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事件探微 【明慧网】

中南海事件探微

【明慧网2000年4月20日】今年四月二十五日,在中国大陆发生了万馀名法轮功学员秩序井然地「上访」中共中枢要地中南海,和平安静地请求中共当局给予一个自由合法炼功环境的事件。这个事件发生在中南海,所以一般人便把它称为中南海事件。由于事情发生在中枢要地以及法轮功学员秩序井然的上访方式,中南海事件立即成为全球瞩目的焦点。身为法轮大法学员,我们深感有必要将整个事情的原貌,尽可能完整地呈现在世人面前,以免世人为片面的强力宣传所迷惑。本文就从事件的经过、事件发生的原因、几个重要事实的澄清等层面的论述,来揭开这个事件的面貌。

一、事件的经过

依据收集所得资料,我们将整个事件分为天津事件至4/25的事发初期、4/25迄7/20之罗织及炮制罪状的构陷阶段、以及7/20以后的全面抓人阶段。本节按这三阶段叙述事件的经过。

1、事发初期

法轮功学员之所以于4/25上访中南海,是因为在天津事件中,公安局非法扣留了45名法轮功学员。由于法轮功的功法确实有助于提高人们的身心,近几年来,大陆上法轮功学员增加快速,已达数千万人,致使中共担心成为政治问题。而某些官员遂利用此一情势,制造事端,捞取个人政治资本。这就是为何大陆近几年来不断出现媒体以及文宣机构,刊登出版攻击法轮功的文章及报导。

中南海事件肇始于天津事件,而天津事件则起因于中国科学院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学院发行的《科技期刊》上登载的一篇名为〈我不赞成青少年炼气功〉的文章。文中,他污蔑法轮功致人得精神病,并暗喻法轮功会像义和团一样亡国。何祚庥的污蔑刺伤了法轮大法学员的心。由于无其它渠道可以纠正此种谬误,为了端正视听,一些学员乃采取国家认可的「上访」方式请愿,于4月18日前往教育学院及其它相关机构反映实情(关于为何无其它渠道以及何谓上访等问题,将在后文分析与介绍)。

参加此一活动的人数,据德清先生的估计,有6,000多人;但是据记者曾慧燕的报导,则有数万人(4/28《联合报》)。

没想到天津公安局不但不妥善沟通,反而殴打学员,并于23日开始采取驱逐与抓人的手段,使得大法弟子唯一得以反映事实的渠道也被封闭。为了请政府释放无辜百姓,并给法轮功一个合法地位与宽松的修炼环境,以便同时解决法轮功长期以来受到压制的局面,学员乃于25日转往北京,向更高层的政府当局上访请愿。

一开始,学员们是在中南海附近集结。后来,几位武警来告诉学员说:这里不安全,那里不行等等。从而在武警人员的引领下,学员在不知不觉中分为两路,把中南海围成一圈。后来何祚庥也出现并穿梭在人群中,企图挑起事端。当然,他的企图并未奏效。

根据一位目击者的叙述,4/24晚上已有在公安部门工作的大法学员递名片,向中南海当局说明要反映情况,但未引起公安的重视。晚上9点多,中南海附近的一条叫做「府右街」的大道旁,开始有背著行李的、有拿著打坐用垫子的学员,三五成群集结一起,其中很多是由北京外地前来的。

25日清晨6点多,这位目击者来到府右街北口,发现警察堵在进入中南海的路口,大法弟子没人去冲闯。可是不久却出现了一幕惊人之事:警察先把大法学员的队伍从马路东口引到西口;然后又指挥著队伍,由北向南缓缓地向中南海正门行进。同时,迎面浩浩荡荡的另一队功友正由南向北,朝著目击者这一队伍而来。两行队伍正好在中南海正门相遇会合成一队,据各媒体的报导汇集在中南海的人数大约有万名以上。

不一会儿,学员们从四面八方继续涌来,密密麻麻地排满了中南海之外附近区域大街小巷的路边。但是,交通没被堵住,连盲道都让出来。队伍中有不少七、八十岁的老人;有即将分娩的孕妇;也有抱著刚初生婴孩的母亲。许多人为了减少上厕所的次数,都只进少量食物,甚至滴水不饮。谁也不清楚谁来自何方,他们是「从无中来,又到无中去」(以上参考明慧网一位目击者的叙述)。

学员们没有在大街上逛街、没有口号标语、没有任何肢体冲突。在中国,上访不需要向公安局申请,每个大法弟子只是代表其个人,反应其个人和亲朋好友所受到的不合理对待,所以并未抵触任何一条规定。由于学员们认为向当局「说明以求了解和支持」的诉求已经「基本达到」,所以在当晚十一点半平静地陆续离散(4/26《中央日报》)。

2、构陷阶段

事件虽平静落幕,但法轮功的浩劫才要开始。中共内部反法轮功的一派因4/25事件而得势,乃开始撒下其长期以来欲铲除法轮功的天罗地网,单纯善良的大法弟子在不知不觉中,步步陷入这个网中。

在事发后,中共便已定下要抓人与灭绝法轮功的基调。4/27便透过新华社指出:「对各种练功健身活动,各级政府从未禁止过。有不同看法和意见是允许的,可以依法通过正常渠道反映,而不应聚集在中南海周围。这种聚集影响中央、国务院机关周围的公共秩序和人民群众的正常生活,是完全错误的。对借练功之名危害社会稳定的,要依法处理。」

此决策一出,便有不少媒体记者认为意在争取多数,打击首要,因而预测某些学员可能被捕或判刑。果然在4/28,便传出中南海静坐的四名主要领导人已被扣留(4/28《联合报》)。而在不数日之后,中共当局又透过居民委员会、各级单位、党组织等系统,掌握法轮功学员的「名单」(5/4《联合报》)。

接著在6月初,传闻中共召开紧急会议,将法轮功定为邪教,且计划不久的将来就要开始抓人;也传闻将透过减少贸易顺差的方式,不惜以5亿美元的代价,企图引渡李洪志老师回国(6/2《中央日报》)。而各地炼功点的负责人,已遭电话窃听、跟踪尾随;言论和行动均被严密监控;并且威胁修炼者不得继续修炼法轮功,否则一律开除公职。军人修炼者被威胁开除党籍(对中共党员,尤其服公职的党员而言,开除党籍无异于判处公职上的死刑)、军籍;学生则被威胁开除学籍(6/2《中央日报》)。有些地区的修炼者住所附近有警车停泊,也有些大法弟子透露警方甚至有意制造事端,似有促使矛盾激化的意图(6/3《中国时报》)。

北京也针对法轮功发出第一份文件,下达至各地方政府部门、中央直属单位和各大专院校,宣布法轮功弟子借炼功为名,在各地公众地方的所谓「弘法」活动不再允许,并且下令所有学校,包括大、中、小学不得租借场地给法轮功弟子进行活动。同时,部份城市的学员说,他们在公园的早晨炼功活动受到骚扰(6/3《中国时报》)。

对于中共要以5亿美元的贸易顺差作为交换条件,企图引渡李老师回国,并把法轮功定为邪教的传闻,李老师于6/2发表了一篇名为〈我的一点感想〉的文章,向中共当局善意地解释:他只是教人向善,对政治没有兴趣;法轮功的修炼者并未搞迷信;法轮功不是邪教。为此,法轮功的学员也再度到北京,希望当局给个「说法」。而当局在和这些学员见面时,要学员们相信政府没有要封杀法轮功的政策(6/6电子《明报》)。

为了护师护法,6/3有大批来自外地的学员集结于北京,准备再次向中央请愿。6/4晚间当局派出大批警员检查各大小旅馆,将发现的学员送离北京。并在通往中南海周围地区的街道口戒备,将企图到中南海门外的法轮功学员驱离(6/6电子《明报》)。

针对各种镇压法轮功的谣传,6/14中央信访办和国务院信访办发出联合声明,称政府对法轮功从未镇压,也从未禁止,要求法轮功弟子不要听信谣言。也澄清中共并没有要引渡在国外的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也不会开除参加炼功的党员、共青团员的党籍、团籍,甚至开除公职的处分(6/14《中央社》)。

虽然当局极力澄清将全面镇压法轮功的谣言,可是6/21却又透过《人民日报》发表评论文章,要求党员干部带头高举唯物论及无神论的旗子。此举无异于宣示将对党员干部炼功者进行清查整治。相关部门在中南海事件之后,对法轮功的发展情况进行了全面调查,赫然发现各地法轮功的负责人,大多数是共产党员及机关干部,不少还是拥有多年党龄的离退休干部。对于这种情况,中共高层十分震惊。但碍于宪法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的自由,不能明白直接禁止非党员民众学炼法轮功。可是,对于党员,高层却决心动用党纪进行整治,对不听劝的党员,将以党纪严惩。《人民日报》的文章就是一个讯号(6/21《中央社》)。

6月以后,各地方机关也纷纷传达中央文件,将法轮功定性为「邪教」,要求各单位不要提供地方给法轮功学员炼功,又要求党员干部必须停炼法轮功,否则将严加处理。

6月中有一万三千多名学员联名致函国家主席江泽民及国务院总理朱镕基,要求当局允许他们公开炼功以及合法出版法轮功相关书籍;并说明法轮功不是宗教,更非邪教;不是迷信,而是科学(6/24《中央社》)。

为更有效地铲除法轮功,中共当局也选定山东与江西,作为全面铲除法轮功的试验地。就在6/14发布从未镇压禁止法轮功的3天后,山东省便发下文件,要求共产党员和政府公务员的法轮功学员停止修炼。当一些法轮功学员拿出两信访办的通知与之对质时,官员称那是给外国人看的,是缓兵之计。据悉,中共的计划是先在山东与江西试行全面铲除法轮功的工作,而在其它地方以监视为主要方法,以稳住法轮功修炼者的心(7/21《中国时报》)。

事实上,北京当局于6/26日起,已经公开出动公安人员,在长安街沿线的法轮功炼功处,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清理;紧接著对法轮功展开北京全城的大规模清理,禁止学员在公众场所炼功(6/28《中央社》)。接著中共又于7月初致电各省市,要求每名中共党员要向中央汇报自己「是否信法轮功」(7/5《中央社》)。

中共当局也动用文宣机构,制造法轮功以及李老师的罪状。一开始,大陆各种传媒对中南海事件报导不多,但从6月下旬以后便展开各种批评。并于6/13设立了一个反法轮功的网站,叫做「世界反法轮功大联盟」(该网站于6/20开始运作)刊登文章,捏造事实,中伤、诋毁、污蔑李老师与法轮功(6/22《中央社》)。之后,更找来一些想要利用法轮功牟利,而被李老师批评的原法轮功学员,炮制一些所谓的「揭发材料」,在中央电视台播放。并把少数炼功出岔、致残、自杀的案例归咎于法轮功。这种"制造″李老师罪状的工作到最近还在进行。

从上所述,可以看到中共一直在玩两面手法。一方面在罗织及炮制罪证,以为日后铲除法轮功做准备工作;另一方面,却又宣称不会禁止法轮功,以松懈法轮功学员的戒心。此一构陷工作大致上于6月底7月初已经完成。

3、抓人阶段

当时机成熟时,江泽民于7/19日在高层会议中定案,全面取缔法轮功,20日立刻展开全国逮捕行动。往后也不断使出各种手段,欲逼迫在海外的李老师回国,以达到4/25事件结束不久后便已确定之彻底铲除法轮功的目的。

在7/20日的凌晨,武警开始在大陆全国同时大规模逮捕法轮功各地负责人。北京的武警总部在之前几天,便传达命令,部署在北京的一万多名武警进入一级战备状态,包括使用武器的种类和程度都进行了规定,为20日的抓人行动作准备。20日各地武警除了抓走学员外,还在学员家中翻箱倒柜,将大法书籍、炼功录音机、录影机全部抄走(7/21《明慧网》)。根据学员的描述,在7/20之前的好几天,武警人员便已经开始监视要逮捕的人了,以免抓人计划走漏风声,学员逃跑。据7/27《联合报》的报导,一万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捕,而且来自各地数以万计的学员欲上访而被驱离。

目击者指出警方粗暴的抓人过程:警察用各种暴力方式殴打学员,揪住女学员的头发往警车里拖,致使头发脱落;掐住男学员的脖子,往警车里拖;许多老年人被警察连拖带打,揪住脖子往前推;警察一边打一边高喊:把他的腰带解下来;有的学员同时被四、五个警察殴打后,往警车里扔,身子在车里,两脚在车外。有许多学员脸上、脖子及胳膊上都有瘀血般的血痕。一位80多岁的老人流着泪说:我第一次看到了警察这样打人民群众。

中共中央接著于21日发出文件,正式宣布法轮功为非法组织,不准党员参加法轮功活动,违者开除党籍(7/22《中时晚报》)。XXX认为法轮功有「海外势力在背后介入」,他说法轮功「既不是政党,也不是宗教团体,是一个非法组织」。公安部也出了一份万言书,由新华社于7/22发表,严厉批评污蔑李老师,并指称4/25事件前一天李老师就在北京,影射他幕后操纵聚众包围中南海(7/23《中国时报》)。在认定法轮功为非法组织后,中国国家人事部于23日规定国家公务员不准修炼法轮功,并规定今后凡是出版、宣扬、印制、销售法轮功出版物者,一律依法查处(7/24《台湾日报》)。中国新闻出版署23日也发出通知,指示所有有关法轮功的出版物一律不得重印、发行、销售,如有违反者,一经发现,一律依法予以查处(7/24《台湾日报》)。然后,为了切断国内与海外的联络,从21日起,国际网路被切断,后来连电子邮件通信也中断。

为了避免局势恶化,李老师于22日发表一份〈我的一点声明〉的公开信,针对大陆当局一连串的诬陷提出说明,同时强调我们现在和将来都不会反对政府。别人可以对我们不好,我们不能对别人不好,我们不能把人当成敌人。我们呼吁世界各国政府、国际机构、善良的人们能给予我们支持和帮助,解决目前在中国发生的危机。目前我的母亲与妹妹还在北京,情况也很不好。听说公安要带走她们。有消息说沈阳和大连等地公安打坏了很多人。我也呼吁中国政府不要这样对待他们,我希望中国政府及领导人不要把法轮功群众当成敌人。又于另一份〈致中央及政府领导〉的公开信指出,如果我们真的做错了什么,请对我讲,我们可以改;并辨明法轮功没有国际背景与政治目的。

关于最后一点,李老师提出三个理由:(1)他不为钱,他若要钱,只要请学员一人给一块,可以成为亿万之富。(2)他不为权力,历史上当皇帝王子的放下权力而修炼的也不少。(3)他不为仇恨,因为他的祖辈上都没有和共产党过不去,他本人和政府也从来没有过矛盾。

大陆国内的法轮功学员也一再上访请愿,希望政府能明了中南海事件只是一个上访事件;告诉政府法轮功教人做好人,并非邪法;学员都是奉公守法的好人;呼吁政府尽快释放被逮捕的人;也表达捍卫师父及大法的决心。为了使中共当局对法轮功能有真正的了解,法轮功学员也上书中共中央。5月初,便有北京学员上了一份万言书给中央;7/27又有一些学员再度撰写一份〈致党中央万言书〉。透过这些书信,学员一再向当局说明法轮大法非邪法;弟子也不会干涉政治;去中南海只是在毫无渠道反映事实下不得已的作法;少数人炮制的「揭发材料」是个阳谋;所谓的练功出偏与自杀等事件,不能归咎于法轮功;并从各种科学研究成果,说明法轮功不是迷信,而是科学;同时,从多方面事实,说明法轮功有利于道德的回升与社会的稳定等等。

关于练功出偏,李老师在办班时,一再强调不收危重病人与精神病人。危重病人很难放下他的病,而走向真心修炼的道路;精神病人主意识不清,无法修炼法轮功,因为法轮功在炼功时主意识要明明白白。此外,法轮大法主张不能杀生,当然更不能自杀;李老师也曾明示自杀是有罪的。李老师也从未叫学员不吃药,对于放不下自己的病的学员,他反而要他们赶快去看医生。

事实上,法轮功具有神奇的祛病健身功效,许多学员学炼之后,病痛消除了,所以才自动停止服药。万言书中指出大陆一些修炼法轮功的医学人员曾对北京市区12,731名法轮功学员进行调查,其中有11,892人炼功前是有病的,炼功后11,785人疾病好转或完全康复,完全康复的有6,962人。至于炮制「揭发材料」的宋炳臣与赵杰民原是法轮功的第一批学员,他们学炼法轮功之后,利用功能治病,牟取钱财。这样的行为违反了法轮大法的要求,李老师制止了他们的治病发财行为,这些人不但不迷途知返反而怀恨在心、几年来一直制造机会进行打击报复。

李老师也透过许多媒体向中共做善意的解释与回应,并呼吁弟子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与当局冲突。例如:在接受《新闻周刊》与《英国每日电讯报》专访时,说明镇压法轮功将失去民心;政府可以禁锢人民,但无法禁锢人心。又于接受CBS访问时,强调法轮功不会对中共造成威胁,因为学员主要目的在于强身健体,而且都在做道德高尚的好人。

尽管如此,中共对付法轮功以及李老师的手段却越来越严峻。国家副主席胡锦涛要求各地领导人要「该抓就抓,绝不心慈手软」(7/28《联合报》)。同时,也一再制造舆论,欲逼迫李老师回国。而公安部更于7/29正式发出通缉令,公开通缉李老师;紧接著,又发布取消李老师的护照,让他无法离开美国,哪里也去不得,显露出中共必须除去李老师与法轮功的心态。

二、事发原因

中南海事件表面上导因于天津事件及何祚庥一篇诋毁法轮功的文章,然而根本原因在于法轮功传扬快速,引起中共当局的担心。从1992年李老师开始传功到现在,不过短短的七、八年时间,大陆至少已有七、八千万以上的学员。也就是说,有远因与近因,也与中共中央内部的政治斗争有关,纵横交错相当复杂。

1、远因与近因

中南海事件的远因是长期以来法轮功遭受迫害的情况未能改善。由于法轮功弘传快速,中共担心无法控制,所以近几年来不断采取文宣批评、查禁书籍、开展调查、干扰炼功等各种手段,破坏法轮功。学员的修炼环境遭受破坏,但除了上访一途,毫无其它反映心声、陈情事实的渠道。学员于4/25齐集中南海,为的就是请求当局释放在天津被捕的学员,并给法轮功合法的地位,给学员宽松的炼功环境。

中共当局强烈反对法轮功始于1996/6/17的《光明日报》事件。该日的《光明日报》刊登文章,指责《转法轮》一书是伪科学,宣扬迷信;并批评法轮功的修炼者是傻子。(《光明日报》是国务院的喉舌,文章的主旨代表了一些官员的看法。)

1996/7/24中国新闻出版署更向全国各地发出「关于立即收缴封存中国法轮功等五种书的通知」。随后,一、二十家报刊杂志,也相继对法轮功发难。这其中也有一些像何祚庥这种官方学者,假借其所谓科学家之名,提出所谓的研究报告,诽谤法轮功。之后,国家出版总署及中宣部也下令各出版社不许出版介绍法轮功的书籍。

相关部门则于1997年开始对法轮功进行调查。1997年初公安部门以法轮功进行非法宗教活动为名,布置全国公安部门进行调查。由于法轮功根本不存在所谓的非法宗教活动,调查也就不了了之。相关部门甚至成立一个小组,展开对法轮功的评估,同时要求各地体育总会公开对法轮功活动进行调查。虽然各地体育总会的调查结果主要是正面的,认为法轮功是一种「强身、健体、治病」的活动,没有非法宗教活动,但公安部门仍然认为有必要对法轮功进行高度监控。

1998/7/21,相关部门又发出「关于对法轮功开展调查的通知」文件,认定李洪志老师传播谣言邪说,及一些骨干利用法轮功进行犯罪活动。但是,文件中却又提出要掌握活动内幕情况,发现其利用法轮功违法犯罪的证据,各地公安政保部门要深入开展调查。可见,公安部门在未掌握确切证据之前,即给法轮功扣上违法犯罪的帽子。也就是说,先定罪,后调查。这份文件下达后,不少地方的公安局便宣布炼法轮功是非法集会,强行驱散炼功的学员,并查抄炼功群众的私有财产,对炼功群众非法拘禁、关押、打骂,也有不少地区学员被罚款,甚至法轮功的相关书籍都被列为禁书。学员多次通过正常渠道,向上反映,但都没有结果。在一言堂的大陆社会,三年来虽然指责、谩骂、诽谤法轮功的报导不少,但却无一篇法轮功的辩白文章得以见刊。

在这种不得已的情况下,才出现了4/25法轮功学员上访中南海,请求政府给予一个自由安定的修炼环境。简而言之,法轮功学员上中南海请愿,乃是因为法轮功长期受到污蔑,而中国大陆言论不自由,学员无从反映事实的结果。

此外,学员上访中南海的另一个目的,是要恳求政府释放天津事件被捕的学员。在何祚庥所发表的〈我不赞成青少年炼气功〉一文中,他污蔑法轮功致人得精神病,并暗喻法轮功会像义和团一样亡国。为了端正视听,一些学员乃采取国家认可的上访途径,于4/18日前往教育学院及其它相关机构反映实情。结果,不但问题未得到解决,反而有45名学员被天津公安局抓去。在大陆,上访不仅是合法的请愿途径,也是法轮功学员得以反映实情的唯一渠道。而4/25法轮功学员在北京的集合,就是大陆法律允许的所谓上访,只不过人数比较多罢了。所以天津公安局非法扣留法轮功学员,只是中南海事件的近因或导火线。

2、政治因素

此外,中共反对法轮功,终而导致中南海事件,可能也与高层官员之间的政治斗争有关。中共当局对于如何看待法轮功,一直存有不同意见的几派人士。其中,有少数人士为了捞取政治资本,不断伺机对法轮功进行破坏。根据中央社(台北5/4)的报导,4/25事件是政法系统幕后策划的欲擒故纵和苦肉计,意图使中南海感受到威胁,进而达到取缔法轮功的目的。

早在1996年,法轮功的迅速发展已经受到中共有关部门的注意,当时担任国务院秘书长的罗干下令公安部门进行秘密调查。公安系统渗透参与法轮功各种炼功活动,但从未获得任何证据证明法轮功有非法活动。

尽管查无实据,中共内部仍对如何处理法轮功形成两种意见:一派认为法轮功仅是社会治安管理问题,非属政治问题,不必取缔;另一派担忧法轮功人数越来越多,影响力越来越大,终将尾大不掉,成为与中共政权对立的不稳定因素,因此主张取缔。1998年初调任中央政法委书记的罗干,极力主张取缔法轮功,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否定了这一意见,而总书记江泽民则未表态。

罗干与中科院何祚庥有连襟关系。何祚庥不断在大陆媒体公开批判法轮功,挑起和升高法轮功和中共当局之间的矛盾,其目的就是要引发事端,使「取缔有理」在党内形成共识。而在4/25事件发生之后,罗干向上汇报称,法轮功拥有几千万信众,具有宗教迷信色彩;创始人李洪志身居美国,疑有复杂的国际背景,因此法轮功是社会不稳定因素。

这些论点还向香港和海外媒体散布,刻意夸大法轮功的巨大潜在威胁。有人就怀疑不搞组织的法轮功学员,在中南海事件中给外界「组织严密,指挥若定」的形象,是否有平日伪装成炼功学员的中共公安人员在发挥作用?

而且据了解,对法轮功学员到中南海示威请愿,公安部门在事发前3天已经掌握讯息并密切监控,却知情不报,甘愿事后被批评。这是不是「苦肉计」?

还有不少证据显示4/25事件是公安人员预谋的陷阱,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在不知不觉中踏入政治陷阱中,后文将再继续分析此一问题。

三、一些事实的澄清

从以上两节的讨论中,本节要进一步澄清

(1)包围中南海是被中共公安部门诱骗的;
(2)法轮功学员到北京只是要上访,不是去包围中南海;
(3)中南海事件不是李老师,也不是法轮功学员策划的。

此外,我们也想探究中共反法轮功的真正原因。

1、包围中南海是被中共公安部门诱骗的:

法轮功学员在中南海围成一圈,因而大家皆称法轮功学员"包围″中南海;事实上,"包围″中南海是被公安部门所诱骗的。在第一节,我们转述了一位目击者的叙述。他说法轮功学员在武警的引领下,从中南海外边形成两行队伍,向中南海齐集,在中南海正门汇集成一圈。那位目击者在叙述此一事实时,都还未警觉到他们被武警诱骗,只是在陈述那天的所见所闻。而许多人包括法轮功学员看了此一描述后,也未曾意识到此一诱骗伎俩。一直到6/24,才有法轮功弟子亦凡在网际网路上点出此一内幕(6/24《中国时报》)。

第二节也指出4/25事发的前3天,公安部门已经掌握讯息并密切监控,却知情不报,甘愿事后被批评。又据报导,事发后有人请求何祚庥发表评论,何说:目前不去评论,因为不想打乱整个部署(5/5电子《明报》)。
据此,4/25事件是否相关部门中的某些人在幕后部署?而何祚庥刊登的文章,包括后来天津公安局的逮捕法轮功学员,是否都是整个部署的一个步骤、一个环节、一个陷阱?

2、学员到北京只是要上访,不是去包围中南海:

诚如第二节所述,学员到天津或北京,只是在毫无渠道表达事实的情况之下,所采取之唯一的一种合法请愿方式,在中国大陆称为「上访」。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41条的规定,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检举的权利。中国大陆的《信访条例》第10条规定:信访人的信访事项,应当向依法有权做出处理决定的有关行政机关或其上一级行政机关提出。法轮功弟子在天津或中南海的集合,也不能视为游行或示威。天津公安局4/23抓人之后,法轮功弟子24日齐集天津市政府信访办,只是要上访。当日上访不但未果,天津公安局更又抓了几十个人,法轮功学员只得于4/25前往天津市政府的上级行政机关??北京,逐级上访,进一步反映情况。

上访学员没有在大街上逛街,因而不能说是上街游行;没有口号标语,也不能说是示威。在中国上访不需要向公安局申请,每个大法弟子只是代表其个人,反应其个人和亲朋好友所受到的不合理对待,所以并未抵触任何一条法律规定。李老师一再教导法轮功学员不可做出违法乱纪之事,只要是真修弟子都谨遵李老师以及法轮大法的规定,不会违反法纪。所以在事发期间,学员始终保持著祥和、善心,井然有序地听从配合有关部门的安排和指挥,按信访部门和交警指定的地点站立,等待接待。整个过程中,没有口号与标语,没有妨碍交通,甚至学员还把地上纸屑拣得一乾二净。所有这一切,海外媒体都有报导。

3、中南海事件不是李老师,也不是法轮功学员策划的:

中共公安部门发表的万言书中,指责李老师在4/25事件的前一天就在北京,诬控他在幕后操纵整个事件。李老师由于要到澳洲参加弟子的法会,为了节省飞机票价,乃在北京与香港转机。在北京转机时,停留了48小时,24日离开北京,转往香港。中共认为这绝不是一个巧合,是借转机之便,行策划之实。但是,诚如第二节所言,也有人质疑中南海事件是中共公安部门少数人所策划的。我们不知道,也不想猜测是否有人以及是谁策划了中南海事件,只是针对中共的诬控,我们想问:世界上岂有预谋策划罪行之人,还故意现身现场?犯罪的人岂不都是全力证明自己不在场吗?

此外,中共当局怀疑若无人策划,怎么可能一时之间聚集这么多人。事实上,这与法轮功学员的人际网络以及炼功环境有关。法轮功的弘传都是每一学员学炼后,认识到这个功法好,因而传给自己的亲朋好友,学炼者之间大都有亲朋的关系。此外,也有不少人到公园,与大家集体炼功。所以任何活动,不须要任何有形的组织,也不须要任何人策划,透过人际网络,在很短的时间内便有很多人知道。

4、中共反法轮功的真正原因:

据7/27的《人民日报》所载以及许多官员的说词,法轮功与共产主义的矛盾,在于有神论与无神论;迷信与科学;唯心与唯物之争。事实上,这些意识形态的东西,并不是中共取缔法轮功的真正原因,因为法轮功不讲迷信,也不主张唯心论,更不反对共产主义。关于这些问题,在法轮功学员《上党中央万言书》中,已经都有详细完整的分析。

把法轮功定为邪教,也只是为取缔而找出的借口。不少中共高层官员的亲戚是法轮功学员;李老师公开传法传功也有数年的时间;法轮功带给社会巨大的正面影响,也是有目共睹的;而公安部门也进行了好几年的调查。当局怎么会不知道法轮功是正法;怎么会不知道李老师一直在教人做道德高尚的好人,一再教导学员不可干涉国家政治,不可违法乱纪。中共之所以反对并镇压法轮功的根本原因,在于他对人数众多的法轮功学员不信任。在中国大陆,法轮功的学员人数之多可能超过共产党员,据估计法轮功学员人数有七、八千万以上,而共产党员只有六千万。又如同前两节所述,公安部门发现在他们多次进行的调查中,有不少法轮功学员是共产党员以及公务员。因此,中共认为法轮功在与当局争夺群众,争夺阵地。法轮功学员虽然众多,但是绝大多数都是道德高尚的好人,形成一股稳定社会秩序的强大力量。中共近年来经济成长缓慢,失业人口剧增,社会上潜存一股不稳定的因素,法轮功的弘传确实发挥了稳定社会的效果。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也是中共当局心知肚明之事。那么不是学炼的人越多越好吗?中共为何还要反对呢?这是因为他们不相信有人会不想干涉政治,所以尽管李老师一直善意地向中共当局说明,无论现在或将来都不会干涉政治,但是他们还是认为若任由法轮功继续发展下去,将会形成一股与政府敌对的强大力量。

以上论点,中共官方的媒体及官员也多有所指。例如《人民日报》的社论就道出中共认为法轮功与其争夺群众,甚至打入一些党政机关和要害部门,试图发展成为同中共和政府相抗衡的政治势力。而中共统战部长王兆国以及国家副主席胡锦涛也都相继指出法轮功的产生与蔓延,是同中共争夺群众与争夺阵地的一场政治斗争。

中共可能也意识到在面临危机时,他已经无法有效处理。大陆目前发生种种严重的社会经济问题,这些问题不但未能有效解决,反而越演越烈,显示中共失去处理危机问题的能力。所以任何可能导致较大规模社会问题的社会团体,中共都不放心,也不能忍受他的存在。

四、结语

中南海事件原本只是个单纯的「上访」事件,为何最后会演变成如此惨烈的局面,乃是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包括上访的学员始料未及的。若非阅读大量资料,从这些资料抽丝剥茧、理出头绪,作者至今可能也还无法理解为何发生这样的事。中南海事件既不是李洪志老师,也非任何一位大法学员所策划。既然中共长期以来就担心法轮功人数过多,也不相信法轮功不会造成政治问题,当然就会寻求一个适当时机消灭法轮功。中共镇压法轮功乃迟早之事,中南海事件不过是中共认为的一个适当镇压时机而已。

(1999年8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