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3月28日大陆综合消息

【南京】南京精神病院关押了四名法轮功学员,院长张颖东的电话号码是 011-86-25-3723-287。南京市信访局的网页是:http://sxfj.nj.gov.cn/gb/part/sxfj/mail/mail.htm

【北京】据悉北京公安部门找到一条发财之路,若地方公安局或派出所到北京领回上访的当地法轮大法学员时,要向北京公安部门缴纳2000元/学员的人头费。于是地方公安局或派出所层层加码,对上访的法轮大法学员进行巨额罚款,并且多数罚款均未出示任何收据。许多坚修大法的学员因此倾家荡产。成都市公安局龙泉驿分局一科X科长明确表示:“你们以为炼法轮功就这么轻松,我们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也不需要任何手续,就是要罚你们的款。”

【四川】近一个时期以来四川成都及郊县、绵阳、德阳等地公安部门陆续收到了从全国人大信访办返回的法轮大法学员的签名信,各地方公安部门已立即行动,对签名的法轮大法学员进行清查。

【锦州】在人大召开期间,锦州市公安局为阻止大法弟子进京上访,每天晚上派各派出所干警及街道人员到火车站值班,发现学员立即送往拘留所。一女学员(华玉平)在车站被公安人员发现,结果被打得走了相。王敏、张淑杰因是多次去北京上访,结果被抓回来打得浑身青紫。在拘留所期间,不许出屋,吃饭都得专人送,并通知单位不给发工资,现准备送去劳教。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在车站被抓后也未能脱离毒打。

学员李刚因怀疑是“公开信”签名的组织者,被凌海公安局抓去。期间被打的遍体鳞伤,最后自己连裤子都脱不下来。最为残忍的是:警察竟然用打火机烧其指甲,他几乎晕了过去。其指甲被烧焦。在这期间,有些学员是在家中被带走的。问他们在会议期间是否能保证不进京,学员有的回答大法一天不平反就有进京的可能,结果被送去拘留。学员不同意,结果被强拘。她们是:张杰、曹玉环、刘淑媛、王立凡、吴艳秋等。有的学员说不去北京被罚交2000元保证金。还有四名学员在家中炼功,被警察抓走并拘留。

还有一些学员因为在给人大的一封信中签名被拘留。

在拘留所中最多时关押了多达80名大法弟子,女72人。其中年岁最大的有68岁。学员赵小华家属去探望时,派出所告知准备5000元钱并写保证才能放人。有的学员交了保证金,在规定的期限内未进京,结果保证金也未归还。

有许多学员被拘留15天后,又被加期15天。

凌河区的学员到期后一律不放,除一人被送往看守所外,其余均被送入铁路看守所举办的“强化学习班”,但目前看不出和拘留的区别(人身无自由)。其中男7名,女44名。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绝大多数学员已绝食。目前已绝食5天。在第四天时,让家属见面劝说学员放弃绝食。

【郑州】据悉郑州市公安局对遣送回来的上访学员每人罚款4千元,再拿出1千元用于公安的来回费用。

目前河南郑州市十八里河女子劳改所关押着多名秘密审判的大法学员。七里阎保安学校内大约40多名大法学员被强迫进行监视居住,每人每天收费108元,只有写了不炼功、不上访的保证才放人,还要交几千元的保证金。其中学员周红英因为公安检查户口时,发现家中挂有法像而被带走,至今已5、6个月。家中3岁的女儿托给他人照看。

学员孙某某因在向人大代表的信上签名,象所有法轮功学员一样希望政府正确对待法轮功问题,还大法清白。后又被金水公安分局怀疑是组织签名者,罚款10万元。后因无力支付,罚了5万元,并将监视居住的保证金5千元也没收。

现郑州市大部分学员已恢复集体学法,三、五不等的自愿参加集体炼功,恢复大法的修炼形式。

【广州】到目前为止,广州槎头小岛女子劳教所已关押了约22名法轮大法弟子(其中包括其母亲、姐姐、姐夫及小外甥女均为英国公民的梁文坚小姐)。在那里,每天要工作14、5个小时。一天的工作量是要做120个花,而正常的工作时间只能做80个,因此每天要加班到夜里1、2点钟,早上7、8点钟开始工作,但是也很难完成任务。工作量采用记分制,完不成要影响其他犯人。

在里面禁止炼功。赵愉和另一名大法弟子因炼了15分钟的功就被用手铐铐在固定物上,只能脚尖着地,吊了一个晚上,第二天照常要工作。

【广州】法轮大法弟子郑桂英,女,33岁,大专学历,家住广州天河南路48号304。2月22日到北京上访。但北京永定门信访局的门牌给拆了,上访无门。只好到天安门拉横幅以表心意,并向群众介绍法轮大法是正法。很快被警察抓住送到天安门派出所里。大约是下午2:30分,有个警察(身高约一米七,略胖,脸圆圆的)盘问她什么时候到北京的,她没有回答。于是她被手铐铐住,一只手在肩上,一只手在后背扣在一起。铐了一个多小时,然后警察就打她,当时警察叫她坐在地上,他站在那里,用脚不停地踢她身体、头部、脸部,踢得她头晕眼花。又从她袋子中找到一把木梳子向她的头部拼命地打,打得梳子都断了,打断后又用胶棒向她的头部、面部打来,打累了,歇一下又用拳头向她脸部不停地打。鼻子被打得流血了,两眼肿得又青又紫。整个头部、脸部都肿得变了形,认不出原来面目了。这样又折磨了一个多小时。

广州大法学员王英,女,41岁,大专学历,现中科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实验师,家住广州五山地化所17单元301房。她于2月28日上午被单位党委书记赵振华以进行思想教育为由叫进书记办公室,后见王英戴有法轮章,随即勒令威胁交出法轮章并要保证不去北京上访。由于王英没有交出法轮章,也未保证不去北京上访,而被限制在书记办公室及矿物楼会议室至下午6点35分,长达9个多小时。在这期间由人保综合处处长和保卫科长负责看守,连中午回家给放学回来的小孩做饭都不允许。这种发生在相对自由、民主的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里侵犯公民权益、限制人身自由的行为,不知这位书记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哪条宪法来执行的,更何况他本人又不是执法人员。

3月3日中午约12:05,广州五山派出所公安人员通过单位人保干部把王英叫去派出所问话,要求做出不去北京上访的保证,被拒绝。于是王英当晚10点多钟被投入广州公安局天河分局棠下看守所关押15天,理由是“宣扬法轮大法”。在押期间每天强制做工(做花等)12个多小时。3月18日上午放出。

广州大法弟子李粤秋,女,50岁,大专学历,经济师。广州北秀大厦客店部经理。99年12月底参加广州举办的小型(130人左右)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被公安机关拘留15天,关进了广州公安局天河分局棠下看守所监狱里,15天后未放出,改为刑事拘留关押至今。每天强制劳动做手工(如做花、插小灯泡等)12个小时以上。在此监狱四个女仓中被判1年、2年、3年劳教的大法弟子均已被送去劳教,唯独李粤秋现已被关押一百多天尚无结果。在监狱里条件很差,不准炼功,她的身体已受到很大影响,她的亲人都为她的健康状况担心,承受着很大的痛苦。大法弟子李粤秋在任八年客店部经理期间,没有任何违反国家法律的行为,在工作岗位受到各级领导和员工的好评。因炼法轮功而受到如此非人的待遇。我们呼吁国际人权组织和世界善良的人民伸出援助之手,要求中国政府释放无罪的法轮大法弟子。

广州大法弟子徐红霞,31岁,儿童心理学硕士,广东省妇联干部。99年11月进京上访时被捕,行拘15天,出狱后没几天。因到大法弟子罗慕栾家中吃饭而遭拘留,一同被抓的还有孟辉、葛佳夫妇等六人。徐红霞于2月3日假释后回老家南昌过年。于二月底在家中被广东省公安逮捕,判劳教两年,现被关在广州槎头女子劳教所。(据可靠人士讲,江泽民二月份到广东,批评广东公安打击不力,表示要彻底清除法轮功。据说罗干下给广东劳教法轮功练习者3000人的指标。)我们对广东公安这种违反宪法、肆意践踏人权和宪法、执法犯法的行为表示愤慨和谴责。

广州大法弟子施雷、朱莉夫妇、林刚夫妇、王XX夫妇在家中交流时被捕,分别被判行拘15天。施雷期满后已被转为刑拘,公安目前正在整理施雷的材料。

广州大法弟子凌翔、林凯、赵愉、沈荔、宋洪锋、汪和六人在去年12月份澳门回归前夕,在广东省中山市一饭店吃饭时被捕。林凯被押回原籍(潮州)劳教3年,目前被关在潮州市铁铺万山红劳教所,同所的还有五名潮州弟子,均因进京上访被判劳教2至3年。赵愉、沈荔、宋洪锋被关在广州槎头女子劳教所(广州人称小岛),均被判2年。凌翔、汪和分别判两年,现关在花都赤坭劳教所,每天被强制劳动十五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