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内瓦法轮功记者会所见所闻

|

【多维新闻社1日电】剑正来稿:

多维网编辑,您好!

感谢您登载了我的来稿。我同意多元先生的“百家争鸣”的观点。只是近一段时期多维网“法轮功的特别报道”中转载新华社的文章居多,而世界媒体如美联社、法新社等的文章却非常少。是否贵网也受到了中国政府的压力呢?希望不是这样,望贵网继续秉著新闻报道公正客观、观点多维化的原则全面地发消息、登评论,让读者自己去判断。

另外,上次稿中把我所附的内容拉掉了。希望以后如果录用,请把我的文章,包括所附的内容尽可能完整登载。以下一篇“日内瓦法轮功记者会所见所闻”是我在现场的所见所闻和所感。供您参考录用。谢谢!

忠实网友,剑正


日内瓦法轮功记者会所见所闻

在中国政府的百般阻挠下,这次在日内瓦的法轮功记者会还是如期召开了。中国政府官员和记者没有达到目的,新华社最终写了一篇偏离事实的报导误导读者,同时骗骗领导、哄哄自己。作为与会者之一,笔者就自己亲见所闻写出来,供广大读者参考。

法轮功记者会是在3月20日上午召开的,正好是联合国人权会议开幕的第一天。得到了瑞士的国际新闻记者俱乐部(International Press Club)的支持,记者会是在新闻俱乐部的办公楼的会议厅召开的。与在其它地方举办与法轮功有关活动一样,会前,中国政府已对瑞士政府以及该俱乐部施加了各种压力,然而本著新闻自由与公正的原则,记者俱乐部的主席迈丹先生(Metten)还是决定支持召开法轮功记者会,并邀请中国政府官员及记者参加。这是法轮功学员与中国政府官员第一次面对面同时在世界媒体面前出现。

出席记者会记者非常多,超过30人,会议厅里坐满了,还有站著的,中国官员与记者就去了六名。按新华社自己的报导,记者“人数寥寥,不到20人”,就算是如此,作为有20个新闻单位参加的记者会,也已超出了一般记者会的规模。新华社报导为达到政治宣传目的,乱发议论连基本常识都忘了。

俱乐部主席迈丹首先做了简单的开场白。记者会宣布用英语进行。接著法轮功发言人芮克林宣读了新闻发布稿,感谢迈丹先生排除种种阻扰使这个记者会得以召开,指出记者会的目的是为了向公众及联合国人权组织反映一些有关在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人权遭到践踏的真实情况,重申法轮功不反对中国政府、也不会参与政治,指出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对中国自己的利益是有好处的。接著四名海外法轮功学员讲述了他们个人在国内遭受迫害的经历,记者们关注地倾听著发言,并不时做著记录。至此记者会秩序井然。

发言完毕,进入了提问采访阶段。于是中国记者不断抢问,大声喧哗,在记者会上不顾体面地扰乱。新华社报导中提到三位西方女记者的提问是西方记者在他们扰乱中仅能得到的三次提问机会,而且提问的语气和回答的内容均被新华社的报导给阉割篡改了。

第一个提问的西方女记者对于在被拘留期间因绝食而被灌盐水的美国女学员的身体状况表示关切,询问她:“是否去检查过身体,现在情况如何了?”该学员回答是:“已基本好了,因为炼功身体好转很快。”而在新华社的报导中,此一问答被变得面目全非。有新华社这样的记者,谁还能从中国的官方报导看到一点法轮功的事实真相?

第二位西方记者问的是:“联合国人权会议正在日内瓦召开,你们法轮功学员有什么打算?”法轮功发言人张而平回答:“就是希望国际社会关注中国法轮功的人权问题。”这问题在新华社的报导中成了西方女记者的质问,读者试想一想,新闻职业的原则是公正客观的报道,职业记者不以自己的观点强加于人,作为西方记者具有最起码的职业准则,她怎么会去贸然地责问被采访者呢?当然也许对新华社某些记者来说是没有这个原则的,他们似乎习惯于把自己的话塞进别人的口里去说出来,然后变成棍子去打人。

第三位西方记者问题是:“我听说了不少中国政府迫害法轮功的消息,但法轮功是什么,理论是什么,和太极有什么不同?”这是一个很典型的希望了解法轮功的问题,在新华社的报导中又成了“法轮功到底是在干什么”的质问了。这种偷梁换柱、强加于人的做法是中国媒体在法轮功问题上已经是屡见不鲜了。

中国记者的提问,与其说是提问题,不如说是在宣传。一位中国记者手上拿著材料,不是对著被采访的对象,而是对著其他记者手舞足蹈的开讲起来,而且不按照记者会以英文进行的约定,用法语夹带著中文以特别大的嗓门嚷嚷了十几分钟,才问出问题来。经过瑞士学员的翻译,才知道他想把法轮功与乌干达邪教自杀的事情联系起来,他想告诉记者们他的结论而不是问题。瑞士学员梅(May)义正辞严地回答了他:“这种联系是荒谬的。对法轮功学员来说,生命是珍贵的。自杀也是伤害生命,是罪恶的,为法轮大法所摒弃。法轮功不是邪教。”

似乎是受到大嗓门的感染,中国官方记者一个个跳出来以事先定好的结论也开始质问起来。一名中国官报记者这样问:“法轮功是非法组织,并非法印书,李洪志因法轮功得了很多钱财,告诉我你们是怎么也因此成得百万富翁?”这个问题使一向生活清贫的法轮功发言人啼笑皆非。张而平先生告诉记者:“当年法轮功学习班是中国气功研究会官方机构请李老师办的,所受费用60%归气功研究会,40%归气功师,再除去场地费及资料费所剩无几。书也是由官方出版印制发行的。我自己是在公园免费学的功。所有法轮功的书和资料在互联网上都可以免费下载,现在能找到哪个作者会把自己的专著放在互联网上让人免费下载阅读的。如果李老师真想要钱,全世界那么多学员一人拿出一元钱,李老师就立刻是亿万富翁了,但李老师从来不会这样去做的。”

接著又一位中国官方记者忽然站了起来,说:“法轮功是邪教,害死1400人,你们作如何解释?”张而平先生指出:“法轮功害死1400人是不实的。就算有这个1400人的数目,与人口统计中正常死亡率比较,按中国官方报导的200万人炼法轮功,这个所谓的炼法轮功死亡率要低好几十倍。事实上,炼法轮功为国家节省了大量医疗费,中国政府应该提名李洪志老师得医学健康奖”。

中国官方记者与官员一个个按捺不住,争先恐后地抢话,使其他记者们再也没有机会采访。西方记者们则耐心地看著他们喧宾夺主、目中无人的表演。迈丹先生忍无可忍,一再劝告他们安静守序,他们却把他人的礼貌当作怯让。最后,迈丹先生还是出于礼貌对一个中国记者说:“你问最后一个问题吧。”

后来张而平先生说:“今天法轮功记者会邀请了中国官员和记者到场,明天中国使团举办的关于法轮功的记者会是否也能邀请法轮功代表参加呢?”中国官员和记者均哑口无言、无人敢答。然后,记者会播放了“法轮功-真实的故事”录像。

看上去这个法轮功记者会场面显得比较混乱,但在众多的媒体的面前,法轮功的真相越来越加清晰了。中国官员与记者的表现完全有失于大国风范和新闻工作者的职业道德。一位西方记者说:“他们这个样子早已不是第一次了。”而法轮功学员的平静、祥和则给记者们留下了深刻的好印象。

会后许多记者并没有离开,而是到隔壁房间与法轮功学员单独访谈起来。第二天,公正的报道照常出现在当地的各大报纸和电视上。值得一提的是,这次在日内瓦的法轮功记者会全过程有现场录像,在事实和真理面前,任何谎言都是徒劳无益的。

西方媒体报导参见明慧网3月26日转载的日内瓦《论坛报》及《二十四小时报》文章:

法轮功修炼者谴责中国政府的迫害
司法部和警署犹豫地跳起华尔兹
反击法轮功,中国外交官自自曝其丑
不参与政治的提倡道德的利他主义的运动

(2000年4月1日稿)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