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学员:我们在共同以生命护法


【明慧网2000年4月9日】 二月二十五日傍晚,我镇十几个功友被带到敬老院接受“教育”,天很冷,雪不停地下着。晚饭后大家通过交流悟到:我们要堂堂正正集体炼功。镇干部们一听要公开集体炼功,五、六个人急忙从屋里跑出来阻止我们。功友们说:“我们炼功不出声也不影响老人们休息,为什么不行?”但干部们就是不准。他们有的往地上狠摔学员,有的揪女学员的头发,有的踏学员,僵持约半个小时,功也没炼成。回到屋里,一位小弟子哭着说:“这么好的大法为什么不炼了?你们怕什么?”听到此话的功友震惊了,这不是该我们去掉怕心勇敢地为大法站出来吗?大家都哭了。于是先后都站到院子里开始集体炼功。这时干部们又叫来七、八个公安,公安把两个五十七、八岁的女功友一次次推倒,一次次用拳头打倒,她们却一次次从地上爬起来。一个公安在地上拖其中一个的双脚,拖了几十米又放下,她只要一站起来,公安就用拳头把她打倒在地,连续几次,女功友终于从地上爬了起来。公安有的揪着女功友的头发又摔又打,镇干部用小竹竿打功友的头、脸,嘴里还不停的说:我让你们炼,我让你们炼。功友们一次次被打倒,又一次次爬起来;一次次被打倒在屋里,又一次次冲出来。一位女功友被一公安揪住衣服左摔右摔,不知被摔了多少跤,关了多少次,又不知从屋里冲出多少次。别的女功友一看连忙抱住她的腰,四、五个人一个抱一个紧紧地抱成一条线。那女功友每一次被摔倒爬起来,每一次又从屋里冲出来,都微笑着对公安说:“我一点也不恨你们,但我必须出来炼功!”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摔打,公安们说:你们胜利了!干部说:让他们炼吧,给他们照下像逮捕他们。功友们没一个畏惧的,在刺骨的冰天雪地里,我们炼了一个多小时,个个手冻的疼痛难忍,但大家没有半句怨言,有的眼睛里还闪动着泪花。这是大家共同保持正念的结果,也是大法威力的体现。

二十七日下午,镇干部让人在我们房间里拉有线广播。有的功友告诉干部不要拉了,拉我们也不听。干部说:“是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最后强行拉上了。可是他们一放破坏法的录音,功友们就把开关关了,没办法他们把开关剪断了。一功友到放录音的屋里把录音带丢到炉子里烧了。这一下干部们可慌了,连声说“反了,反了,竟敢烧政府的宣传材料。”公安被叫来了,镇里的主要领导也被叫来了,要单独带走这位功友。其他功友呼一下全站起来了,齐声说:不准随便抓人,要走我们一块走。大家毫不犹豫都向警车走去。干部、公安都惊呆了,一动不动地站着。大家都被带到派出所。第二天有一干部问那个功友:如果还有那样的录音带你还敢烧吗?那功友说:保证烧,决不容忍任何破坏大法的东西存在。

三月一日上午,三名男功友一名女功友被强行带走了。干部们认为这一下头们走了,剩下一群老婆孩子好管理了。没想到功友们每天晚上照样出来炼功,每一次都要经历一次考验,一次比一次严峻。一天晚上,一干部用炉钩狠狠地打了四、五个学员,她们的手、腿被打肿了,青一块、黑一块的,有的功友被打得跳了起来,几天后还疼痛难忍。有一次,一干部反背着女功友的胳膊,边走边说:我就不信制不住……。他狠狠的打女功友,把我们功友往墙上撞,窗被撞破了,门也被撞破了,但那位功友没有丝毫退却。另一干部用床撑狠狠的敲一位男功友的腿肚子。第一下敲下去时,我们的功友前后踉跄了几步,脸痛苦的变白了,但他坚持没有倒下去。第二下敲下去时,他象巨人一样未动。多么坚定无畏的功友啊!

三月一日下午干部们又让人拉有线广播,功友们勇敢地站出来,你拉我就挣,被打倒了再爬起来。他们只好不拉了。从此以后,功友们白天拿出《转法轮》来集体学,干部们一看忙叫公安来抄书,功友们齐声说:你们敢抄我们就撞死!他们畏惧了,我们用生命开创了公开学法的环境。

在拘留所的四位功友及其他乡镇的三位功友,三月一日进拘留所就开始绝食,并明确的告诉公安我们不是犯人,而是堂堂正正的修炼人,要吃饭我们回家吃,决不吃这里的一口饭。他们每两天给功友灌一次奶。硬插到胃里的塑料管说不出是一种啥滋味,难受极了,但功友们没有被吓倒。每次要强行灌奶时都采取狠狠的撞墙、撞铁窗以示对虐待大法学员的抗议。那巨大的撞击声惊天动地。有的头上撞出了血,有的撞出了大血泡。市委、政法委、公安局长、妇联等部门的干部都来了。青岛市公安局派一位处长来了。拘留所公安随时向市局汇报。

每一位干部找功友谈话,都是一次绝好的弘法机会,也是向师父交的一份答卷。他们问第一位被灌奶的功友时,他边流着泪边向十几个部门的干部说:“今天我郑重的告诉你们,大法中说‘大法可正乾坤,当然就有其镇邪、灭乱、圆融、不败之法力’。法一定会正过来,正过来的早晚不在于政策如何,而在于大法弟子心走出来的早晚。我可以告诉你们,下一步我们要公开炼功、学法。今天我希望你们不要强人所难,强行给我灌食,我要回家吃饭。”一位局长说:“不行,你不吃就要灌。”这功友说:“你们把道德高尚的大法弟子强行关押,使他们没有人身自由,这是非法的,为了大法,我个人的生死无所谓”,说完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向墙上撞去。头撞破了,头发撞掉了一些,还起了一个大血泡,那些人震惊了。

还有一干部对一功友说:您不要炼了吧,这样炼下去,钱不能挣了,活不能干了,弄不好还要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功友说:您是一位有文化、有职位的政府干部,别人说法轮功好,您也说好,别人说不好,您也说不好,这是对自己负责任吗?你是不是可以抽出一点时间系统的看一看大法的书,实际的调查一下修炼者的情况,实事求是的向上反映一下,我们见面也是缘分,我这是真心的对您好。那人连声说:好,好!

两位市委干部当着一功友的面污蔑老师,攻击大法,那功友对他们说:我善意的告诉你们,骂佛的人是要下地狱的,我不告诉你们是我的错,你们以后会骂我的,你们好好想一想吧!一位说:我就不怕下地狱。功友说:你是我见到的第一位自己愿意下地狱的人。第二天这干部却主动的找到那功友说他不想下地狱了,回家后他要好好看看书,真正了解了解法轮功。

在市委党校的一功友说,一政法委干部曾问她:你听到美国反对中国的人权,有什么看法?那功友说:这还用问我们吗?每天四、五个人、甚至十几个人轮流看着我们,或把我们锁到屋子里,不准与任何人见面,这是尊重人权吗?那人无言以对,只好悻悻的走了。

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市很多功友在不同的关押地点,有的忍受了残酷的毒打,有的忍受了从头浇到脚的刺骨冷水,但都没有退缩的。这些功友已经决心用生命护法,为我市全体功友坚持修炼、坚定护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但还有许多功友正在觉醒或未觉醒,他们走不出来,这需要我们去帮助他们提高。当大法、师父蒙难时,我们难道连说一句真话的勇气都没有吗?不让学法炼功不是破坏大法在人间的弘传吗?“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让我们的生命在护法中共同提高、共同升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