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在不同境界中的体现


【明慧网2000年4月25日】《何为修炼》中讲:“只有学法修心,加上圆满的手段——炼功,确实从本质上改变着自己,心性在提高,层次在提高,这才是真正地修炼。”

以前我只在字面上理解:学法炼功,来了矛盾向内找 ----初学时都会这样认识。在实修中,我进一步明白了这段法,体悟到了“修炼”在不同环境,不同境界的体现。

〖无形的演炼〗

秦皇岛一位女学员,第一次上天安门上访,被拘留60天,开始因坚持炼功被反铐5天。第4天管教来说:“你说不在这练了,我马上给你们解开,再铐胳膊要残废了。”结果她们没有一个被诱惑的。管教气得摔门而出,“咣”的一声响过的一瞬间,她们感到一个东西从头落到脚下,瞬间双臂活动自如,疼得不能动的感觉瞬间全无。再过两天之后,管教无奈地打开了手铐。以后她再打坐时,双臂就象找不到了,演化在一片空静无形的美妙之中。

如果在考验面前被人所带动,迎合了人,或者偷着炼功,能有这样的升华吗?《义解》中讲:“打坐中,炼功中,吃苦中,受难中,都在演化功,心性提高过程也在长层次高低的这个功。”

〖“人得在实践中真正地去磨炼自己才能够提高上来”〗

《转法轮》131页讲:“......你坐在那儿心性就提高上来了?那是不行的。人得在实践中真正地去磨炼自己才能够提高上来。”

某市一个很坚定的学员,被安置在派出所做临时工,她在派出所堂堂正正学法。这个状态持续很久,觉得不错。她说对那些学员为大法上访、正名而舍尽一切的故事听得多了,有点疲了。自认为上访坐牢也能做到,等等再说。

可是在交流中从理性上明白了提高的紧迫,师父都给政府写了《我的一点声明》、还有给中央及政府领导的信等,老师讲法也在身教,为什么弟子不能向政府表个态呢?!向中央反映自己的心声呢?在外地再上访也没用啊!神的誓言该兑现啊。

她们一家到了天安门,给公安部和政府“报到”之后,当地派出所两位所长除夕晚上开车来接她们。所长一见她们就笑着说:“你们终于来了。”没有一丝责怪。她知道这是师父借他的口在点化。

刑拘30天,可她处处用神的标准,5天冲出了魔关。回家的路上脑中反复旋转一句法:“真乎玄乎修乎 惚兮恍兮悟兮”。法的一层内涵点出来:要知道到那么“玄”的法理,你得去修!还在自己原来划的范围为大法正名,不突破几层壳,哪能证悟那个境界的法理?舍下人,才能迈出那一步,修出来,整个一层人的东西、荡然无存。

只可意领,无法言表。这一段法也在点醒我们:《在瑞士法会上讲法》:“......这个境界的生命不可能移动一步到那里去的,是因为在更微观、更微观,还有更微观的因素存在。但是到了更大范围那里,那个天体的物质和生命的概念全部不一样了,物质的概念已经不存在了。”

〖“神了!”--集体越狱的奇迹〗

99年10月,某地一个拘留所关押了许多大法学员,其中32人越狱而出,再次进京护法。第一天出去4人,第二天在极紧张的情况下,出去28人。她们有的从高高的天窗爬出,有的从大烟筒道里爬出去,翻越电网,跳下高墙,连狼狗都没有发觉!警察都说:“神了!了不起。”

马不停蹄,坐车、骑车、甚至走路去了北京护法,公安层层设卡都没拦成。不久,他们又都高高兴兴地从北京被抓回去了。倍受折磨,却都承受过来了。

越狱冒着被枪当场打死白打的危险、坦然面对被抓回去后的折磨,那么大的压力下,修出一切为了大法、为了众生的那么纯正的无私,谁不为之震动!“为了宇宙的真理你可以牺牲生命的,你能做得到吗?”在一般的环境下,能证悟那样的境界吗?

是不符合常人状态吗?无理拘留、延期拘留的“政策”本是邪恶,为什么遵从邪的呢?人这一边敢用自由甚至生命为代价冲破魔关,真正自己的那一面,冲破的是什么?

她们没有特殊的本事,而是用常人的方法,笨手笨脚地爬出去的,为什么创造了这样的奇迹?是因为她们的心创造了奇迹!修出了奇迹!

〖为什么佛的修炼故事“激动人心”?〗

释迦佛、耶稣、密勒日巴佛,为了真理舍尽了自己的一切。

《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中讲到:“其实佛在佛世界里也是讲法的。除了在他那一个境界中众生应该遵从的道理之外,他主要的就是讲不同天国世界的佛修炼的故事。激动人心哪。天国世界的众生听了也会落泪的。所以说我们每个人修炼一定要达到标准。”

为什么大法横幅出现在天安门广场的时候,那么震撼人心?为什么大法横幅在天安门城楼展开的时候,邪魔为之丧胆?横幅打开前,多少顾虑在头脑里翻腾?高举横幅的一刹那,人的一切荡然无存,纯纯净净的几秒、几十秒,旁人是无法感受那天体的震动和各层次众生的礼赞的。当然,随之的承受也是巨大的。第一批在天安门城楼打出横幅的十几名学员站在审判席上,浩然正气制约着整个法庭,法官的理亏和害怕,连常人都能感受到。多大的魔难,造就多大的觉者。

一位怀孕3个月的学员,当悟到不能因为对孩子的执著耽误护法的时候,悟到最大限度舍尽一切的时候,做了一面横幅,可是师父点化她做一大一小两面,而且连在一起。交流中别人点给她:那是没出生的孩子也要打一面,和母亲同去献身正法。如果每一个细胞都是身体在不同空间存在的表现,那有的空间小孩已经很大了,毕竟主体和母亲连在一起,母亲说了算。只有精进,放下人的一切顾虑(那顾虑不是自己,是精进的阻力)才是真对孩子负责啊!

真修大法几世缘,警棍牢狱乐等闲。此身幸得献正法,法正人间随师还。(学员诗)

《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中讲到:“你看到伟大的觉者在那里,那个威德真是无法形容,你发现你自己怎么上来的?自己就下去了,不配在这里。那么我们在常人社会中,给我们这个大法带来了魔难,那么我们也在利用它在圆融着我们的法,给我们法树立一个威德。”

那么我们大法的每一分子,是不是也是这样?利用了魔的圈套,为大法正名,修出无私无我的正觉。而那些躲着魔的圈套的人,常人的聪明,却在不觉中已经符合假经文了,被人的观念拖住了。

〖世间的舍尽〗

当我看到《转法轮》中这一段:“因为她吃苦吃得太厉害,来得也太猛,她会把欠下的不好的东西很快地还掉......也不是一般根基的人能够让你这样做的。”也就明白了那些学员在劳教队里修明明白白地修什么。

一个在北京七处看守所关押学员,起初还为自己没背下洪吟遗憾,可是当她要弘法时,洪吟却清晰地回忆起来。有的在渐悟中修的已经很难和学员沟通了,在牢狱中默默承受着。网上刊登的功友们如何在威压和摧残面前金刚不动的故事,那些长期绝食的学员,用生命唤醒人们良知,用生命为大法正名,为什么那么震撼人心?从每一天都在放下生死,到证悟:“生死对他根本就没有这个概念。” 有很多人没有留下什么心得材料,但是,他们所作所为,本身就是那个真实境界法的体现。“考验面前见真性”。虽然修过来回头再看,又是平平淡淡的了。

《转法轮》中讲:“大法无边,全凭你那颗心去修,看你能修多高,全靠你的忍耐力和吃苦能力......那样大的业力一般人是修不成的。我这里讲的是不同层次的理。”

为什么自己没有“故事”可讲?修一次,不就有了吗?不是去效仿,而是一步步去修,证悟自己的东西。《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中讲:“这样在风风雨雨中我们建立了自己的威德,才能给后人留下有可说的,有可讲的,才有他 的经受不同魔难走过来的教训,经验留给后人。他才具备威德,是不是这样?”

为什么要“等修好了再去护法”?把护法还摆在“自己”之后,多大的私心?《挖根》明示:“你们不能总是让我带着往上走,而你们自己不走,法讲明了你们才动,没有讲明你们就不动或反向动,我不能承认这种行为是修炼......”

为什么我们不愿再多承受一点点?师父在为我们承受着什么?为什么不能做一个更高境界的好人----为真理和正义献身,为师父、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没有那样的承受力,也没有那么大的难,但是,我们绝不只是能承受今天这么大。

为什么觉得自己不行?可能承受不了呢?被观念干扰了还当成自己的思想,人为抑制神的一面,滋养着邪魔。过关有师父、有护法,无数的神都在看着你。

真正的劫难中,想想《转法轮》最后讲的:“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里包容着大法的威力。

“做到是修”,在魔难中实修,在实践中磨炼,自然会正悟《转法轮》中讲:“将来随着你自己不断地修炼,更高层次的东西,自己就知道如何去修炼和修炼的存在形式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