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日内瓦经验交流周

日内瓦联合国总部前三十年岗龄的警卫员所看到的最平和人权集会


【明慧网2000年4月9日】 2000年3月20日,星期一,我和五百多位法轮大法同修平和地聚集在联合国总部门前的草坪上,表演我们每天早上必炼的功法。我们从世界各地来,大约60人来自加拿大,更多的有来自美国,英格兰,苏格兰,爱尔兰,法国,德国,瑞典,前捷克共和国,韩国,中国和日本。台湾拥有一个175人的代表团。当然,还有数百万留在家的同修的心和我们在一起,因为我知道每当我不能参加某一经验交流会时,我的心也和他们在一起。能参加瑞士的这次法会我感到非常幸运。

星期一和星期二的下午,我们一起来到具有六种语言同声翻译的国际会议中心正式的会场内交流我们的修炼体会。然后在晚饭后又在我们住的旅馆或青年旅社里的几个地方的自由讨论组里进行了交流。

在早些时候,当日内瓦学员要预定国际会议中心的会议室时,刚好只有在联合国人权会议开幕的星期一和星期二两天是空闲的。这次会议美国提出了对中国人权的决议案。没有偶然的事情发生。

全世界的记者出席观看了法轮大法学员的炼功。因为世界上大部份人注意到了中国正在镇压法轮大法,他们逮捕了成千的修炼者并无理地关押他们,所以欧洲记者注意到了我们在日内瓦的出现。日内瓦的中国政府代表以最滑稽的谎话公开指责我们的修炼,并诽谤我们。然而,在日内瓦的《论坛报》上,还报导了"反击法轮功, 中国外交官自暴其丑", 和法轮功如何以其缓慢且有效的运动使人受益,如何净化身体,使修炼者有一个稳定健康的生活,没有紧张和情绪的突变。

从我个人角度讲,1998年十月我成为法轮大法修炼者,我可以证明自从开始炼功以来没有生过一分钟的病。事实上,我以前背部的毛病消失了。我很容易地戒了烟,并且所有的相关的胸痛也消失了。我可以一气跑四段楼梯并感到象羽毛那样轻。这与过去形成鲜明的对比,那时我只要走上一段楼梯,就使我上气不接下气。

交流会上,我坐在那里听,不住地点头,同意其他修炼者所讲述的体会。开始修炼后在没有看到谁对我们的身体作了任何动作的情况下,每个人都体验到完全无病状态。那些因为学大法很容易就丢掉了坏习惯的人,那些身体被奇迹地调整和理顺的人,这些是怎么发生的呢?所有这些都是通过每天舒缓的炼功和阅读法轮大法的书籍来实现的。

在晚上,吃过由几个慷慨的女同修准备的简单而可口的晚餐,我们参加了各种讨论组。我遇到了英国和美国来的同修。我们用了一晚上的时间讨论法轮大法书《转法轮》的翻译。我最初读到这本书是1998年9月从渥太华公共图书馆中借阅的,那时我就决定从根本上改变自己的观念,去理解“真、善、忍”的宇宙法理。经过较多的讨论,我们一致认为,尽管有一些小的翻译不准确,这本书应保持这样。毕竟它首先是一本引导我们修炼法轮功的书。根据李洪志老师的讲法,《转法轮》至今被翻译成了10种文字,所有这些都是学员们义务翻译的。

整个一周,我们专注于关于大法的讨论和交流。我遇到很多很好的人、老朋友和很多新朋友。当我和台湾来的MUNROE谈论亚洲的形势时,我了解到,如果亚洲小的国家不与中国政府合作打压法轮功,中国政府就会威胁他们强制禁止通商,而所有这些仅仅因为数以百万计的人民选择了一种能使自己身心和社会稳定的修炼方法。

星期四,我们最后一次在联合国总部前的草坪上炼功,在那里四百多法轮功修炼者又一次表演了我们平和的功法。有人问警卫,为什么允许这么多人聚集,而只有几个警察在这里观察他们的活动。回答是,我们知道这些法轮大法的人,他们是最平和的,他们不需要监视。


【编后】这篇文章使我们记起3月份日内瓦法会期间的另一幕:在联合国,一位几十年来一直负责为各国各类的游行示威活动维持秩序的治安官员说:“这个工作我干了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这么静(详和)的。请你转告这些远方来的修炼者,他们会有好运气的,他们一定会有好结果的。”

编辑部特借斯帝文先生的文章发表之际将日内瓦那位善良人的话翻译、转达。

(2000年4月7日译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