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法理的几点个人理解


【明慧网2000年4月9日】

一、“根本上对法还不坚定,那什么也谈不上。”(《精进要旨》“为谁而修”)

从7月份至今,魔对大法的破坏无所不用其极,使一些修炼者因此失去了辨别真伪、善恶的能力而随波逐流,离大法越来越远。其中以假经文的流传破坏力为甚,因为它来自于学员内部,师父也讲过:“外面人永远都破坏不了法,破坏法的只能是内部学员。”

修炼自始至终都在考验学员在根本上对法能不能坚定。在现在复杂的修炼环境中,随着法正人心,善恶、正邪之分越来越显现在人间,黎明将晓、新旧交替之际,也是最黑暗、魔最疯狂、垂死挣扎的时刻。制造假经文的手段随着学员的不断勇猛精进也越来越“高明”,破坏的程度也越来越升级,对于相当一部分学员而言,这是最难分辨、最难跨越、也是必须闯过去的一大关,因为这关系到一个人是否真正在大法中修的大问题。在大法中修炼,能否圆满,达到何种境界,那只是层次的差异,而传假经文、学假经文,却是关系到一个人是跟着师父回家还是跟着乱七八糟的东西走的关键问题。你连师父的话和魔的话都分不清了,还怎么修呢?又谈何坚定呢?谈何维护大法呢?“根本上对法还不坚定,那什么也谈不上。”“修是你自己的事,求什么你自己定,常人都有魔性和佛性,思想一不对头魔性就会起作用。”就会被破坏大法的魔所利用,只能是自己毁了自己回家的路。

师父已经把法完整地留给了我们,把能使我们“修炼提高,在修炼中能得到的东西都压进这部法里面去了”,《转法轮》能破一切迷,何必还要外求呢?猛醒吧!那些敢于写假经文、传假经文、学假经文的人!你们想要把自己摆放在何种位置上呢?

二、“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转法轮》)

有些学员认为在家实修,处处做好,才是圆融法,认为不去上班,不顾家庭,千里迢迢跑到北京上访、天安门炼功等是人为地改变自己修炼道路,没有符合常人状态,严重的甚至是破坏法。

什么叫圆融法,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什么叫维护法,站在什么基点上看待大法,师父在书中已经说得再清楚不过了。

看到大法被污蔑,师父被通缉,无数弟子遭受非人待遇,不站出来为大法、为师父、为同修说句真话,说句公道话,这能叫“真”吗?看到无知的人无知地破坏着大法,无知地害着自己,不站出来告诉他什么是好的,什么是不好的,这能叫“善”吗?千万大法弟子舍生忘死投身护法中,千锤百炼,历尽艰辛,这不是最大的“忍”吗?

“作为一个人,能够顺应宇宙真、善、忍这个特性,那才是个好人;背离这个特性而行的人,那是真正的坏人。”“在单位里,在社会上,有的人可能说你坏,你可不一定真坏;有的人说你好,你并不一定真好。作为一个修炼者,同化于这个特性,你就是一个得道者,就这么简单的理。”

扪心自问,“真、善、忍”这三个字,我们自己究竟做到了多少?

三、“回首如看修正法,停于半天难得度。恒心举足万斤腿,忍苦精进去执著”(《洪吟》“登泰山”)

以前经常听学员讲,可以舍身求法,舍身护法。可是真正到那时候,却是千丝万缕,欲罢不能,在情、观念与大法之间时常反复掂量、思想中进行着激烈的斗争。有相当一部分人为情、为观念所困,无法从人中走出来置身于护法的洪流中。

相信大家都有过这样的体验,当你那只脚跨出家门去护法之前,当你于狱中或被释放后面对亲人的苦苦哀求或是来自亲人的拳打脚踢之时,当你看到亲人因为你去护法被抓、被打、被劳教等而遭受痛苦时,家中年迈的老人、幼小的孩子无人照看时……你曾有过什么样的心情?--情就象一堵无形的墙横在修炼者前进的道路上。可是我们从法理上都明白,在生命的长河中,生生世世有过多少父母、多少儿女,数都数不清,任何恩恩怨怨、痛苦不幸都是业力所致。人生百年转瞬即逝,为了自己、家人和所有的人能有一个真正美好的将来,对于修炼者和常人来讲,“吃一点苦、遭一点罪是个好事!”

宇宙的法理在衡量着一切,“不失者不得”,修炼者在吃苦中磨炼心性,去除执著,提高自己的层次,修出来的是大善大忍之心;常人在吃苦中偿还业力,将来可以得好,得到的是福分。在师父正法的历程中,一切生命都在法中重新摆放自己的位置。

常人就是为情活着,而修炼人恰恰要突破这个情字,突破“情”的束缚才能生出“大慈大悲”;能否放下这个情,对很多修炼者来说,并不亚于放下生死。可是放下生死就是神,人与神的差别就在于此。说难也难,难的是放不下执著,“停于半天难得度”;说容易也容易,容易的是: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

四、“大法修炼的学员对于宇宙真理的认识是理性与实践的升华,”(《精进要旨》“再论迷信”)

在与学员交流中发现有些学员喜欢从理论上去谈问题,认为那些学员护法的事迹确实感人,但是如果不能从法理上悟到,多被抓几次也没什么用;相反,如果能从法理上悟到,被不被抓只是表面形式,甚至不一定要进去,因为你已经达到标准。

从表面看,似乎有道理,可是实际并非如此。更多去上访、去天安门炼功表达心愿等各种形式维护大法的学员,他们并不是为了自己的圆满而去的,他们根本没有考虑过自己在护法中能得到什么,境界会有什么样的提高,有的学员几进几出,有的遭受了非人的待遇,有的被劳教、判刑,有的甚至被虐待致死,他们想过自己吗?他们难道不知道自己面临的是什么吗?他们没有复杂的思想,完全放弃了自我,只有一颗纯净的护法的心,令天地为之动容。哪怕他(她)不说一句话,他(她)的行为足以表明他(她)的境界,还要多说什么呢?

话不是嘴上说说那么简单的,不经历真正的考验,怎么判断你够不够标准;不经历磨难,如何能体会大法的玄妙深奥。面对各种压力,甚至死亡都能够坦然处之,不是人人都做得到的,非常的了不起!而空谈理论只能是纸上谈兵,所言所行苍白无力。大法“博大精深的内涵只有修炼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层次中才能体悟和展现出来,才能真正看到法是什么。”

五、“我给大法弟子留下的修炼形式是要弟子们能够真正提高上来的保障”(《精进要旨》“环境”)

师父给我们留下了修炼的形式,集体学法,集体炼功,形成一个共同提高的环境。这种修炼形式绝不是常人所理解的有形的组织,而是无形的形式,修炼者没有任何常人式的组织结构,辅导站只不过是修炼者自发结合在一起的修炼群体,只有一部大法将大家联系在一起,“大道无形”,产生于法中,又溶于法中,能说这一切是有形的吗?确实有做得不足的辅导员,但这说明不了什么。师父留下的修炼形式怎么能轻易地否定呢?

师父在《精进要旨》--“法定”中指出:“我李洪志每走一步都是为后代大法流传所定的不变不破的形式,这样大的法不是一时热就完事了,万世永远都不能出一点偏差。自我做起维护大法同样永远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因为他是宇宙众生的,其中包括你。”尽管在目前的环境下,这些暂时都遭到了破坏,所有大法的行为都被邪变的观念当成了“违法行为”,而这种破坏师父留下的修炼形式的行为就是在破坏法,真修弟子谁会认同和附和这种行为呢?

六、“发心度众生,助师世间行;协吾转法轮,法成天地行。”(《洪吟》“助法”)

在很多人的内心深处都曾有过这样或那样的愿望。在漫长的历史中,这些誓约随着岁月的流逝而被逐渐地淡忘。在大法中我们又重新找到了这一切,当初的愿望在大法的无边威力下得以如愿,是师父开启了这一切,给了众生无限的希望。茫茫宇宙,几经沧桑,亿万年不遇的大法让我们遇到了,我们该如何对待?如何对待大法?如何对待当初所立下的誓约?如何对待他人?如何对待自己?

近一年来,无数大法弟子前赴后继投入到维护大法的行列中,随着正法的历程飞速地升华着,无数可歌可泣的事迹,令苍天众生为之垂泪。他们真正做到了“助师世间行”。他们不断舍弃自我,为维护大法,为大法在人间的弘扬,为掉队的同修尽快赶上来做了无数默默无闻的工作,不仅为法做了贡献,同时也树立了自己的威德,他们当之无愧为伟大的法轮大法修炼者,无愧为将来伟大的觉者!

可是,还有相当一部分曾经为法做出过很多贡献的老学员,你们现在还在为大法、为他人付出吗?很多学员想着你们,却很难再听到你们的声音,很难再看到你们为大法夜以继日的工作着……还有一部分在巨大的压力和迷惑中曾在“XX 书”上签字或者讲过针对大法的错话的学员,你们可不要因为一次错了就一错到底啊!师父在等着你们追上来!“共同精进,前程光明”!

七、“历尽万般苦,两脚踏千魔;立掌乾坤震,横空立巨佛。”(《洪吟》“大觉”)

我们所承受的微乎其微,我们所做的、所付出的与师父给予我们的无法相提并论,但是法轮大法修炼者的伟大之处不在于做了什么,而是这一切都是大法开创的,在大法中修炼是修炼者伟大的真正原因。威德要靠自己去修,绝不会从天而降。

天将明,路在前,同修们,勇猛精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