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当前修炼环境,不断突破观念束缚


【明慧网2000年4月10日】 大陆当局对法轮功的镇压已经持续了近一年,一些地方官员、警察的暴力手段越来越恶毒,前些时候假经文的干扰也很猖狂,形成了一定程度的干扰,那些决心彻底铲除法轮功的人自以为得逞。我在想,作为修炼人,我们遇到的是前所未有的艰难局面,在过去的一年里,大家在逆境中不断学法提高,对大法愈加坚定起来,在护法、弘法中显得越来越成熟。但事情发展到今天,也有一些人一直还是有被动应付和承受的心态,一些人甚至把警察的镇压行为从本质上看成大法对自己修炼的帮助,还有些人把护法和上访坐牢的形式简单等同起来。这些模糊认识无形中会不会助长了镇压者的气焰?修炼人讲的是不断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我们是不是可以进一步突破自己思想中的各种框框、在护法和修炼中更进一步呢?

正象有些文章已经讲到的那样,当前的这种镇压不是针对学员个人修炼中的问题,而是针对整个大法而来,对学员的镇压只是人类这个空间和其他空间那些生命抵抗、阻挡正法进程的反应,而大法在反过来利用这些不好的东西考验和提高我们的学员。“真善忍”是宇宙根本的大法,正法的进程无法阻挡。

说到镇压者的自以为得逞,我们觉得很可笑。作为修炼人我们知道,大法修炼是自觉自愿的,弘法以“心传心,人传人”为基础。在过去近一年里那样残酷的镇压中,我们学员之间的纽带也从未被真正切断过:原研究会的学员被抓被判了,还有各地站长、辅导员,各地站长、辅导员被抓了还有其他学员自愿出来承担义务联络工作。如果师父觉得有必要,发表一篇真经就能粉碎一切谣言,哪里还有假经文的表演余地?之所以允许这种假的东西表现一时,不正是因为大法在利用不正的一切来检验学员修炼是否合格吗?宇宙低一层的生命不知道高一层的安排,高一层的不知道更高一层的,依此类推(师父原义请参见经文“坚实”)。人间这些邪恶势力和支持他们的那些拒绝同化正法的高层生命,怎么会知道宇宙最高层次的真正安排?他们在那里的自以为得逞,实在是这种无知和不识大体的表现而已。

一个佛一挥手全人类的病都不会再有,佛为什么不那么做呢?大法就象一炉钢水,一个木屑掉下去顷刻间就会融化得无影无踪,正法为什么不那么做呢?“真善忍”大法博大精深、奥妙无穷,允许修炼人知道的我们也只能从在理性上认识大法为基础的实修中逐渐体悟和展现,不允许我们知道的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而人和其他空间那些认定败坏后的道理的生命,又如何得以知道宇宙大法的真实情况呢?

进一步说正法利用邪恶反过来考核学员的修炼。师父在“和时间的对话”一文中早已明示弟子:

师:你看到我的弟子还存在哪些问题?
神:你的弟子分成两部分。
师:何为两部分?
神:一部分是能按照你的要求在法中精进的,这部分比较好;一部分是抱着人的东西不放,不能精进的。
师:是,我看到了。
神:你给他们一个了解法的过程,所以有的人是抱着各种各样目的进来的,经过学法大部分人能改变初期的学法目的。
师:一部分还没改变过来。
神:可是时间太长了。
师:是啊!
神:我看不能当神的就不要再拖下去了,其实他只能是人。
师:(自语)在人世中,他们真的迷得太深了,最后只能是这样了,就怕最后连人都当不上啊!
神:其实能在新的世界里当上人也是不错的了,比起宇宙中被历史淘汰的无数高层生命来说,已是无比幸运了。
师:我还是想再等一等,看看把更微观的破坏人类的物质清理干净时,再看一看怎么样,再下决定。他们毕竟是来得法的。
神:这批人目前而言,他们有的来学法是因为找不到人生目标,抱着这样的不想改变的认识。
师:这样的人新学员比较多。

神:他们中还有来找法对他们自己认为好的一面,却放不下导致他们自己不能全部认识法的另外一面。
师:这样的老弟子中也有,而且一个最突出的表现是:他们总是和人比,和他们自己的过去比,而却不能跟法的各个层次的要求来衡量自己。
神:这些问题已经非常严重,他们怎么样能把看到的对方如何如何,反过来看自己就好了。
师:是应该叫他们清醒了,使他们的环境变成一个真正修炼的环境,做一个真正的神。”(李洪志,1997年7月3日)

这篇经文是在成文之后很久才发表的。师父的苦心和慈悲,曾令多少真修弟子潸然泪下。多少弟子都是在师父的慈悲等待中才得法、才逐渐修上来的啊!可时至今日,师父明确指出的这些问题我们是否都从根本上解决了呢?

近来师父又发表了“在山中静观学员和世人”的照片。默默无言的照片,在向学员和世人传达着什么呢?也许是万语千言,也许只是一个强大的“猛醒!”、“精进!”或者“期待”,也许……,也许……。弟子不敢妄断,但我们都知道,师父这次不同寻常地面向全世界发表照片,背后一定有非常耐人寻味的博大内涵。

修炼是非常严肃的,比常人中的任何一件事都要严肃。师父时刻在慈悲看护和指导着每一个真修弟子,我相信等待是有原则有限度的。对弟子来说,任何环境的存在都有意义,特别是当前这种镇压的严峻环境,因为它意味着“助师世间行”历史使命的实现,意味着个人修炼的精进和提高,意味着新宇宙未来的辉煌和许许多多我们无法想像的复杂内涵。大法金刚不破,永世长存,未来的人同样会闻得佛法,但这开天辟地、重整全宇宙的伟大历史时刻是否还会再有?师父亲自从宇宙最低层开始正法度人这样的历史事件是否还会再有?“天生我材必有用”,我们生在大法弘传人间、整个宇宙正法的历史时刻绝非偶然。是不是没有人间执著时的自我原本具备着非凡的承受力和大善大忍的无畏气概?是不是我们就是为了能在今天这一历史时刻为师父效力而舍身来到人间?为了回归净土,我们生生世世积累的观念和业力如何去?其实多少学员已经实际体验到放弃执著后那种透彻的轻松和自在,那才是生命本来应该享有的幸福。人间这转瞬即逝的一切,不都是为业滚业来到这里的人设置的迷障吗?在这里时间长了,就把自己真正的家忘了吗?当前的环境虽然是邪魔为了阻挡正法进程而制造的,可大法允许它存在一时,这不也是在呼唤我们吗:从这里返本归真吧!大法的威德和你们未来世界的威德将从此建立!

主导修炼人的,时时刻刻都应该是在大法修炼中树立起来的强大正念,而不是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为什么艰难环境中有些人能明大义、舍弃个人一切积极护法,有些人就踌躇不前无法迈出个人利益的小圈子呢?为什么有些人不畏强暴始终坚定正念,有些人行动上已经走出去了可又在警察的埋怨、暴力甚至亲情的劝说面前丧失了原则呢?观念。我们自己的心念如何动,天上的神和魔都一目了然。观念不去就会被邪魔钻空子。师父说过“什么形式都不看,只看人心”。修炼人只有不断在法上提高、不断破除人的观念、坚定正念,才能在护法、修炼中放射出镇慑一切邪魔的凛然正气!

谈到护法,我们的思路绝不可局限在上访和坐牢这一条线上。大法修炼讲直指人心,护法中师父看的也是我们那颗护法之心。护法是为了使大法在人间更好地弘扬,也就是为了让更多的人能够修炼,让更多的人知道大法好。为了达到这样的目的,人间一切正当的形式都可以为我大法所用!

敢于上访不怕坐牢的学员闯出了轰轰烈烈的形式,他们的壮举感天动地,引起了社会和国际舆论的关注,这些学员在监牢中表现出的大无畏和凛然正气镇慑了警察、净化了囚牢,这是到目前为止在极度艰难环境下非常主要的一种护法形式。但是,这还不是我们护法需要的最终结果,因为被抓被关不是我们的目的,使“取缔”的阴谋无法得逞才是我们的所需。试想,如果大法的精英都被关进邪魔的监牢,那邪魔不就可以宣告他们“取缔”的胜利了吗?个人在被抓被关中的坚贞不屈,是大法在修炼者个人身上的体现,这样不惜生命坦然护法的学员其实早已放下了个人的生死、成为大法在人间的护法神。大法造就这样的精英,难道只是为了填充镇压者的牢笼吗?绝对不是!有人曾打这样的比方:一亿弟子坚修大法,那一亿人心就被大法正过来了;一亿弟子每人都让一个家人知道大法是正法,这一亿家人都说大法好,那就是两亿人心!在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报导中经常看到一个学员被关后几十个亲属前来“劝降”的镜头。其实个人能放下生死还没有完全突破学员个人修炼的范畴,对于大法全局来说,如果学员能进一步使几十位亲属都感受到大法的伟大,那法正人心的威力不是更充分地发挥出来了吗?表面平静的护法形式同样能够助师正法。还是那句话,大法开创了一切生命及其生存环境,那人类这层空间中的护法形式怎么会局限成那么一、两种呢?其实,在过去的近一年时间里,大法修炼者(特别是广大大陆学员)已经逐步开创了非常丰富的护法形式,有轰轰烈烈的,有无声无息的,有有形的,有无形的。实践证明,复杂艰难的环境正是我们开创各种有力的护法形式、协助师父正法的英雄用武之地。

“和时间的对话”已发表近两年了。大家在反复学法和精进实修中已深切体会到:大法整体上对正法和度人的一切自有安排,宇宙中其他空间都正过来了,那边的一切都达到标准了,实在达到不了的可能就永远失去机缘了。大法的修炼是严肃的,能够达到各层次标准的必定是真金。让我们珍惜这万劫不遇的历史环境吧。“共同精进,前程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