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网 2000年04月16日 星期日 全部文章

要获取每日的全部图片,请到图片网的"最新图片"栏目(http://photo.minghui.org/

  • 人权何在 道义何在

  • 看守所八个功友被铐在一起的经历

  • 2000年4月16日各地消息

  • 不修炼的学员家属给江泽民主席的一封信



  • 人权何在 道义何在

    记广东省汕头地区法轮大法2000年新春学法交流会
    【明慧网2000年4月16日】 春节前有功友告诉我,2月6日有集体学法交流会,那天我怀着十分激动的心情来到功友家,一进门口就见到李洪志老师像片和法轮图片端端正正的悬挂在大厅上。一时间,思绪万千,激动的泪水不觉夺眶而出,这种场面好象阔别多年了,这一天附近各县近百人也闻讯赶来了,到第四、五天来的人越来越多了,有年已古稀的老人家带着孙子、孙女;有年轻母亲抱着牙牙学语的婴孩儿,更有趣的是有一家人亲友几十人也一块来了,共近四百人。望着一张张和善的面孔和一双双善良的眼睛,在这严峻时刻走在一起,每一颗心灵都在证实法轮大法是正法,是一部使人道德回升,引人向善宇宙大法。

    2月10日中午学法交流会结束这天,11点多钟外面突然间来了十几个警察叫我们不准走出学法点门口,过一会,外面开来了十几辆警车,近百名警察,还有的全付武装、手握冲锋枪,一个个铁青着脸,但是我们的学员一个个心情坦然,大家从心里明白自己修炼法轮大法的人是真正的好人,是遵照李洪志老师教导那样炼功要重德,做人要做好人,修炼要堂堂正正。这时在外围挤进了一个青年妇女还带着三个小孩,警察不让进,她告诉警察她们母子也是大法学员,修炼后身心得益很多,她要跟政府部门的人说句心里话“法轮大法”好!母子四人走到大厅的师父像前恭敬的合十行礼,这感人一幕立刻激动了每个修炼的人,人群骤然爆发出雷鸣般掌声,外围的警察面色发青,愣住了,随后警察把我们所有学员分批强行押上警车带走。

    我是第二批被带到揭阳市收容所的,这批有208人,分别被关进5间,每间仅20几平方米监房,平均每间关四十几人,包括小孩,监房卫生极度恶化,粪便、霉湿,各种恶臭气味非常强烈,晚上睡觉大家只能侧着身体紧挨着,睡在地上的学员也一样,有的头部枕着厕所边上,还有几个人仍没有地方躺下,只能跟醒来的功友轮番坐着到天亮,女监房有十几个小孩,其中一个还是在牙牙学语婴儿。当然,这些小孩他们是怎会懂得问一问中国政府“伟大的领导人”我们犯了什么大罪?那牙牙学语的婴孩,被那恶臭气味煎熬着,哭得没有了力气,外边的看守啊!你就一点都不动心?我们真不知道他们是否还有一点人性在!

    在揭阳收容所48个小时后,各县公安局把所属县学员领回,又在各县拘留所继续拘留。有的罚款高达2600元(变相勒索),更离谱的是那婴孩儿也要罚款50元,到现在还有四个潮阳市学员因参加这次交流会,被判劳教二年,普宁市占陇镇陈武镇,陈武升(曾经参加99年12月12日法轮大法香港法会)等6人,其中四人仍被逮捕,二人被无定期关押着。

    以上是2000年2月6日到10日广东汕头地区“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真实遭遇、现况,我们吁请国际人权组织和全世界所有善良的人能给予我们帮助救援。

    参加广东汕头地区心得交流会学员
    2000年4月9日


    看守所八个功友被铐在一起的经历

    【明慧网2000年4月16日】我叫邓国珍,32岁,我的父母都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我是1999年4月得法的。

    99年7月22日,国家取缔法轮功后,我们从自己的亲身感受出发,觉得这么好的功法根本就不应该取缔。我母亲炼功前,患有严重的糖尿病(四个加号),胆囊炎、口腔溃疡等多种疾病,修炼法轮大法不长时间就全部神奇般好了。自从修炼法轮大法之后,我的父母再也没有吃过一粒药。所以我们一家坚持在家学法轮功。到12月份,我再也坐不住了,就到北京上访,谈自己一家的真实情况。

    12月22日到达北京,住在功友家里,后来又来了很多功友,大家准备第二天到人大上访。当晚十时左右,突然来了一批公安,为首的问:“是炼法轮功的吗?全部带走!”对我们大声呵斥,把我们带到了海淀区东升派出所,坐了一夜。第二天晚上十时左右,我们被江西驻京办接走,我们在206号双人间,共关了三十一人,大家只能坐着或缩着,对面的207号房关的人更多,房门口有公安日夜守着,不能走出一步,24日一批功友带着手铐被带走,我们这一批(27个功友)是25日带着手铐被一伙公安押着送到火车站列车车厢旁,我是一个人带着一付手铐。吃饭,睡觉手铐都铐在卧铺栏杆上,上厕所都有人跟着。

    26日中午到达南昌,先到派出所作笔录,下午3点左右派出所把我们二人送到二七北路看守所,我被关在18号牢房,进去一看,已经关了我们12个功友,我们11个功友只能坐在地上(0.9m X 4.0m大小,还要除掉20多个在押犯放包的位置)。12月30日中午,我们八个功友休息时间集体炼功,一个管教干部拿着饭碗在楼上大声喊:“你们在干什么?在炼功?”不一会管教干部把牢门打开,并说:“都出来上镣。”这时余保贞正在厕所,管教干部大喊:“还有一个呢?都出来。”我们八个人站成一排,那个干部说:“把最重的镣拿来,把她们镣在一起,你们自杀吧!”我说:“自杀有罪,我们师父说过。”就这样,我们八个功友(余保贞、江兰英、戴晓蓉、彭小兰、邓燕玲、何招娣、陈香和我)被镣在一起。戴晓蓉个子很大,正好和我被一付圈小的镣镣在一起,镣圈都嵌在肉里去了。我们只能慢慢地移,上厕所都是八个人一块去。寒冬腊月大家只能缩坐在地上,困了只能功友之间互相靠着打个盹。

    2000年1月2日,我们八个人在放风间炼功,一个干部看见了叫:“她们又在炼功。”接着来了几个干部,牢房门打开了,政委冲了出来,推了我们几下,然后用力狠狠地煽了戴晓蓉两个耳光,用拳头打了她和其他的功友,打完之后说:“都出来,上镣那有这样上的。”把我们叫到门口,呵斥一阵,然后说:“分开!分开!给她们把手也镣在镣上。”然后又冲进牢房,把另外两个年岁比较大的功友(周桃红、陈香)镣在一起。我们五个功友(余保贞、江兰英、戴晓蓉、邓燕玲、何招娣、)每人都被铨了一只手在镣上,走路就像大猩猩,一划一划的,腰直不起来,上厕所都得请刑事犯人解裤子,晚上只能缩成一团眯一会。我们上了镣之后,小声说了几句话,政委又冲了进来说:“你们还在说话。”穿着光亮的皮鞋踢何招娣......等,周桃红说:“政委,你不要生气。”“啊!你还叫我不要生气!”就又冲过去踢周桃红。这样48斤重的镣一直带到一个月后放我们出去时才下。

    今年2月23日,我们功友在一起学“转法轮”,才看12页,我又被抓押到二七北路看守所。3月24日下午2点多,刘干部把我叫到办公室,倪干部和市里一位干部已坐在那里,倪干部一边做着笔录一边说:“有几个问题要澄清,你能如实回答吗?”我回答说:“我们法轮功按真善忍办事,当然能。”然后他问了我几个一般问题,我都一一作了回答。当笔录到第二页,问到带镣问题时,我发现他避重就轻,没有把全过程如实记录下来(如只写带了一次镣,而实际是这次镣带了二十多天,直到走时才下)。向他提了意见,他就让我自己写,并对我说:“你怎么写都行,你可以回牢房写,写多少都行。”我在办公室把八个人带镣全过程如实写出后,交给了倪干部,并告诉他:“笔录我不能签字。”这时市里干部说:“她签不签字都一样。”当我提出要涂掉第一页笔录签字时,倪干部不仅不让我涂,反而恶狠狠地骂我:“你失去了做人的资格。”我刚走到办公室门口,倪干部就把我写的材料揉成一团抛到地上,这次我又无端被关押45天,直到4月7日才放我出去。

    南昌大法学员 邓国珍
    二000年四月十五日

    身份证:360102680216072
    电 话:0791-6825257
    地 址:南昌市叠山路349号


    2000年4月16日各地消息

    【明慧网2000年4月16日】

    【多维网】远东经济评论:镇压造就法轮功坚强核心

    即将于4月20日出版的远东经济评论说,当镇压使法轮功信徒数量下降的同时,法轮功坚强的核心正在出现。由远东经济评论记者劳仑斯(Susan V. Lawrence)撰写的文章说,中国的问题是打击面太宽。她引用一名军人的话说,“本来法轮功学员并不反对政府。现在政府划了一条线,他们都被划在另一边。” 在国外,中国的禁令将世界的注意力吸引在中国公安人员在镇压活动中的劣迹。

    文章说,尽管中国政府多次宣布镇压法轮功已经取得胜利,但澳大利亚南威尔士大学中国问题专家凯利(David Kelly)说,法轮功是一种“魅力运动”,被禁止的时候变成少数,但还不能说已经被铲除。而真正的信徒可以依靠信仰坚持下去。

    【法新社】在新一轮镇压行动中,中国破坏法轮功网站

    法新社北京四月十三日报导,作为对法轮功运动新一轮镇压行动的一部分,北京当局袭击了法轮功的一些网站,并造成这些网站瘫痪。这是法轮功在美国的学员星期四告诉法新社的。

    法轮功发言人Gail Rachlin 说,从星期二开始,至少五个法轮功的网站(美国三个、加拿大二个)同时受到精心策划的超负荷信息充塞形式的攻击。

    一位计算机专家、法轮功修炼者李渊说,四月十二日该团体的主要网站www.Falundafa.org 收到了一份网站即将受到攻击的匿名警告。“我们四月十二日收到了一份来自中国计算机雇员的电子邮件,警告我们说,警方计算机安全局已经付钱给某计算机公司让其袭击我们的网站。”李渊说。

    他说,这个消息是在中国通过设在美国的电子邮件网站Yahoo.com 发送过来的。李渊说:“他们使用了一种被称为ICMT 的方法使网站超量负荷过多的信息”。“这种计算机骇客方法需要大量的准备工作。他们必定研究我们的网站很长时间了。”

    格林威治时间星期二早上四点半,该团体主要的美国网站www.Falundafa.org 已无法联网,而其它的法轮功网站当时尚能运行。

    暂时还无法获得中国当局的任何回应。

    在此次骇客攻击的同时,警方星期二在北京的天安门广场暴力镇压了法轮功运动举行的一系列抗议活动。

    有五辆厢形车塞满了抗议者,其中许多是中年妇女。人们能看到警察在广场周围逮捕一群一群的人。一名法新社记者估计有超过100人遭到拘捕。

    中国去年七月份取缔了法轮功团体,称其为“邪教”,而后拘捕了数以万计的修炼者,并判处其所谓的核心成员长期徒刑。

    【美联社日内瓦消息】美国在联合国人权谴责案投票问题上被斥为不负责任

    北京一直指责美国制造“不负责的抨击”以求得到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对大陆的批评。北京自信地说这些努力终将失败的。外交部官员刘京说,“美国这样做出自内部政治需要。我们必须反对这样的做法。”

    他说,“美国利用联合国会议(论坛)对一个主权国家作出不负责任地抨击”。

    美国官员说今年的决议案很有希望成功,而以往中国一直利用它对发展中国家的影响而阻挡了谴责。

    决议案表示关注[中国采取]“激烈手段来限制佛家,穆斯林,基督教和其它包括法轮功团体在内的和平活动。法轮功只是致力于非暴力的精神兴趣,寻求运用他们在国际上承认的宗教或信仰自由及和平集会的权力而已”。

    【广州】广州原某银行会计部副主任汪宇清,女,32岁,是一名普通的大法修炼者,有一个7岁的女儿。1999年11月,因不肯写停修法轮功的保证书,被单位解聘,12月16日因在公园炼功被公安拘捕,当日未经任何法律手续就被抄家,并送往拘留所执行治安拘留。12月30日出狱后,于当日下午即乘飞机前往北京,下飞机后,即在天安门被捕。在北京关押并被打。7天后,被押解回广州,当即执行刑事拘留,并不准任何人前往探视。拘押1个半月后,未经任何法律程序,亦未告之家属,就被送往劳教所执行两年劳教。2000年3月下旬,汪宇清认为自己未做过任何错事而遭此对待进行绝食,一周后被插管强行灌食,遭受了更大的痛苦,目前仍在槎头劳教场监禁。

    【江西】南昌县(莲塘)看守所关押的五名大法弟子许文君、万新儿、彭菊妹、胡玉珍、王燕玲在看守所遭到人身残酷迫害与非人待遇的内幕被揭露出来后,为掩盖罪行,防备调查,最近公安机关将五人转移到别的看守所去,如许文君转移到南昌市第二看守所,其他人不知去向。(见明慧网3月29日:江西法轮大法修炼者人权严重受侵害的真实记录)

    南昌市第二看守所(南昌市二七北路)将八位女性大法弟子用脚镣全部铐在一起的恶行披露后,目前看守所内部正在找犯人作伪证,证明看守所没有那样做以掩盖罪行。(见明慧网3月21日新闻)

    为《致联合国人权会议代表的一封公开信》征集签名表在南昌大法弟子中征集签名一事被江西公安机关发觉后,他们紧急召开了会议,做好了部署,准备在人权会议十八日表决结束后,于二十日开始行动,以“里通外国”的罪名严肃追查此事并对有关大法弟子进行镇压。

    新建县用“土政策”迫害学员,凡因炼法轮功抓进看守所的学员要想出狱必须处以重罚,有工作的罚六千元人民币,没工作的罚四千元人民币。赴京上访被关除上述罚款外另加六千元人民币。

    【华声报讯4月14日】四月三日以来,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理塘、巴塘、道孚等县连降大雪,灾情严重。

    据介绍,受灾的数县中,理塘县曲登乡灾情最重。自去年十一月以来,这个县、乡持续低温、大雪不断,今年四月三日以来,更是连降大雪。目前,灾区平均积雪近一米深,高山牧场积雪超过一米,已有八十多名牧民失去联系,死亡各类牲畜五万多头(只)。

    【中新社珠海四月十四日电】近四十年罕见的特大暴雨,给珠海造成严重水灾。截止今天下午记者发稿时,水灾仍然影响着市民的正常生活和工作。

    从昨天下午开始,珠海上空乌云密布,暴雨倾盆,一直延续到今天上午。珠海市气象台发出警告,此次暴雨为珠海近四十年来所罕见,其降水量足以造成城市水灾。记者今晨驱车采访,发现大部分街道严重积水,有的地方积水甚至浩大如湖。齐腰深的水流,致使成百上千的汽车被浸水中,临街的店铺纷纷关门救灾,公共交通汽车几乎全部停运。尤其在临近澳门的拱北口岸一带,到处是水流、水坑,给出入境的旅客造成极大不便,导致拱北口岸人流堵塞。由于水灾严重,珠海市的港口、机场以及所有的公共交通设施今晨全部停航、停运,学校也全部停课,相当多的工厂和生活区被迫停电。集贸市场也因交通不畅无货可卖,市民买菜暂告无门。

    记者今天从政府部门了解到,此次暴雨还给珠海所辖的斗门县带来更为严重的后果,因为大部分农田被雨水浸淹,相当多的水产养殖场溢堤,经济损失严重。

    【南方日报四月十五日】前昨两日,一场历史罕见的特大暴雨袭击鹏城,深圳市气象台录得的12小时降雨量突破1952年以来降雨量的最高纪录。暴雨造成数十处低洼地受淹,十多条交通干道不同程度水浸,全市交通大堵塞,并造成6人死亡5人失踪。

    截至昨晚发稿时止,暴雨造成深圳市房屋倒塌、山体滑坡等多起事故,已有6人证实在事故中死亡,另5人失踪,目前有关部门仍在积极寻找失踪者。暴雨造成的经济损失仍在统计中。

    深圳水库于昨天早上8时15分开始预排洪,到下午5时,已排洪90多万立方米。受水库排洪影响,文锦渡口岸受淹较重,进出口受阻严重。

    又讯从前日凌晨起至昨日上午,珠海市遭受百年不遇特大暴雨袭击,气象部门在24小时内录得市区降雨量达643.5毫米,为1961年以来最高雨量。珠海一夜之间顿成泽国,大部分地区引发严重水浸,全市交通、供电和市民工作、生活大受影响。

    截至昨晚发稿时止,暴雨造成1名小孩死亡,3名群众受伤,1名消防战士在抢救灾民中被洪水冲走。据初步统计,全市有27个村水浸严重,8处发生山泥倾泻,农业经济损失达1200万元。

    又讯前昨两天,中山市普降大暴雨,局部镇区降特大暴雨,全市直接经济损失估计约1500万元。

    该市坦洲镇的日降雨量破了历史记录,前日18时至昨日6时,坦洲大涌口降雨高达421毫米。暴雨使中山市的山塘水库水位急剧上升,长坑三级水库在泄洪洞全开泄洪的情况下,水位日升幅达6.43米,为历史罕见。全市受淹禾田6333公顷,鱼塘漫顶260多公顷,受浸房屋4500间。

    【中新社绵阳】四月十一日绵阳一座大桥上突起一场“无名”烈火,这一罕见的自燃现象,成了当地市民几天来的热门话题。

    是日晚八时十分左右,沟通绵阳城南北的安昌江大桥中间桥面突然烈火熊熊,着火点是主车道靠下游方向的边缘、桥墩两桥梁之间的伸缩间距,火焰达五十厘米,烈焰上部闪着一道一米高且“嗡嗡”作响、刺人眼睛的强烈弧光。

    令人惊奇的是,消防人员用干粉灭火机扑救,却火势依旧、弧光依旧,消防队最后使用了某科研单位最新研制的先进灭火剂及灭火器材才将大火扑灭,弧光也随之消逝。


    不修炼的学员家属给江泽民主席的一封信

    【明慧网2000年4月16日】

    尊敬的江主席:您好!

    我是一名普通的退休工人,现有两件事要求您帮助解决:

    (1)我的女儿邓晓敏(二十二岁,江西师范大学毕业)是法轮功学员,因两次去北京上访,要求国家准许公开炼法轮功而被公安机关监禁,并在没有经过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判劳动教养三年,现被关押在江西省女劳教所。

    (2)江西省弋阳县公安局派人上北京接回邓晓敏本人的车费和监管期的伙食费都要家中支付。我对公安人员说:“家中的钱都因前次邓晓敏被押花光了。”公安人员要我写字据给单位从退休工资中扣,我只得照办。而今我的伙食费也没有了,生活十分困难。

    以上两点希望派人调查、证实并给予解决。

    我是一个唯物主义者。我不信天,不信地,只信共产党和毛主席。然而对于《法轮功》,我没反对。理由是我的妻子长期患肾盂肾炎和甲状腺亢进病,多方求医无效,于三年前修炼《法轮功》,炼功后不到半年时间身体全面康复。女儿也要求炼《法轮功》,理由是她的直肠壁上有一肿块,希望通过炼功能够清除。为此我没阻止。果然她炼功未到一年时间,该肿块全然消失。因为《法轮功》对于人的健康有着如此神奇的效果,兼之她教人向善,学好,炼功人无不受益,所以我就让她长期炼下去。

    我常想,假如人们都炼《法轮功》,不但人人健康长寿,而且国家会高度安宁。那我为什么不炼法轮功呢?据说炼此功者不可饮酒、打牌,且要长时间盘腿静坐,我都做不到。

    我的女儿是一个好青年。她从五岁起就不乱杀生,所以我家即使逢年过节也都是买死鱼吃,更别提杀鸡杀鸭。女儿不仅善良、好学,而且作风正派,助人为乐,任劳任怨。她绝不会做出对国家对人民有害之事。像这样的公民应该受到称赞,怎么反而判她三年劳教呢?搞错了啊!

    据我所知,该女劳教所仅《法轮功》学员就有80多人,全国有多少呢?请江主席过问一下,希望有一个正确的处理办法。谨盼赐复。

    顺颂 福体永远健康!

    退休工人 邓银保
    二000年四月

    住址:江西省弋阳县701厂
    身份证号:362326370708001


    订阅请发空邮到:subscribe@minghui.org
    取消订阅请发空邮到:unsubscribe@minghui.org
    联系编辑或投稿请发电邮到:article@minghui.org 或 tougao@minghui.ca
    联系技术部请发电邮到:webteam@minghu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