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假经文的流传谈我的一点认识


【明慧网2000年4月4日】 最近,有几篇假经文在同修中流传,有的人对此深信不疑,甚至云“天目看到了什么……”因而是真的,甚至有人东拼西凑说是“一部完整的法”云云,或认为明慧网上的澄清也不一定真等等,很迷惑人。

师父在《法定》一文中明确指出:“然而最近我从香港一个炼功点上看到一份材料,是从外地传去的。其中有两篇不是我要发表的短文,这是严重地有意破坏大法啊!就是从录音中私自整理也不对呀!我在“惊醒”一篇中已经明确了,不准任何人以任何借口从我的讲话录音中整理文字材料,做了就是破坏法,同时我一再强调不能把我讲话时,你们做的个人记录拿出来传,你们为什么还要这样做哪?什么心作用下写的哪!告诉大家,除了我正式出版的几本书和我署名有日期的短文由研究会发到各地的之外,私自整理的都是在乱法。修是你自己的事,求什么你自己定,常人都有魔性和佛性,思想一不对头魔性就会起作用。我再告诉大家,外面人永远都破坏不了法,破坏法的只能是内部学员。记住吧!”众所周知,师父自去年7月底以来从未发表过任何新经文,这是法轮大法公告栏上澄清过的,一切非正常渠道流传的“经文”都可视为乱法,请同修们切不可上当!

为什么有些人对假经文深信不疑呢?原因是假经文符合了某些人的执著心,因而明知不是正常渠道来的,也宁可信之。7.20以后环境的变化,有的同修不仅迈不出维护法的那一步了,而且对师父在《在长春辅导员法会上讲法》及《挖根》、《大曝光》等中讲得很明确的话也不理解了。我自己在7.20以后也曾一度迷惑,甚至对法都怀疑了。在师父的点化和功友的直言帮助下,我终于悟到是自己总是抱着“不能全部认识法的另外一面”,不能放弃“为我为私”的执著,挡住了自己去理解师父的法。我一旦下决心去掉这些隐蔽很深的执著心从人中走出来时,真感到柳暗花明又一村,过关一次比一次顺利。经过这个大的弯路后,我更加认识到同修们直言指出我的执著心,真是对我的慈悲,使我不要掉下去,前功尽弃,毁于一旦。同为此心,我也愿直言相告执迷于假经文的功友们,愿你们早脱魔道,回到正悟上来。下面在这方面谈一点自己的认识,和同修们切磋。

一、 关于所谓“等待圆满”。我认为用人的心去想,永远不会明白那些不惜倾家荡产也要进京维护大法的弟子们的境界。这些大法弟子决不是去“等待圆满”,而是连为圆满的心都得放下,真正用“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去维护大法,才能有此前赴后继的壮举的。如果抱着“为了圆满”的心去护法,一旦发现自己并没有圆满又面对严峻考验时,就会动摇,甚至走向反面。人民日报登载清华大学博士生李义翔的悔过书就是教训。就象修炼可以净化身体,但抱着治病心去修炼治不了病一样;修炼是为了修圆满的,但抱着为圆满的执著心去修就圆满不了。“无求而自得”,“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圆满是修出来的,而不是坐在家里空悟出来的。师父给我们安排了这么好这一次又一次决裂人的机会,如果不去实修,去面对各种考验修去各种隐蔽很深的执著心,在维护大法的过程中升华自己;却舒舒服服坐在家里空谈“圆满”,这不是走到邪路上去了吗?坐在家里学法炼功就能顿悟成佛?不惜舍尽世间一切去维护大法的弟子倒成了“等待圆满”?这种掺杂了佛教理论的乱法之说居然有人深信不疑,可见迷于人中之可悲。

二、 关于“扰乱人类社会生存状态”。当大法和师父在人间遭到如此破坏和攻击时,众多大法弟子挺身而出去京上访,正是符合人类社会生存状态的行为,是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公安部门非法关押、拘禁大法弟子,是违反国家有关法律法规的。大法弟子因坚修大法,为大法鸣冤,被处分、开除、关押、刑讯、判刑、劳教……他们用大善大忍之心默默地承受着一切,善意地向公安、司法部门弘法,以祥和的心态对待磨难,心性升华之快,是没有迈出这一步的人难以理解的。在4.25以前,为修大法退党、辞职的确不符合常人社会状态。可4.25以后,特别是7.20以后,大法弟子为维护大法,而不惜舍尽世间一切的行为使一些常人都感到敬佩,这不正说明“而大法弟子在一个极特殊的情况下,采用一下法在最低层次的这种方式,而又完全是用善的一面,这不是在圆融法在人类这一层次的行为吗?只是不在极其特殊的极限情况不采取此方式。”师父还讲:“你们不能总是让我带着往上走,而你们自己不走,法讲明了你们才动,没有讲明你们就不动或反向动,我不能承认这种行为是修炼。关键时我要叫你们决裂人时,你们却不跟我走,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修炼是严肃的,差距拉开得越来越大了,修炼中加上任何人的东西都是极其危险的。其实能做一个好人也可以,只是你们要清楚,路是你们自己选择的。”其实师父已经把一切都告诉我们了,真金不怕火炼。我理解,大法弟子不非得去出家,但心性要修到“世间的舍尽”那样的境界,现在的极特殊环境正是能使弟子既采用符合常人宪法的行为,又能达到“决裂人”标准的最好时机,在这个严峻的考验下,每个弟子都得交上一份自己心性的答卷。如果被假经文所惑不能自拔,那可真要永远深深地痛悔了。

三、 关于在家修和走出来的关系。师父讲:“我为什么叫你们学、念、记《转法轮》呢?目的是指导你们修炼哪!”修炼的路是师父给安排的,现在这个极特殊的环境也是师父给弟子们安排的。如果总是站在维护常人社会的基点上,就不敢去顺应大法修炼的总体形式,有的人甚至还用师父的话来掩盖自己的执著心。例如有人举杀生的例子,说正因为有人有怕心,师父才安排走出来修去怕心,如果连怕的执著心也没有了,根本就无须走出去了。师父在无漏这篇经文中是讲到“对于不同层次的修炼者,法对他也存在着不同层次的要求。”但师父在最后说:“不过修炼者或常人连根本的舍都做不到,也谈及此理,那是为执著心不放而找借口乱法而已。”修炼是在摔摔打打中实修才能提高心性的。许多学员经过多次上访实修后,也有不再去上访,而在家静修,做一些大法工作的。这是他们已达到了某种境界,修去了许多人的执著心后,悟到应该帮助更多的学员从人中走出来,迈出决裂人的那一步,因而不再去上访的。这是他们做到了根本的舍之后更高境界的舍。如果连第一步都不敢迈,甚至连堂堂正正地为大法说句公道话都顾虑重重,这么多复杂的人心都放不下,却还在法上找对自己有利的话做文字游戏,真令人可悲可叹!师父讲:“事事对照,做到是修。”我现在理解到,只有真正按法在不同层次对自己的要求去做,做到了才能同化那一层的法,才能悟到更高一层的法。然后再按更高一层的法去做到,去同化,这就是实修。我理解法在不同层次对修炼者的要求是不同境界的展现,不是用人的语言能说出来的,更不是坐而论道空想出来的。我听到许多学员有这样的体会,因上访被关押后,面临严峻的考验时,自己内心深处隐蔽很深的执著心才暴露出来,这些执著心去得越快,过关越顺利。当修掉许多执著心,再回到家中学法时,一下子就明白了许多过去不明白的理,对法的认识有了大飞跃。因此,上访只是个表面形式,维护法也不只是上访一种形式,在堂堂正正地维护大法中实修自己的心,去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在正法中升华才是实质。上访并不一定就会倾家荡产或者家破人亡,但只有为大法甘愿舍尽自己一切的修炼者才能一次次上访。这决不是为人的做法东奔西走,这是人做得到的,是用人的心性标准永远理解不了的。

我们许多学员都发现“修者悟”、“正悟”、“空觉”这些假经文讲的东西是与现代宗教的理论很相近或是其他法门的,与大法完全相违背。为什么有人还要执迷于这样的假经文呢?是不是他们内心深处还有其他法门,特别是现代佛教的影响呢?师父关于“不二法门”讲得很清楚了。如果不警悟,反而接受、传播假经文,以魔为师,真是太危险了。想起师父在《和时间的对话》中讲:“就怕最后连人都当不上啊!”还不应该惊醒吗?建议再看看师父《在长春辅导员法会上讲法》的第35页、53页、70页,但愿这样的人能早日认清问题的严重性,及早摆脱魔的控制。

实修中我不断发现自己离法对自己的要求相差很远,我决心悟到就要做到。遵照师父所说:“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顺应师父给安排的修炼环境,和千百万大法弟子一道,用生命去维护大法,在实修中升华。

以上个人体会,层次有限,不妥之处请各位同修指正。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