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法会心得选登:寻求大法的漫长之路


【明慧网2000年3月30日】

修炼法轮功已八个月了。最初,我是于1999年7月在一个学术会议上听说法轮功的。这是一个由一位美国科学家主持的研究气功治疗癌症效果的会议。我曾练了一年多三种不同的杨氏太极拳,由此开始对气功产生兴趣。会议上并没有关于法轮功的议题,但在会议目录背面的一页关于法轮功的介绍却引起了我的注意。从会议回来后我从互联网上研究起法轮功的资料,我从中学到的远远超出了当初我所能想象的。

我出生于韩国,1975年在我8岁时随家人移民美国。我成长在一个基督徒的家庭。上大学时,我在马里兰大学主修计算机。在我大学四年级时,我为马里兰大学尖端计算机科学研究所的一个项目作研究助理。后来,我在维吉尼亚大学取得了计算机专业硕士。在过去的十年当中,我时常帮助一位塔夫兹大学的前任教授做国家精神健康研究所的研究项目。我们曾在一些著名的科学杂志上发表过一些论文。我目前的工作是做计算机软件编程与开发。

我是一个不轻易相信的人,我喜欢对事物进行深入的调查研究。在全面地掌握了材料后,才能做出决定。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是假的。所以,我总是非常小心谨慎。当我从互联网上看到大法的介绍材料和书后,法轮大法看起来几乎好得令人无法相信。然而,从其它的一些不同来源的报导中,可以看出师父所说的是真实的。在我数日的进一步深入学习后,我认识到法轮功是真真实实的。我终于找到了我一生所探求的真理,我发誓要成为一名法轮大法的修炼者。

尽管我已是修炼人,但在看师父的书时,我却产生了怀疑。我曾很难接受某些师父所讲的话。但不论如何,尽管有些怀疑,我仍继续我的修炼,因为法轮大法的法理似乎太正确了。一部分的我感到师父所描述的难以置信。这种怀疑深深地刺在我心上,致使我胸口发痛。后来我从师父的一本书中认识到,人的观念能够成为最难去掉的执著。这多么真实啊!经过一番挣扎以后,我意识到那些我难以接受的法轮大法的法理正是我所不理解的,但却未必是假!至今我还没有在师父的书中看到任何不合理的讲法。

多年来,我在磨难中挣扎着寻求真理。我真不知道这世上还有什么能象大法这样把一切解释得这样完美、透彻。大法甚至帮助我更清楚地认识了圣经。经过认真思索之后,我确定了修炼大法的决心。为了修炼专一,我不再练太极拳,扔掉了许多其它修炼的书。放弃了干扰修炼的活动,这完全是我个人的意愿。

在开始修炼和炼功后不久,我有了一些不同寻常的经历,这里举几件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这些都发生在几天之内,没有一定的顺序。有一天下午,我上了五回洗手间,尽管我并没有生病的感觉,也没有吃什么特殊的东西。人的手和脚感到很强的能量场,即使在我没有炼功时也有。我开始有了一种重感冒的症状,这持续了几天。那段时间,我常感到持续几分钟的内热。这种热的感觉和我以前得流感和发烧不同,而且非常强烈。在这段时期,有一次我让座给我的同事,他突然显得非常吃惊,说椅烫得他跳起来。这表明我不是在想象。一天晚上,一震把我从梦中惊醒,这时一股能量从头到脚穿透我的全身,这持续了几秒钟。这能量是那么的强,我几乎难以承受。后来,一天早上,躺在床上,我听到一阵很大的喧哗声,听起来象是一小群人冲进我的公寓,他们从我住的14层楼的另一端墙的外围进来的,以半园形穿过水泥墙进到我的卧室。他们在我床边的墙上停下来,很多人在那里用一种我不懂的语言对我吼叫。我没看见任何异常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他们的形态和样子,但他们听起来却非常响亮和清楚。这持续了大约半分钟,我全神贯注地注意着他们。最后他们几乎飞过我的床,穿越我的卧室,穿过墙离开了大楼。这次经历是这样栩栩如生,不象任何的梦幻,然而,我却保持着绝对的冷静与镇定。

最初,当我炼功时,我常常有异常的感觉,有时,这些感觉非常强烈,并且持续好几分钟。我想说两个例子。一次当我抱轮入静时,我感到一股强烈的能量从我的背部我上身升起。感觉我似乎要离地而起。在那一刻,我因怕离地而停止了炼功。另一次,在抱轮时,我的小腰处有一种深深的异常的感觉,这种感觉在我我完功后还持续了好几分钟。

炼过几个月之后,我的精神状态有了明显的转变。原先我常常为一点小事心烦、生气,现在,我很少感到不安。我总是心情愉快,看问题也清楚多了。不象以前我总是不喜欢与人交往,自己独处的时间多,我现在愿意与人交往,无论是不是法轮功修炼者。我的母亲告诉我说我身上有很多的变化。我感到身轻体健,尤其是在走路的时候,常常一走几里地也不感到累。工作一整天也不疲倦。我现在常常早起。周末也一样,不象在炼功之前,试过多年也无法坚持早起。

最初的三个月,我是在悄悄地炼法轮功。我想我个人就能炼好。但材料读得多了之后,也常见到材料中建议要大家一起炼。单独炼过三个月之后,我决定找法轮功的其它修炼者。我已经认识了许多法轮功的修炼者,他们的观点各有所长,对我帮助很大。

尽管同其他的修炼者一起炼功,我也还是不能和我家里的人和我的朋友谈法轮功,我总觉得他们不会理解。我也担心他们的强烈反对会使我的修炼进步受到影响。现在,我不再担心。我已经向我的家人和朋友介绍大法。

我的母亲是个基督徒,她原本对大法有些保留,因为法轮看着有些奇怪,还有些道理也类似佛教的说法。看过朝鲜语的<<转法轮>>以后,她觉得法轮功真的很好,她已经向她的朋友弘法。我也介绍了几个朋友学法。其中二人已经要求读<<转法轮>>等材料。但也有人并不想学。我的一个中国女朋友就是这样。听说我炼法轮功,她再不理我了。我想这是她的个人意志,我并没有感到不安,我希望她好。还有一个和我很要好的朋友也不肯认真考虑炼功,我也并没有强求。我们还是朋友。

我对法轮功是越来越坚信,修炼也精进了许多。我多次读了所有能找到的师父的大法材料。无数次的通读了<<转法轮>>,看来最新的英文读本很好。但我还是想有一天能读<<转法轮>>的中文原文。我在自己的日常工作中很努力。除此之外,我用了大量的时间学习中文。中文是很不容易掌握的一门语言,但我学得津津有味。

几个月之前,当我看到新闻中播出成千上万名法轮功修炼者受到中国政府不公平的粗暴待遇。这事件也并没有打击我炼功的情绪。实际上,当我看到那么多法轮功修炼者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妥当的处理他们的处境,我更增强了自己的信心和修炼的决心。我感到幸运我们在美国的弟子可以自由的修炼大法。和在中国的弟子相比较,我所经历的一点困难实在是微不足道。

我希望全世界各地的人们将会进一步认识和学习法轮功。

2000年3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