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哉!张正刚惨遭非法毒打致死

【明慧网2000年4月20日】我丈夫张正刚是法轮功修炼者,法轮功淮安辅导站站长,在2000年3月2日至3月25日被淮安公安局拘留审查,关押在淮安看守所,由于淮安公安部门有关人员严重渎职违法,致使张正刚3月25日惨遭非法毒打,于3月30日不治而死,制造了一起特大人命冤案。

张正刚1964年8月6日生于淮安,大专文化,终年36周岁,生前系淮安工商行职工(被拘留前自己辞职),较早开始修炼法轮大法,1998年担任淮安法轮功辅导站站长。2000年3月2日,淮安公安部门,将其带走拘留审查,被关进淮安看守所,3月25日上午8时许,淮安公安部门背着我们亲属将遭毒打造成头部重伤、处于昏迷状态的张正刚送进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医生进行了抢救治疗,做了开颅手术,取出了淤血,手术后又进行了接氧挂水医治,张正刚心跳、血压均有,可是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我和婆婆3月25日听到传闻赶到医院,守护张正刚身旁,但整个医疗方案、病历和用药情况,全部被公安人员封锁控制,不许我们亲属了解,整个病房全被公安人员监控,到了3月30日晚约6点30分医生做了心电图,张正刚心跳微弱,有呼吸,仍处于昏迷状态。

公安人员碰头后,突然呼来了四、五十名公安人员,戒严了医院走廊、病房,诓骗看护在病房的我和婆婆等亲属到另外房间(说是谈话,宣布死亡),实际是隔离监控,有几名干警强令医生拔掉张正刚氧气和挂水,并给张正刚注射了一针药物。然后数名干警一拥而上,强行推开了其他亲属和在病房观望的病人及家属,抢走了张正刚“尸体”强行送去了火葬厂,就此一条年轻的生命凄惨地含冤告别了亲人,告别了人世。

张正刚“尸体”运走后,第二天即3月31日我和女儿、婆婆等亲属准备去火葬厂见张正刚遗体最后一面,也受到了淮安公安人员非法阻挡,从城内到城外沿途受到公安人员拉、扯、推搡,围观群众很多,纷纷指责公安人员的无理行为,公安人员迫于群众义愤,不得已,才勉强准许我们亲属到火葬厂告别张正刚遗体为其送葬,整个医疗和火化过程全部由淮安公安部门强行监控操纵,不许我们亲属过问,公安还无理规定,不准其他亲戚朋友吊唁,不准送花圈,不准我们家人亲属上访上告,公安人员还严密监控了许多法轮大法修炼者,不准他们吊唁送花圈,个别人送花圈的钱至今还被扣押在有关派出所。

另外,1999年11月我丈夫张正刚由于分别给江泽民主席和中央领导们及淮安市委书记赵学风写了信,1999年11月24日被淮安公安局带去询问,在询问期间也遭到了公安人员的殴打。这是他亲口跟我讲的。

就这样一个年轻的活人进了看守所,没有得到法律公正的裁判,却惨遭非法毒打致死,一桩人命关天的冤案,在淮安公安部门一手操纵下不了了之,惨遭非法毒打的张正刚,冤哉!

张兆云
2000年4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