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普通日本人在北京的遭遇


【明慧网2000年3月6日】

我是战争年代留在中国的日本孤儿,现在已回到祖国。但中国人的善良使我一辈子都忘不了。是中国人哺育了我--一个敌人的孩子,供我上学,参加工作,没有一点歧视。所以,我虽然回到了日本,但我忘不了中国的亲人。今年过春节时,我去中国探亲。可回来时我心情很不好。因为3月3日,当我背个大包走在北京的长安街上时,一个武警从后面抓住我的脖领子,说要强行搜包,我问他为什么,他就说:“是不是学法轮功的?”我说:“我不是。”但他不撒手,就是要强行搜包。我告诉他前面还有两个人,我老伴和儿子,他不相信。

面对他这种野蛮,我再也无法忍受,就大声喊:“你抓法轮功的,怎么抓到日本人头上了?”儿子听到喊声,赶快走了回来,问我怎么回事,那个人就让我儿子说法轮功的坏话,并且问:“你说法轮功是不是邪教?”儿子因担心飞机被误,只好说:“你们给定了,那就是了吧。”这才放我们三人离开。

我不是法轮功弟子,也不了解,只是知道练法轮功的人做好人,做“真、善、忍”。但通过这件事,反倒使我明白了,法轮功弟子就是好人,就是大善人。他看我这个老太太背个大包,看上去面挺善,就认为我是练法轮功的,就要抓,看见好人就抓,证明法轮大法就是好!在我印象中中国人都是很善良的,在那战争年代,有那么宽广的心胸能哺育我这个敌人的孩子长大!现在怎么了?自己抓起自己的人民来,而且抓的都是好人,并且警察竟在光天化日之下叫善良的人去说些污言秽语,我实在无法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