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法会: 不断提高心性(译文)

大家好!我叫Christin Loftus,20岁,来自距多伦多北部约一小时左右的地方-Barrie。我于1998年9月得法,修炼了近两年时间。今天我想与大家交流一下我最近的一些经历。

大约一个月前,我在Tim Horton咖啡店找到了一份工作。第一天上班,经理就告诫我说将与我一起共事的雇员中有一个人好象对新来的人没有耐心,以前的一个新雇员就抱怨过而后再没回来,如果我也遇到什么问题的话,告诉她。不长时间,我就发现了这个人是谁,她对我很不友好,取笑我还挑我的错。即使我试着找一些轻松的谈话,她也会很粗鲁或不屑一顾。我认识到这是一个提高自己的宝贵的机会,所以不管她怎么对我,我都礼貌地对待她。但有些时候,我还是发现脑海中有类似的想法,她怎么会这么刁难呢?但我知道应该排除这些想法,那是我人心的一面还执著于我的想象和情感不放。

在 Tim Horton咖啡店工作之前,我有一份在一家中国自助餐馆作接待员的工作,我的职责就是迎候新来的客人并领他们入座。在我当班时,有三位服务员,其中两个负责大餐厅,另一个负责小餐厅。我不得不尽量带给她们相同数量的客人。经常会有一个人抱怨她的客人太多了,因此当我把另一些客人带到别的位置时,又会引来另一个服务员的抱怨。有时候这令人苦恼,也有时候我能不放在心上,总是友好地对待她们。我开车捎她们回家,借钱给一个人,还在我不干了的时候给了她们我的制服,因为我知道她们并没有很多钱,一个女孩因我送她回家要给我钱,我拒绝了,可她把钱放在了车里,第二天我又把钱放回了她的上衣口袋里。

从今年2月份起,我一直在夜校学OAC微积分。在班级里我遇到了一个16岁的男孩,他刚刚从新加坡来到加拿大,因为在学校成绩出色,跳了好几级。我们坐在一起,有一次他问起我上周末干什么了,我提了一些关于法轮功的事。他非常吃惊,因为他的叔叔在新加坡也是一个修炼者,还给过他们家大法的书和录象带。他告诉我他叔叔说修炼后他现在睡眠好多了。尽管我的新朋友现在还没有兴趣修炼,但他确实在帮我把大法弘传给别的同学。有时候如果我为某人做了什么好事,他马上会说“你是因为法轮大法才那样做的”。同时因为他知道我是大法修炼者,他经常能约束自己不做坏事。比如说,当一个同学为了一个数学测验来求他帮忙,他正想要给她以前的测验作参考时,他看到了我,突然间改变了他的想法并说了一些像这样的话:“不行,那不对,我不能那样。”我根本什么话都没说,是大法帮他改变了想法。他还说他也想做一个好人。

在联合国会议开始之前,我和我弟弟约见了我们地区的国会议员以便向她提供一些关于中国现状的情报。我拟定了一份收集人们签名的请愿书给她。我已有了几页从我所在高中同学,老师处得到的签名,但我想利用这个机会向更多的人介绍大法,看他们是否愿意签字支持我们。我决定将请愿书拿到我的夜校和我工作的两个地方中国自助餐馆和我正在干的餐馆。这件事做起来对我很困难,因为我顾虑别人会怎么想我。上次当我拿出请愿书给我的高中学校的人们时,有一些人反应不积极,使我发现很难接近他们。我想这是自私的表现。当我能够把这些想法放到一边时,我感到很兴奋地与他们谈论这事并一起交流大法。我在课前与我的老师说了,他同意我在全班面前讲几句话,我并没感到紧张,有几个人问了问题,最后一多半的人都签了名。

在我的房子旁边有一个我们放水果、蔬菜废物的肥料箱。去年我注意到至少有一只老鼠想入住到里边,自从那以后,我相信他们很可能发展成了一个家庭。我从来没有真正喜欢过这种小动物。不管什么时候当我拿肥料时,都会很小心,警惕它们。我说服自己,既然我现在是炼功人了,就不用再怕它们了,而且我现在认识到它们也是生灵,我应该对它们有慈悲心。几周前,当我把肥料罐倒空到箱子里时,我弄掉了盖儿,掉到箱子后面去了。想到我将不得不接近那个地方取回盖儿,我注意到我的执著心根本没去掉。我看看箱子后面,发现盖儿在动,我听到老鼠的吱吱声及在菜叶堆里的动静。要一下子拿回盖儿,对我来说太难了。这个经历帮我认识到李老师了解我胜过我自己,甚至对这些我想已经不存在了或没多大关系的小执著,李老师都会点给我,以便使我能够克服它。

几个月前,我和妈妈在我的房间里打坐,我感到有一个东西穿过我的喉咙,使我不能很好地呼吸,但当时我并不害怕。我觉得要咳嗽又不能。眼泪顺着我的脸流下来,但我没哭,只是不想动。接着我的头觉得胀,再一会感到头疼,好象什么东西挤出我的天目,我悟到这就是玄关设位。这个经历给了我在修炼中更多的一些鼓励,体验到这个进步真的令我感动并使我加深了对这个神圣,严肃的大法的理解。每次通过了考验真的意味着进步,而没过好的每一关都真的意味着退步。

我住的地方其实还不叫Barrie,而是一个在Barrie郊外的非常小的小镇。有时候要去 Barrie 的公园里炼功,交通很困难,因为我们还没有开通到本镇的公交车,而我自己还没有车。因为在外面的公园里炼功能使更多的人看见,这很重要,因此我经常为自己不能做得更多而难过。几周前,我发现在我家的街角处有一个公园可以炼功,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才发现这个地方。做功的时候我还注意到这个公园位于街区的中心,周围的住户在一个小山坡上,有大约九户人家可以有很好的视野看到公园。这时我想起了李老师在转法轮第一章结束时讲的话“这个东西给你摆在面前了,你可能还反应不过来,你到处拜师,花多少钱,你找不到。今天给你送到门上来了,你可能还认识不到呢!”( P45-46)。我刚刚去了邻近的这个公园几次,已经有人停下来拿大法简介了。

每个人的修炼都是独一无二的。我想对于我一个20岁的西方女性来说,我有不同于别人的许多执著,象上大学,搬出去自己住,结婚,对于未来的各种追求,设想等。我想如果我是小孩子得法的话,可能我的执著将是诸如冰激凌、彩色图书之类简单的事情。如果我是老人得法的话,我可能会执著于我的儿孙,可能会维护我的做法,观念。如果我是十几岁少年的话,我可能会执著我的同龄人怎么看我,怎么迎合他们。我想每个人的情况和环境都不相同,但从广义上讲又是相似的。就象我们置身于大房间里,周围的墙上有许多美丽的图片,依据我们在社会中的不同角色,这些图片有别墅,大学,彩色图书,儿童,少年等。但我们都必须冲破这围墙看看图画背后是什么,因为那些毕竟都是图画而已。

我希望我们都能在大法中勇猛精进,放弃各种执著,不断提高心性。

谢谢大家!

加拿大学员 2000年5月 13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