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特利尔法会: 我修炼法轮大法的经历


【明慧网2000年3月28日】

我叫克可君,家住美国缅因州波特兰市。今天我在此和你们分享一下我修炼法轮功的一些体会。

在学法轮功之前,我经常探索人生及其存在的意义。我常问自己,死后是否还有生命存在;是否有轮回,等等。这些问题我都没有找到答案。为了探索这些问题,我读了很多书,包括太极,我还搞理疗和精神疗法。

99年4月10日,我和我丈夫比尔及我的妹妹布里斯勒参加了新罕布什尔州曼彻斯特市的一个健康博览会。由于我对太极、治疗都知道一些,并有一个兴旺的雪克里生意,我们退休后将有一个额外收入,所以我们都参加了这个健康博览会。

在会场里,当我的丈夫来找我的时候,他被法轮大法的摊位吸引住了,当时我和我妹妹正在另一个摊位看一些东西。比尔和法轮大法摊位的人交谈,而且很有兴趣地听他们讲。他们说,他们将有一个介绍会,然后做功法表演。后来我们全都到他们的摊位那里去了。我被电视上的教功录像吸引住了,电视中穿着金黄色衣服的人正在做着看起来相当容易的动作。

我们三个都参加了他们的介绍会。介绍会给了我们相当深刻的印象,所以我们问他们,如果我们能组织一批人,他们是否愿意开车到波特兰市去教功。

我们一起商量了一下,并约好让他们到我家教功。在离开博览会之前,我们问清楚了法轮大法所需要的东西是什么。然后比尔和我的妹妹各买了一套书及一盒教功录像带,比尔和我将一起共用一套书。但当我们正要走时,我突然意识到我应该有我自己的一套书。比尔头脑很快转过弯来,他又买了一套书,然后我们开车回家。我等不及回到家再看书了,迫不及待地在车里就打开一本书,开始读起《转法轮》。比尔说,“他们告诉我们从那本薄的开始读”。后来我把书放下了,接着我们谈起参加法轮大法介绍会。之后,我们是多么快就丢掉了其他一切以前所学的东西,对它们一点兴趣都没有了。

回家后的第一个星期天,吃完早餐后,我们坐下来看教功录像带。我学会了五套功法,我等不及他们来教了。从那以后,我几乎每天都炼功。

5月1日,当这些法轮功辅导员来到我家时,他们相当吃惊地发现,我不仅读完了《中国法轮功》,而且读完一遍《转法轮》,已开始读第二遍了。我已经跟着录像带学会了五套功法,这件事也让他们惊叹不已。大约12个人参加了在我家举行的第一次法轮功介绍会。

这些法轮功辅导员第二个星期六再到我家的时候,我正在消业,消得很厉害。我开始打喷嚏和咳嗽,病倒了。以前我总是服用大量的维它命,几天之内,这些症状就会消失。消业的第一天,我还是服用很多药物,但比以前量少,我不想多服。但我的症状不仅没变好反而变得更糟,我的鼻子变得又红肿又疼痛。

那天晚上,我意识到我应该完全停服所有的药物,很快,我鼻子的红肿、疼痛消失了。我这才知道这是真正的净化身体。我正在排毒,所有这些年我压进体内的脏东西都要排出来。由于整夜不停地咳嗽、流鼻涕,搅得我丈夫睡不好觉,大约一周后,我决定到楼下的沙发上自己睡。

在消业的那些夜里,有些想法冒出来了。我觉得我应该清理掉我的那些动物卡片、印度卡片和意大利式算命卡片,我必须起来做这件事。凌晨一点钟,我起来整理我的东西,把这些卡片扔掉。过了一会儿,我觉得累了。我告诉自己说,天亮时这些东西都将在垃圾筒里躺着。

我的这次消业过程持续了三周多。说实在的,那些晚上我感到极不舒服,但并不觉得痛苦,而白天却很好。我几乎无觉可睡,我丈夫告诉我你应该吃这个药、那个药。我向他解释说,如果我服药,我所承受的一切都将白费。我终于经受住了这个考验,心里感到非常高兴。

我以前买的一切和算命、治病、气功有关的东西,包括书、证书、笔记、录像带,等等,都被扔掉了。我不想给任何人这些东西,给谁害谁。读《转法轮》后,我才意识到,以前仅仅经过四天的训练,我怎么能够给人治病呢?尽管我这样做了,这怎么可能呢?这不是害人害己吗?我想成为一个治疗者的欲望消失了。

我醒悟了,我明白了一个常人的人生道路不同与修炼人的人生道路。做为一个修炼者,没有病,只是净化身体,消除业力。数年前我学过“忍”,但不知道它的含义。现在我知道忍可以提高心性。当我在户外炼功时,小虫子在考验我的“忍”。小虫子咬一下就象遭到电击一样,一炼完功,它们就象做了错事的小孩一样跑开了。当然,这不是偶然的。

当我回顾我以前的人生,看看现在我所走的路时,我就非常感谢师父所给予我的一切。我一定要珍惜真善忍,它是我一生的追求。今天,人生之路把我引到这里,我非常珍惜和感谢。

由于上述的原因,为了和家庭成员及朋友们分享宇宙大法,我和我丈夫把我们家建成了一个炼功点。每个星期四晚上7点到9点,我们集体学法炼功。星期二下午,我们有一小时的教功活动。我们尽可能多地参加集体学法和炼功活动。

我们今生碰到了这么多的好人,这是我们的缘分。

谢谢大家。

2000年2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