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体会点滴(挪威)

2000年3月日内瓦法会发言稿


【明慧网2000年3月31日】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叫顾红,在挪威的OSLO大学经济系读书。

一九九八年八月,在我回国探亲临回挪威的前一夜,有幸从一位亲戚那里看到了《转法轮》这本书,书名引起了我的兴趣。经询问,知道这是一本教人如何做好人,指导人如何修炼的书。尽管当时还不太知道什么是修炼,但还是对亲戚说我非常想学,同时还有一种想把它介绍给别人的愿望。临行前亲戚送给我一本《转法轮》,并关照我这是一本宝书。就这样,我开始了修炼的路。

与中国的同龄人一样,我从小接受的是唯物主义教育。八十年代初,在中国的青年中有一次全国性的“人生的意义”的大讨论。我曾经非常有热情地加入了这次讨论,并且试图从哲学的,文学的,科学的,乃至宗教的经典著作中寻找答案。尽管在当时写过文章,参加过演讲,但我并没有真正地把自己说服过。值得深思的是,这场历经两年、全国性的大讨论并没有得出明确的答案。在这之后的将近二十年中,还断断续续地考虑着这个问题。直到读了“转法轮”,才终于明白,人生的意义就是“返本归真”!

看完第一遍《转法轮》,我明白了一个问题,这就是师父说的:“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地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刚开始觉得修炼并不复杂,去执著心也不是一件难事,想着:把心放宽,不与别人计较就行。起初,感觉还不错,但就在得法后的大约一个月,我的前夫去巴黎旅行。十天后回来,向我提出要求离婚,因为他在巴黎爱上了一位姑娘,他们希望能够尽快结婚。我当时感觉心像拧起来一样发痛,无论如何都想不通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因为那时没有悟到这是过关,把它当成是生活中发生的一件事,那一个星期就在昏天黑地中度过。值得庆幸的是我记起了自己是个开始修“真善忍”的人。痛苦归痛苦,开始从自己身上找原因。我惊奇地发现,按照“真善忍”的标准,我并不是一个好妻子。我曾经非常任性,以我为主,还理所当然地认为这是女性表达情感的方式,而大丈夫就应该是宽宏大量的。这样在有意无意中做了许多伤害别人的事。现在,他提出离婚也就不足为怪,我自己的过错应当自己来承当。当我有这样的想法后,忽然觉得有一股祥和的能量流在我的身体里扩散,一瞬间弥漫到整个身体,一周来的心绞痛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祥和以及善念。我从极力劝阻离婚到真心配合办理各种手续。在我转变态度的几天后,我的前夫希望我们能重归于好。回过头来看,修炼既难也不非常难,只要真正把心放下,难关就能闯过。就像师父说过的:“修炼功法的本身并不难,提高层次的本身并没有什么难的,就是人的心放不下,他才说是难的。”(P332)修炼就像逆水行舟,不是往上修就会往下掉,而看书学法是往正道上修的关键。这个问题上我的教训是惨重的甚至是危险的。

看完第一遍《转法轮》,我自认为看懂了书中的每一个字,所以看完后就把书放到了一边。正是因为看书学法不够,遇到事情不能站在法上,而是用长久以来形成的人的观念思考。比如说,觉得自己得法晚,没有见过师父,也没有见过超自然的现象,一定是根基很差的人。自己把自己定为“中下士”,修炼起来也就不精进,把自己局限起来。也正是因为看书学法不够,在去年夏天以来,面对国内发生的一系列对大法的不公正处理,有一段时间不能用正念对待。从对国内学员的行为不理解开始,继而对修炼产生了困惑,对大法的工作也不那么用心了,自己感觉到离大法越来越远。虽然内心很痛苦,很不安,但就是没有拿起大法的书来读。直到有一天,一位我不认识的,在挪威读书的德国女孩找到我,要我为她纠正五套功法。交谈中她对我说:“你知道吗,我看了《转法轮》后,懂得了我过去看圣经不明白的地方。”她简单的一句话就像炸雷把我给震了一下。我忽然明白了,《转法轮》是一部宇宙大法,是需要我用毕生的时间来学习的。同时我也实实在在感到是师父在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不要继续往下掉。当时我的眼泪不知不觉中溢了出来,我为自己的不悟感到羞愧,也为老师的慈悲而感激!

随着看书学法,过去不正的思想纠正过来了。在与其他同修的交流中,看到了自己很多方面的不足,尤其是香港法会,使我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受。在弘法工作中,也认识到弘法对象应该是社会各个阶层中的有缘人。大法弘传到人间是为了普度众生,世界上所有的有缘人。包括各行各业,是不是都应该听到大法的声音。如果我们修炼的人不去向他们介绍大法,怎么能够使人们对大法有一个全面公正的认识,从而作出自己的选择。只要自己不带有有求之心,保持一颗纯净的心,向谁弘法应该都是一样的。道理想通了,工作也就由被动变得比较主动。

以上是我一年半来的修炼体会,自己感到还有许多大大小小的执著心要去,但我想只要我坚定实修,我会不断地成熟,直至完全溶于法中。

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