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很难见到阳光

来自唐山开平劳教所的报道


【明慧网2000年3月28日】(编者按: 唐山开平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弟子的行径令人发指,恳请国际社会尽早给予关注,避免再次发生类似赵金华、陈子秀被毒打致死的惨案。)

邱立英、白玉枝、周西蒙、段津津、何静、李青、陶陶等等是为维护法轮大法而被判劳教的大法弟子,无论在任何情况下,对于她们自身遭到的磨难,她们都当作是提高心性与提高境界的好机会。她们之所以要写下自身的遭遇,是因为宇宙大法在人间被诬为“邪教”;传法度人,为人类呕心沥血的李洪志老师被恶毒通缉;最最善良的大法弟子被判入狱。这一切之所以在中国大地上发生正说明政府中的某些人已经丧失了起码的辨别善恶是非的能力,为一己私欲带动不惜以牺牲国家人民利益为代价,逆天而行。这使人类的道德出现更为严重的下滑,致使许多执法人员人性恶的一面极度放纵强化,由此为中国社会带来的灾难性的影响令每一个善良的人担忧。出于对国家民族的责任,我们希望让世人知道她们的真实遭遇,并希望这种丧失人性、背离人道的情况在中国大陆能够立刻停止并完全杜绝,使中国的人民群众真正享受到民主的、开明的、公正祥和的社会环境,使人类的道德真正能够回升,使人类的明天变得美好,这就是我们的一点愿望。

她们在唐山开平劳教所女子大队被判劳教,那里有大法弟子21人,以下仅将其中5人的一些情况略举,希望得到全社会的重视,并能尽快使这一类情况在全国范围内得到纠正。

她们第一批12人是在1999年11月初来到劳教所的。她们第一次炼功并学法时,劳教所没有对她们进行任何的谈话,而是将她们每人铐在一棵树上,然后揪住她们的头发往树上撞,从垃圾堆里找出脏抹布往她们的嘴里塞,更令人发指的是竟将女队以肮脏著称的一年从未洗澡的一个劳教人员的带经血的裤衩和袜子塞到她们的嘴里,此后对她们进行了多次毒打,致使她们第一次持续21天的绝食。

石家庄法轮大法学员邱立英在1999年12月9日来所的第一天,因炼功遭到值班人员毒打,用拳头猛击打双太阳穴、胸部甚至用膝盖猛烈撞顶下阴部,当初险些晕倒,当场目击的两位劳教学员,一个被吓吐血,一个被吓瘫倒。邱立英在1999年12月4日至2000年1月5日32天绝食过程中,尽管身体非常衰弱,但劳教队长没有让她休息一天,一直在出工,在2000年1月22日以后,再次绝食期间时值隆冬,早晨5点在宿舍炼功,穿着薄薄的毛衣、秋裤、拖鞋,被拉出来铐在树上,当时寒风凛烈,气温是零下16、17度。她无论在什么严酷境遇下,始终表明着坚修大法的坚毅态度:无论何时何地,修炼的人既修又炼,决不放弃炼功!只要摁不倒我,就一直炼下去。

原石家庄法轮大法辅导站副站长周西蒙2000年1月1日炼功被值班人员用棍棒毒打并被吊铐在树上近五个小时,将手严重冻伤。她从一月十九日开始,由于看到大法受辱,大法弟子受难,无法进食。一月二十四日零晨四点多因起床要炼功被班人员铐在宿舍,队长知道后叫铐到外面并不许穿大衣、戴手套和帽子,因她经常面带笑意,队长过来看到后怒不可遏,一边说‘我叫你笑’一边开始左右开弓连续打了近二十下,直到队长手疼的打不下去了才罢手,但是她的脸上依然是原来的微笑。在她绝食第十二天在大院清理卫生时满院几十个人,队长点名叫她拉平板车,她只有一米五几的身材,此时的她瘦的不足七十斤,队长说‘叫你不吃饭,就得叫你拉车,看你吃不吃’,学员都想替她,可是不敢,她硬是用虚弱的身体,在队长的监督下拉着沉重的垃圾。在她绝食二十多天已经在床上起不来后,队长到床前要求她出工,并叫一个学员扶她出工,那时的她已经没有力气,膝关节失去反应几乎无法行走,结果走在半路送她的学员回去了,队长去办公室了,她自己站在道上找不到支撑几乎摔倒,幸亏有一个同宿舍的人看到了将她扶到出工点。

段津津,何静,都只有二十四岁,在她们绝食的56天里,直到第49天被送到医院前,一直被强迫出工到砖厂搬砖。何静多次晕倒在出工点,脸上还留着摔伤的疤痕,当她要求休息一下时,队长没有任何表示就象没听见。在段津津绝食期间,三九天为防止她炼功,晚上睡觉时只让她穿一件内衣,然后将她的双手斜向交叉铐在头上。这时津津已经绝食三十多天了,这样的天气别人盖两床棉被都感到寒冷,而她整夜上半身裸露在外,手铐冰凉刺骨,再加上一夜无法翻身,漫漫长夜,她在寒冷和身体僵麻的折磨下,整夜不能入睡,早晨松开手铐后到下午才能恢复正常知觉。

廊房学员康淑香在绝食期间,也是同样的被整夜铐在床上,由于不能翻身,段津津身体一侧竟被沤出两块茶杯大的‘褥疮’。

更令人惨不忍睹的是段津津等人由于收工后赶不上医生下胃管灌食,结果就在工地被灌。每次由五个人操作,一个人揪住头发,一个人捏住鼻子,一个人捂住嘴巴不让进去一丝空气,一个人捏住喉咙,另一个150斤重的大胖子坐在津津绝食一个多月后单薄如纸的肚子上,她被她们折磨得发出惨绝人寰的嘶喊,以至别的学员都吃不进饭去,可这些灌食的人和队长竟面无表情、毫不动心,就等她被憋得快窒息时一张嘴给她灌进食物,施行她们所谓的人道主义救护,可是她们没有想到医生之所以从鼻腔下管,就是怕长期不进食食道粘连直接进食时容易呛死。对于她们这样的灌法,津津每次都面临着被呛死的危险,正值数九寒冬,津津的棉衣到内衣,里外全被汤水湿透,剩下灌不进去的流食,她们甚至就直接倒在她的脖子里和衣服上,然后不准她换,就这样津津被灌食了十次。

石家庄转来的,原井陉县法轮大法辅导站站长,井陉县政协常务,连续多年被评为市级劳动模范,享有多项荣誉的白玉枝,在绝食62天的艰苦历程中,更是受尽折磨直到生命垂危,几乎抢救无效,逼近生命终极的边缘,绝食初期她被关小号半个月,从早六点到晚八点,回到宿舍,她又被从夜里十二点铐到早晨,让她只穿一件内衣内裤将宿舍门窗大敞,一只手铐在斜上方最高处,一只手铐在斜下方最低处,只能是一个最难受的弯腰半蹲的姿势,然后把全班尿了尿的尿桶放在她的面前,让她沉浸一夜。遭受毒打更是常事。在唐山寒冷的日子里,她常常被铐在寒风里,直到她绝食已经近50天的时候,有一天地上积雪很厚,天上飘着大雪,她先是被值班人员用自得地称为‘燕儿飞’的姿势,双手吊铐在宿舍内的树上,她的帽子手套被扔到房顶上了。然后被移到操场大院背铐在树上,她已经实在没有力气站着啦,就跪在了雪地里,渐渐晕了过去,大院人来人往,队长学员就眼见她这样在雪地里,大半天过去了才有人发现她早就冻晕在地了,直到这时她才被送进了医院,之前她一直在菜园劳动,拖着拖不动的身躯在寒风中倒腾冰冷的白菜。为了能炼上功,白玉枝倒下了,她说她要炼功,要法不要命,她开始吐胆汁,然后吐血,连喝口水都吐,她的左眼已经没有视力,左眼非常模糊,120斤的体重只剩了80斤,已经不能在插鼻管,输液也毫无作用,眼见就要告别人世......,这时才惊动了上上下下的领导,要求不惜代价抢救,最后甚至同意了让她炼功,因为出了人命的话不好交待。可这时她想炼都起不来,想吃吃不进去了。在62天中,她没吃一粒瓜子,一块糖,忍受着饥寒的交迫,天天盼着能炼功,靠着坚决的信念和大法的力量,白玉枝现在已经活过来了,并且五套功法能全部炼上一遍,她用生命换来了她本该与生俱有的修炼大法的权力。

女队的大法弟子除一二人之外,全部遭到过毒打,或有上述经历。以上是我们仅能知道的一些典型例子,她们四个人都是从生命垂危或极度衰弱或十分虚弱中被救护过来的,她们是用自己生命,换来了暂时能够炼功、不再被铐被打,享受到生命中最大的幸福。然而,全国又有多少被关押的功友,依然经历她们昨天的痛苦,他们的生命依然受到威胁,全国的监狱、劳教场所,又有多少被冤屈的、被非法折磨的无辜善良的百姓,即使很多人犯罪,他们合法公正地得到人道对待了吗?我们希望全社会都来关心一下看守所、监狱、劳教所,这里的地方很难见到阳光。


后记:
我们怀着悲壮沉痛的心情,记述着发生在我们身上及我们身边的事情。

一九九九年七月,翻开人类历史上最悲哀最耻辱的一页。宇宙大法在人间被诬为‘邪教’;传法度人、呕心沥血的旷世尊者李洪志老师遭到通缉,大批的修炼者被捕入狱,一时间狂风巨浪向法轮大法和大法修炼者们席卷而来。然而,正是通过这史无前例的磨难,真正展现了大法弟子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和无私无我的崇高境界。一批伟大的修炼者为了让神圣庄严的‘佛法’在人间有一个正确的位置,为了让更多渴望返本归真的善良的人们,能够有机缘在大法中修炼,不惜牺牲自己的一切,工作,家庭,亲人,乃至自己的生命去上访进谏,他们真正创造了惊天地、泣鬼神的伟大壮举。当他们因此而进入监狱或劳教所后,他们依然初衷不改,坚修大法,纯真善良的心,不但无怨无恨地承受着一切磨难,而且依然为大法在人间正名。他们为了让世人了解法、得法顽强不懈地努力着,虽然因此而招来更多的污辱,承受更严酷的打击直至献出生命,他们坦然依旧。他们光彩夺目的言行震撼了多少善良的心为他们流泪,‘佛法’的光辉普照他们周围的人,又使多少已经污浊扭曲的灵魂找回新生的希望,甚至是直接迫害他们的人也被他们感动。

史无前例的磨难之中,一个个伟大的生命诞生了。可是,那些助纣为虐,丧尽天良的各级执法人员,在邪恶势力对大法疯狂破坏中充当急先锋,无知地毁灭着自己。人所做的一切都将自己偿还,法正人间,“天清体透”之时,他们的生命将去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