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的特异功能

巴克斯特效应及相关的一些科学实验

【明慧网2000年5月10日】 1966年2月的一天,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测谎仪专家克里夫-巴克斯特(Cleve Backster)在给庭院的花草浇水,他一时心血来潮,把测谎仪的电极连到了一株天南星科植物--牛舌兰(一种热带植物,大叶,小花,与棕榈相似)的叶片上,并向它根部浇水。当水从根部徐徐上升时,他惊奇的发现:测谎仪的电流计并没有像预料中那样出现电阻减小的迹象,在电流计图纸上,自动记录笔不是向上,而是向下记下一大堆锯齿形的图形,这种曲线图形与人在高兴时感情激动的曲线图形很相似。(图为巴克斯特用测谎仪对植物进行实验。)

巴克斯特随后改装了一台记录测量仪,并把它与植物相互连接起来。他构想了对植物采取一次威胁行动--用火烧植物的叶子,一瞬间在心中想象了这一燃烧的情景,图纸上的示踪图瞬间就发生了变化,在表格上不停地向上扫描。而巴克斯特此时根本没有任何动作。随后他取来了火柴,刚刚划着的一瞬间,记录仪上再次出现了明显的变化。燃烧的火柴还没有接触到植物,记录仪的指针已剧烈的摆动,甚至记录曲线都超出了记录纸的边缘,出现了极强烈的恐惧表现。后来他又重复多次类似的实验。比如,当他假装着要烧植物的叶子时,图纸上却没有这种反应。植物还具有辨别人真假意图的能力。

巴克斯特和他的同事们在全国各地的其它机构用其它植物和其它测谎仪做了类似的观察和研究。他们对25种以上不同的植物和果树进行试验,其中包括莴苣、洋葱、橘、香蕉等,得到的是相同的观察结果。

巴克斯特曾经设计过这样一个试验:他当着植物的面,把几只活海虾丢入沸腾的开水中,这时,植物马上陷入到极度的刺激之中。试验多次,每次都有同样的反应。为了排除任何可能的人为干扰,保证试验绝对真实严谨。他用一种新设计的仪器,不按事先规定的时间,自动把海虾投入沸水中,并用精确到1/10秒的记录仪记下结果。巴克斯特在三间房子里各放一株植物,让它们与仪器的电极相连,然后锁上门,不允许任何人进入。第二天,他去看试验结果,发现每当海虾被投入沸水后的6~7秒钟后,植物的活动曲线便急剧上升。根据这些,巴克斯特指出,海虾死亡引起了植物的剧烈曲线反应,这并不是一种偶然现象。几乎可以肯定,植物之间能够有交往,而且,植物和其它生物之间也能发生交往。在美国耶鲁大学,巴克斯特曾当众将一只蜘蛛与植物置于同一屋内,当触动蜘蛛使其爬动时,仪器记录纸上出现了奇迹--早在蜘蛛开始爬行前,植物便产生了反应。显然,这表明了植物具有感知蜘蛛行动意图的超感能力。

为研究植物的记忆能力,巴克斯特将两棵植物并排置于同一屋内,让一名学生当着一株植物的面将另一株植物毁掉。然后让这名学生混在几个学生中间,都穿一样的服装,并戴上面具,一一向活着的那株植物走去,最后当“毁坏者”走过去时,植物在仪器记录纸上立刻留下极为强烈的信号指示,表露出了对“毁坏者”的恐惧。类似验证植物具有记忆力的实验还有很多,例如,有人曾把测谎仪接在一盆仙人掌上,一个人把仙人掌连根拔起,扔在地上,然后把仙人掌栽到盆里,再让那个人走近仙人掌,测谎仪上的指针马上抖动起来,同样显示出仙人掌对这个人很害怕。

巴克斯特做的实验在世界上引起了轰动。美国加利福尼亚国际商业公司的化学博士麦克-弗格则认为这种研究有点荒诞可笑。他为了寻找反驳和批评的可靠证据也做了很多实验。他在得到实验结果后,态度却一下子来了个大转变,由怀疑变成了支持。这是因为他在实验中发现,当植物被撕下一片叶子或受伤时,会产生明显的反应,而且还证明了植物具有感知人心理活动的能力。于是,麦克-弗格大胆地提出,植物具备心理活动,也就是说,植物会思考,也会体察人的各种感情。他甚至认为,可以按照不同植物的性格和敏感性对植物进行分类。

前苏联科学家维克多-普什金做了这样一个实验,来证实植物具有感情。他先用催眠术控制一个人的感情,并在附近放上一盆植物,然后用一个脑电仪,把人的手与植物叶子连接起来。当所有准备工作就绪后,普什金开始说话,说一些愉快或不愉快的事,让受试者感到高兴或悲伤。这时植物和人不仅在脑电仪上产生了类似的图像反应,而且当受试者高兴时,植物便竖起叶子,舞动花瓣;当普什金在描述冬天寒冷,使受试者浑身发抖时,植物的叶片也会瑟瑟发抖;如果受试者感情变化为悲伤,植物也出现相应的变化,浑身的叶片会沮丧地垂下。

专家们还发现,植物具有非凡的辨别能力,能够窥测人细微的心理活动,从而判断出人是否在说谎。纽约奥林奇堡的罗克兰州立医院试验室主任、职业心理学家阿里斯蒂德-埃瑟和他的合作者纽瓦工学院的化学师道拉斯-迪安一起做了一次实验。两位科学家将电极连在海芋属植物上,然后问受试者一系列的问题,并告诉他,回答有些问题时不必说真话。植物在电流计的图表上毫不困难地表明受试者的回答哪一些是谎话。巴克斯特也对一位记者做过同样的实验,他要求这位记者在植物面前不管事实如何只做否定回答。巴克斯特开始询问记者的生日,一连报出七个月份,其中一个与记者生日相符,尽管记者均予以否定,但当那个正确的日期他也予以否定时,植物立刻做出明显的信号反映。

美国新泽西州西帕特森的“电子专家”皮尔-保罗-索文曾对植物开展过思维传感的实验。他制造了一辆电动玩具火车,并通过植物来传导他的思想感情控制开关,使火车改变行驶方向。即使在电视摄影室的弧灯下,也能随心所欲地使火车启动和停止。接着,索文又发现了一套电子装置,这套装置使索文能与他的植物进行遥控联系。他可以呼叫自己的号码,直接同植物说话;他可以通过声控他住房中的光、色、温度以及录音设备。索文发现,植物对它周围环境中的细胞死亡的反应最为强烈,对人的细胞死亡有连续不断的反应。他还发现,在他不同试验的过程中,他能将最简单的信号传送至植物,而获得植物发出的强烈反应。他采用的方法是使自己轻轻触电,而最简单的方法是在转椅中转动,然后以手指抚摸金属桌面产生静电,他的植物在几英里外都能立即兴奋。

美国科学家马塞尔-沃格尔(Marcel Vogel)曾进行过许多有关人与植物心灵沟通的实验。他对植物在实验中所反应的情感、心理活动都有很深入的研究。他曾经请一位核物理学家“思考”一个技术方面的问题。这个人沉默时,沃格尔的植物记下了一系列的图录,延续了118秒钟。当图录回到原基点时,那位科学家向沃格尔承认他已停止思考活动。接着,沃格尔要这位物理学家想他的妻子。物理学家照此办理,植物再次记录下了图迹,延续105秒钟。休息一阵后,沃格尔几乎很随便地要他按照刚才的思路再想他的妻子,植物的图迹与上一次极为相似,时间仍为105秒钟。沃格尔还成功地做过“与植物进行情感交流”、“实验者意识化入植物体内”、“人与植物进行的远距离沟通”等试验,都取得了很大成果。沃格尔指出,用人的标准来衡量,植物是瞎子、聋子、哑巴。而人是可以而且也做到了与植物的生命沟通感情。植物是活生生的物体,有意识,占据空间。

1973年,彼得-托姆金斯(Peter Tompkins)和克里斯朵夫-伯得(Christopher O. Bird)著的《植物生命奥秘》(The Secret Life of Plants)一书出版了。书中不仅重复了巴克斯特的实验,并且进一步显示植物还对语言、思维、祈祷有反应。这项研究已成为一门新兴的学科---植物心理学。近十几年来,许多的生物学家对这项研究产生浓厚的兴趣,纷纷加入这一研究行列,揭示了植物生命的诸多奥秘,证实了植物具有意识、思维及喜、怒、哀、乐等各种情感,还具备着人所不及的超感官功能。

除此之外,科学家们的研究对象已不仅仅局限在植物上,许多研究人员对鸡蛋、蔬菜、豌豆、花生米也进行过类似仪器测录或思维沟通的试验,同样获得了成功。比如,斯坦福研究院的物理学家哈尔-普索夫博士曾在几乎与精神分析机相同的电子心理测试机上挂过一个鸡蛋。试验者把手放在鸡蛋上,与鸡蛋进行沟通联系。一分钟后,仪器的电流计针尖开始移动,记录下了反应。试验者离开10英尺远,时而张合双手,电流针尖随之来往回旋。一些试验还表明当把其它鸡蛋打碎时,仪器上的鸡蛋也会相应做出反应。前苏联研究人员H-索切瓦诺夫对萝卜、土豆进行过类似的试验。他用火柴烧萝卜,给土豆通电,在两种情况下都测出一定距离外的土豆、萝卜、西红柿和鸡蛋发生了应激反应。

“万物皆有灵”(《中国法轮功》),“不只是人、动物,还有植物都有生命,在另外空间里任何物质都会体现出生命来。”(《转法轮》)。越来越多的科学事实印证着大法揭示出的那些超常的真理。

北京学员
2000年5月9日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