭吃,没钱上北京告状。
5、领导先后两次逼我们写辞职报告。

更有甚者,有的领导同意一炼功者的家人要把她送到精神病院。炼功者不从,遭到家人三次暴打,领导视而不见。其它炼功者干预,被领导高声厉色喊回隔离间。该弟子高喊:“人权在哪里!正义何在!如果再迫害我。我就把大庆培训中心人权黑暗的问题上网,叫全世界都知道!”大法弟子的正念,使他们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

这期学习班已经是培训中心办的第五期“思想转化”学习班,我们这几位大法弟子大部分都是以前进过班的,由于以前很多心没放下,对法不够坚定,在压力面前违心地说了很多错话,有的甚至写了揭批材料,使得这里的人不了解大法,魔性显得很大,所以第一天开班领导就讲:“进到这个班的没有不转化的,都得达到揭批才能毕业。”可是他没想到,我们经过这两三个月的学法修炼,都对以前的做法悔恨不已,正想找机会改正呢?我们悟到这是师父又一次给我们提高的机会呀。

在19天的艰苦环境中,我们大法弟子只有一个信念:“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事实正是如此,我们坚定地走过来了。我们把这个环境变成真正修炼的环境,我们冲破重重阻力,坚持每天学法,炼功。一有机会就一起切磋,遇到问题向内找,相互鼓励,共同提高。

我们利用和领导交谈的机会,向他们弘法,用我们的实际行动改变了他们以往对大法的偏见。

在学习期间,领导读材料,当读到诬蔑师父和诽谤大法的话时,一学员一把抢过材料撕得粉碎。使领导大吃一惊,问:“你是干什么吃的?”她坚定地说;“我是大法弟子!”“你为什么撕了?”“那全是假的,不许污蔑我的师父!”她不顾一切地维护了大法和师父的尊严。

在讨论时让我们谈对法轮功的认识时,学员谈出自己学法、炼功后身体的改变,心性的提高,证实大法的真实性与科学性,使领导受到震惊,扭转了局面。由学攻击大法资料改学宪法等其它资料。

在学宪法期间,我们把领导迫害大法弟子的行为与宪法对照,触怒了领导。他们高声叫骂,并逼我们写辞职报告,目的是叫我们放弃修炼。我们毫不动摇,并针对中心存在的不合法现象形成书面材料给他们指出来。由于我们的坚定,他们又变化招术,和风细雨的商量我们:“只要你们口头上说不炼了,回家怎么炼都行,我们就放你们回去。”我们说:“我们是修真善忍的,不能说假话,在任何情况下、任何人面前我们都堂堂正正地修炼。”

中央的‘两会’结束了,领导又叫我们写保证书,找担保人,我们不答应。领导又退一步,把印好的保证书(1不进京上访,2不非法集会,3不给单位造成影响。)给我们说:“这个保证书没有一句话提到法轮功和你们的师父,这回该同意了吧?”我们又坚决反对。我们说:“进京上访是每个公民的权利,谁也不能阻止!我们炼功人做的是好人、干的是好事,我们没有错!写保证是对我们人格的侮辱。”我们不但没写保证,反而每人写了一份“公开声明”。郑重声明以前在法轮功方面说过的错话、做过的错事和曾经按照他人意愿写的保证书一律作废。

领导看到我们不约而同的举动由意外到惊讶,原本想用经济制裁拖垮我们,后又用开除工职恐吓我们,我们都没有一丝动摇,他们现在感到什么办法也无济于事了,最后让我们各自学校领导把我们领回学校。

在学习班里,每天考验我们心性的事都很多。不管什么样的考验,我们都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都向内找自己的不足,对大法越修越坚定,至使领导们对我们的各种无理要求由最高点:揭批法轮功,无条件地降到了零。通过这一段时间的修炼,又进一步领会了师父说的:“修炼就是修人的心。你的心不动,其他表现都是假的,形式是假的。”“如果我们真能够雷打不动,你看他自己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