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S健康观察:我近观法轮大法


【明慧网2000年4月19日】[编者按]随着法轮大法这个名字在全世界的广泛传播,人们开始把注意力从法轮功学员在中国遭受的种种非人道待遇扩展到法轮大法本身。以下是一位西方作家初探法轮大法后发表在CBS的一篇文章。

(2000年4月18日译稿)



我近观法轮大法

在最近花了两周的时间研究法轮大法,一种广为流传的气功后(见另外两篇有关的CBS健康观察上的医学视角文章),我决定自己去和法轮大法修炼者会会面。我说服我的两个朋友,玛丽(译音)和玛莎(译音)(我们都是30多岁),一起前往芝加哥中国城。法轮大法团体估计在中国现有七千五百万修炼者,在世界其他国家另有两千五百万。

令人瞩目的是这一运动正越来越受欢迎,但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在我的研究中我会谈过的人们。从东海岸的盖尔瑞契林(译音),到西海岸的志平科洛敕(译音),中西部的杨森(译音),这不得不说他们是我有生已来喜欢与之交谈的人们中最好的一群人。他们总是热情友好地及时回复我的电话和电子邮件。

除了他们的态度外,他们的故事也引起我的兴趣。50多岁的盖尔.瑞契林,声称法轮大法让她不需要再服用抗忧郁剂。43岁的志平科洛敕,将自己黑亮的头发和健康的心脏归因于法轮大法。 39岁的杨森,说法轮大法治愈了他的慢性肝炎.

当然, 这些不治而愈的说辞也不能全信。最多是轶事,尚需科学证实。 我记起伊利洛邑斯州Naperville的DuPage家庭医生玛丽弗朗西丝金(译音)告诫的话:我想只要对身体无害,并且并不阻止人,在需要的情况下,去寻求传统医学帮助的话,这就是有益的。

[新来者在一组]

在元旦下午2点,在芝加哥中国城的一家银行后的停车场,我见到了邰沃伦(译音)和他的太太玛莉亚(译音)。我把衣服留在楼下,其他的法轮功修炼者在这里集合。手臂上抱满了打坐用的座垫,我和沃伦朝楼上走去。我的朋友玛丽和玛莎也加入了,以及一个英语说得不好的快乐中国男人。

当我们五人(四个初学者和沃伦)坐在座垫上,沃伦开始解释法轮大法的原理,并且耐心地教我们功法。首先是要求双盘的打坐功法。玛莎勉强能双盘;我勉强能单盘;玛丽勉强能盘上腿。尽管我们的姿势很滑稽, 沃伦没有笑话我们。

沃伦告诉我们只要花时间我们都能双盘,但打坐的效果只有双盘才能感受到。他慢慢地教我们简单的手部动作。这些手部动作包括胳膊绕身体的运动,象在定义一个圆形的空间。在圆形的动作之间,手停在腹前,手指形成一个三角形。

[易学]

当我们站起来开始学动功时,我们能听见楼下传来的传统式的中国音乐声。这些功法包括在不同位置的抱轮,一些动作和刚才沃伦在打坐功法中教的动作在形式上有一致性。

这些动作使人平静并易学。从玛莎兴奋的脸部表情,我看出她和我一样急于加入这个组的其他成员,随着音乐炼功。

下楼后,我们发现这一组约15人。(有人后来告诉我这天人来得很少。)大多数是中国人。他们的年龄在25到75岁之间.

[动功]

这一组人已完成了打坐,正准备做动功。沃伦站在我们面前以便教我们。传统式的中国音乐开始,我们开始做动作。第一套功法是使人感觉好极了的伸展功法。

第二套功法,叫法轮桩法,包括将手臂置于空中四个不同位置上,用于打通能量脉络。尽管我习惯于抱着小孩走来走去,每个抱轮约10分钟对我来说还是很累。玛丽不能做完整个法轮桩法,当她停下休息并伸展她疲劳的胳膊时,沃伦或其他人似乎并不介意,甚至没去看她。

第三套功法混和宇宙和人体的能量。毫不令人惊奇,这套功法模仿旋动。

第四套功法使能量在体内循环。这是我非常喜欢的功法,我想象自己在刚获得的能量中沐浴。

炼功结束了,我们都很安静,似乎仍沉浸在炼功之中。然后沃伦领我们上楼用英语学习讨论法轮大法的书。沃伦为每人准备了水,另为我们准备了几本书,以便轮读时我们用。书可出售,但沃伦一再强调并不一定要买书,因为这些书可以从法轮大法的网页上免费下载。

法轮大法的一条原则是免费教功,不涉及钱,所有法轮大法的东西都可以免费得到。

“真、善、忍”

学法讨论把重点放在法轮大法修炼的三个宗旨上:“真、善、忍”我发现书的英语翻译拙劣,也不好理解,尽管总体意思平易近人,也不陌生。

我离开时感到精力充沛,心满意足。 尽管我没有感到李洪志大师(法轮大法的创始人)的话对我有神奇的吸引力。第二天我问我朋友们的感受时,她们也认为这是一次很好的经历,值得再试。

我们讨论功法的简洁性以及使人精力充沛, 玛丽说:“我的大腿得到较大的锻炼,我不知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