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正法的认识

纽约法会发言稿


【明慧网2000年4月25日】我谈一谈个人对正法的认识,分三个方面来谈。

一、正法的概念

师父说:“因为正法嘛,正的是什么呢?正的就是那偏离了法的旧的一切。”那就是说要把变异的一切都正过来。那么,这里边包涵的面就非常广泛了,就不是单一的某一方面了,那么是不是可以这样说:去向政府反映真实情况,只是我们要做的其中的一件事情,在做这件事情的同时,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在其它方面同时正法呢?因为正法的概念不是这么单一,这么窄的面儿,只做这一件事情,就算得到政府的承认,那也只是认可而已,而法并没有正过来,因为我们没有改变人类这变异的一切,人类还在变异中生存,这是不是太单一了呢?至少不是全面的正法。

那么可能有人会想,那怎么办?我们所做的只能是这些,那是人力所能为的吗?我想大家都会明白师父讲的这个法理(大意):那就是人类的一切变异都是与人类的道德的下滑是相辅相成的。既然这样,那我们今天有大面积的人的道德在回升,那是不是相辅相成的这变异的一切也会随着道德的回升而逐渐的转变,归正呢?这也是必然的,这是宇宙的理,它的具体表现:就会有真正的科学的出现,逐渐的推翻这变异的科学,因为人类社会的一切变化都是随着人类道德的变化而变化的,随着道德的转变,也必然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也将必定会导致一场科学的革命,其实就是正法,它的意义和大陆的正法同样伟大,甚至更伟大,因为在这里没有政治来压我们。

那我们该做什么呢?我们又都是学科学的,师父说:“在佛法中开智的专家学者将来会很多”。很多人把这理解成是下辈子或者是以后的事了,可是老师说(大意):下辈子我也不在这儿了,还说:“我会一直随着这个大法在人世间做完一切。”

就是说,既然是正法,我们要做的就不是单一的某一方面,应该是全面的。将来人类的语言,服装,科学,文艺,文化,生存状态等等都和现在不一样,都是全新的,那我们是不是应该在各个领域正法呢?各自在自己的领域,在正法中有所成就呢?

谈到这些,很多人会感到很头痛,哎呀,我做的领域,那些没什么意思,没出路。当然了,是很难的,不难就不叫修炼了,也不叫正法了,但是随着人类道德的回升,真正的东西必然会出现,归正这一切,这是宇宙的理。表面看起来很难,这是人的观念形成的表面的这层壳的障碍,认为不可思议,就像我们个体修炼一样,身体会改变,可是前题是,必须首先思想转变。整体也一样,首先转变思想,状态才会变,才会有突破,因为只有这样才符合宇宙的理,才会有智慧,总是认为不行,不可思议,那这个状态就停在那里,因为不合法理,不会开启智慧,也打不开这个壳,只有舍弃它才行。

其实正法就是在这变异中正法,不是说这些是由神来做或者师父一挥手,这一切都变了,神做那是天象的变化,具体还是人来做,要不怎么理解师父讲的:我们是“和正法这件事情联系起来。”这句话的含义呢?如果师父一挥手这一切都变了,那我们也都属于被再造的行列了,也不是自己了,因为我们也在变异中,有哪个人的观念不是现代人的观念呢?没有一个例外。不能觉得我是一个修炼的人,我就不在其中,没有圆满,都在其中。那么这些事由谁来做,就得我们来做,在去掉那些不好的东西的同时,扭转这不好的,变异的人类状态,这就是正法的过程,同时,也是我们修炼的过程,也是法造就我们的过程。

二、在科学的一面正法

师父说:“我们人类今天所发生的、所发明的、所发现的那些东西足以改变我们今天的教科书。可是却受传统观念的影响,人们不愿承认它,也没有人系统地去整理这些东西。”“因为人有各种障碍,有思想障碍不相信,他不敢去做,他觉得没有意义,也就看不到它的真实存在。”人都处于自己的利益,地位,都随着这个科学随波逐流,谁都不愿意改变它。我们听了这些话当然不能极端地走反路,师父也说:“我并没有反对科学。”但我们从中应该得到什么启示呢?宇宙在正法,不会因为人的修炼而减缓了正法的进程。我想:也不会因为你,我,他的观念接受不了,而那个事情就不出现,随着人类道德的回升,人类会有更新的东西出现,这是必然,这是宇宙的理。师父在“再造人类”的经文中说:“真正的现实必将带来新的科学、新的认识。宇宙的法理将在人间再现。”

《转法轮》第一讲气功是史前文化中,师父举了大量的实例,还在洛杉矶讲法中专门为我们学科学的讲的天的概念,石油,海水,钻石,黄金等的来源,破我们的壳,常人不可能去做这些事情。我们修炼的人,从中应领悟些什么,还有宇航员在太空看到巨人在飞,光构成的城市,测谎仪,特殊的仪器跟踪怀孕妇女,从一团白白亮亮的东西进入母腹,还有百慕大,金字塔,月亮是空的,这些是不是给我们未来科学家的提示呢?师父说:“那么在佛法中开智的专家学者将来会很多,他们将成为新人类在各方面学问的开拓者。”我们自己似乎还没有觉察到,海市蜃楼必须在有雾的天气那种特殊的状态下才能出现,是不是对我们看另外空间有所启示?《转法轮》中讲“如果每一层你能够看到这一层的面,而不是一个点,看到分子一层的面、原子一层的面、质子一层的面,原子核一层的面,你就看到了不同空间中存在的形式。”其实对另外空间不是没有突破,用仪器跟踪怀孕妇女能看到一团亮亮的物质进去,那不是初级的证实吗?电波也是另外空间,它看不见,摸不着,还不是另外空间吗?现代科学发现的许多实例,已经具备了这个基础,但是没有人去做,其实这不也是正法吗?

师父讲到古代医学时,讲到一个人用一瓶黄药水给人拔牙,嘬几口黄药水的气,其实那黄药水的气走的也是另外空间,从另外空间到了牙那里,把它分离开,在这边一拿,牙就下来了,它的原理很接近气功治病,而这边的黄药水并没有黄气散发出来,是在另外空间,我可以把这种药水配制出来,是用草药配制的。开了天目的人可以去看,看那黄气是不是在另外空间,搞生物的可以拿去化验,其实化验也化验不出什么,因为它的药性不只体现在这个空间,是和另外空间连起来的。古代的科学是立体的,纵向空间发展,现代医学是单一的空间发展的。

那么这黄药水的故事是不是给我们未来医学的一个提示呢?我想师父不会是白讲的吧,它的理论完全不是这变异科学的理论,大家想一想,一个空间的治疗效果和两个或多个空间的治疗效果能一样吗?因为现在人的道德的下滑致使空间封闭的越来越严,越来越单一。师父说(大意):古人的道德标准比现代人高,所以神给人展示的宇宙的真象就多,现代人不行了,医学越来越单一。反过来再来说这黄药水,配制的时候,在我们这个空间看,只是几种草药的组合,其实这是假像,真实情况是草药在另外空间的相对应的几种物质的组合所起的作用,也不是针对我们这个空间的身体,是针对另外空间的身体,也就是说,是另外空间的药在治另外空间的人,所以我们这个空间看到的都是假像,但是表现起来就很神奇了,药水隔着腮帮子,牙就拿下来了。

我在这里要说明一下,我今天把这个东西拿出来,不是为了搞什么实验,也不是为了挣钱,更不是满足人的好奇心,搞什么哗众取宠的事情,而是为了配合推进我们今天正法的进程,联接我们未来科学家的思想,思路,共同使人类重新走上正确的科学之路。

三、在变异中正法

师父的诗: 乘正法船

真乎玄乎修乎
惚兮恍兮悟兮

在宗教中的人真该想一想了,都说修炼很好,都来修,可是那惚兮恍兮的不是自己还不悟,可能有人会想,这是宗教中的事,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其实我们哪一个人不在其中啊,哪一个人不被这变异的大宗教制约着,都在学,甚至还想站在这个基点上证实大法,这是错误的。我认为在科学的一面正法,不是用这个科学证实大法,而是把这方面扭转过来,在这方面进行正法,无论我们今天科学发明了什么,创造了什么,都不应该用那变异科学的理论来解释,而应该用我们大法的理论来解释,因为这一切来源于大法,智慧也源于大法,为什么要给那变异的东西抹粉,而不是堂堂正正的正法呢?将来我们发明的多了,你发明一个,他发明一个,都用那变异科学的理论来解释,那是在正法吗?我们身在变异中,在这变异中正法,就必须要时时刻刻地和大法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这样才不会走偏,因为正法的过程就是我们个人修炼的过程,也是法造就我们的过程,都是结合在一起的,是一回事儿,也就是说,我们修炼的过程是和正法的进程同步的,所以我们才是和正法联系起来的,正法结束,我们也圆满了。(我今天的发言都是我个人的认识。)

我不敢间断学法,因为我知道,自己身在变异中,思想,身心都在被邪恶浸泡着,一脑袋变异思想能做对什么事情啊,时常学法,越发觉得自己的变异和邪恶的程度。我在自己的思想中正法,面对的都是变异和邪恶,没有一个分子是好的,就像当年落在了魔群里一样,我不断地在这变异堆中突破着,不断地努力着,我感受了很高深的法理,我证悟到很多不能交流的法理,我感慨:修炼就是这么神奇,思想一符合标准,智慧就会来,那个状态不变永远都不来,简单似乎只是一张纸,一捅就破,历尽艰险修正法,只差一件衣服没脱,悟了这么长时间。既然要正法,要修炼,就要主动些,不能老被那变异牵引着,首先把思想变过来,才是符合法的标准,智慧才会有;状态不变,壳不破,近在咫尺,远在天边。大梦只隔一层纸,群星灿烂耀天边。

师父在论语中说:“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如果人类能重新认识一下自己和宇宙,改变一下僵化了的观念,人类就会有一个飞跃。“佛法”可以为人类洞彻无量无际的世界。”或许那时就是法正人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